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327103

    累積人氣

  • 68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沉月之鑰 卷九 晦影 試閱十四

 

 

 

 

 

月退足足過了一整天的時間才醒過來,即使清醒,看起來還是一副很累的樣子,范統、璧柔跟硃砂都在聽說他醒來後,就第一時間過來看他了,他們最關心的,當然是他現在的身體狀況。

 

「恩格萊爾,你還好嗎?手傷還沒好就使用擬態,是不是太勉強了點?」

 

璧柔握著月退的手,以憂心的表情看著他。就范統看來,他覺得硃砂的眼神顯然認為璧柔的手相當礙眼,只是也沒有立場提出什麼抗議。

 

「還好,沒有生命危險,只是根據以前的經驗,原來的狀況加上擬態造成的傷害,王血無法完全治好,如果只有器化造成的傷害,也許用王血還能治好八成,現在這樣……即使暫時壓制限制,使用王血,大概也只能恢復個一半吧,畢竟都連結到靈魂……

 

月退說到這裡,范統就叫了出來。

 

「咦!器化跟擬態都會治療到靈魂,造成王血也治不好的後遺症嗎?那豈不是根本就不能用的東西,用了簡直是在玩命啊!」

 

我是說傷到靈魂……這很嚴重耶!靈魂是新生居民的根本啊!要是魂飛魄散了,就不能從水池重生了呢!

 

「嗯……應該這麼說,現在的狀況,如果使用王血後休養一兩個月,還是可能恢復的。在一般狀態下,器化或擬態只會造成身體的精力大幅減損,可是在使用過王血的狀態下,靈魂是很虛弱的,這個時候器化或擬態的副作用,虛弱的靈魂就難以承接,會導致『靈魂疲倦』,持續使用的時間越久,靈魂疲倦的時間就越長,而如果在靈魂疲倦的情況下又使用器化或擬態,副作用的強度會倍增,進入深度靈魂疲倦狀態,假如不克制,超出了靈魂疲倦的範圍,就會損傷靈魂。王血對靈魂的創傷跟疲倦雖然也有療效,但剩下的部分還是得靠時間來化解。」

 

月退這一長串下來,璧柔憂慮的神情不變,硃砂似乎正在消化沉思,范統則眼神呆滯,有點難以處理這些訊息。

 

……先等一下,所以順序應該是……首先是,靈魂的虛弱與否,對吧?靈魂如果正常,不管耗損再多精力,都傷不到靈魂,只要王血一滴就能活蹦亂跳?

 

然後剛用過王血,靈魂很虛弱,這個時候耗損大量精力就會出現一個叫做「靈魂疲倦」的狀態,而疲倦是可以靠時間恢復過來的,如果使用王血,可以讓這段恢復的時間變短?

 

然後是「靈魂疲倦」還沒消退的前提下,再次耗損大量精力,就會產生「深度靈魂疲倦」,需要的恢復時間倍數拉長,而且在「靈魂疲倦」狀態中耗損大量精力太久,不只會深度靈魂疲倦,還會損傷靈魂……大概就是這樣吧?可是又說王血也有療效,所以損傷靈魂也可以治,只是無法完全治好?

 

范統正在努力歸納整理,讓這些話變得好理解一點時,硃砂好奇地發問了。

 

「這樣說來,透過水池重生也沒有用了?」

 

「不,還沒進入深度靈魂疲倦的情況下,透過水池重生可以直接治好,但靈魂損傷就不行了,只有直接以王血治療才有療效,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靈魂損傷可以用王血治?好像沒聽說過啊,那麼,被噬魂武器殺傷,也有救了?」

 

月退點了點頭,然後又搖搖頭,困擾地想了一下,才作出回答。

 

「事實上只有擁有王血的人比較清楚這些事情,沒聽說過也很正常。有沒有救要看傷重的程度,某種程度以上,就不太可能完全治好,會留下後遺症,雖然時間可能讓後遺症的症狀減輕,但需要的時間實在太久……而如果是被噬魂武器殺死,就幾乎沒有復活的可能了。」

 

人人都有好奇心,硃砂有,范統也有。

 

「需要的時間太短?大概多短啊?」

 

多久啦,謝謝。

 

「靈魂損傷的話,可能要一百年吧?」

 

一百年!

 

天啊!那根本只有新生居民有可能撐到恢復的那一天啊!原生居民的話,就等於直接宣判死刑了吧?一輩子都得帶著後遺症過活啦!啊,不,慢著,這個世界的原生居民平均壽命是多久啊……

 

「月退,幻世的新生居民可以死多久?」

 

……都死了誰還管他多久啊……不,這不是重點,說起來我們在這裡活多久,就等於死了多久吧?

 

「你是說幻世的原生居民可以活多久嗎……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也差不多就是一百年了。」

 

噢,那還算長命啦,也就是說,他如果剛出生靈魂就受了傷,被王血治療後,還是有可能在嚥氣前一刻恢復成一個正常人囉!至少有個明確的時間,不像我的詛咒這麼絕望啊──

 

「你們幻世的人怎麼這麼短命?」

 

硃砂聽了這句話,直接反應居然是皺著眉頭質疑這一點。

 

啥?一百年你還嫌短命?你原本那個世界是怎麼回事,人人都萬歲萬歲萬萬歲嗎?

 

「命不長也沒有辦法啦,確實是短命了點。」

 

璧柔附和著硃砂的意見,讓范統更加無言。

 

妳這個幾乎不死不滅的愛菲羅爾別說這種風涼話好嗎?要是跟妳比較,誰都短命吧?

 

「不過,反正恩格萊爾現在是新生居民了,當然也不會像原生居民那麼短命,我們在一起的時間可以更長久了呢──」

 

璧柔沒神經地補充了這麼一句完全安慰不到月退的話,只見坐在床上的月退臉孔微微一抽,「呵呵」地乾笑幾聲,就不想理她了。

 

唉,人家整個很在意自己被殺的事情吧,妳怎麼就不懂得看一下臉色呢……

 

而這個時候,房間的門突然被敲了幾下,僕人開了門,然後小心翼翼地開口。

 

「幾位客人,不好意思,少爺聽說昏迷的那位客人醒了,馬上就要過來探望,先通知您們一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