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完成編輯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沉月之鑰 卷十 破夜 試閱二十三

沉默了半晌後,伊耶以略嫌粗魯的動作從月退手上搶過了那枚徽章,然後依循授勳時應有的禮節,單膝跪下。

 

月退在驚訝轉為驚喜後,便對著他說出了自己該說的話。

 

「你願意以你的名起誓,效忠於你的皇帝,背負起魔法劍衛的榮耀,守護西方城的正統嗎?」

 

他問完了這些話,而後是伊耶答允的聲音。

 

「我願意。」

 

在他將伊耶扶起的時候,心中那種開心感動的情緒是難以言喻的。

 

終於是由他親手授予的信任與托付,終於是對著他做出的誓言,象徵著他願意成為支持他的力量。

 

掌聲在殿上此起彼落地響起,而這個時候,雅梅碟也湊了過來。

 

「陛下,那個……恭賀您回宮,臣帶了禮物想送您。」

 

「禮物?」

 

月退不解地朝他手上拿的東西看去。

 

「這是先前去夜止採陸雞毛做的枕頭,希望您會喜歡。」

 

……

 

月退無言地將枕頭接過來,回頭看向另一邊的那爾西,果然看見那爾西的臉也黑了一半。

 

這種時候說出「又不是我叫你去拔的」、「你是不是送錯人了」之類的話也沒什麼意義,不過謝謝這兩個字還是很難說出口,那爾西則因為想起當初雅梅碟奉上雞毛的時候自己說過的話而別過了臉孔,倒是伊耶很乾脆地掄起拳頭就朝雅梅碟頭上揍下去。

 

「笨蛋臣子!送皇帝枕頭是想幹嘛啊!你這智障!」

 

「好痛!可、可是這本來就是拔給陛下的,留著可惜……

 

「不會拿回家自己睡嗎!什麼場合幹什麼好事啊你!」

 

「別吵了,我收下就是了,我會幫你轉交給那爾西的……

 

「喂!我已經拒收過了,不要轉交給我!別以為經過你的手我就會收!」

 

幼稚無理的吵架連那爾西也加入了戰局,最後是處變不驚的奧吉薩出來告訴大家儀式已經結束,麻煩自動離開,現場的看戲人士才不得不散去。

 

「送我家兒子枕頭的意義是……?」

 

艾拉桑似乎陷入了新的煩惱中。

 

「我們走吧。」

 

硃砂也不想再看下去了。

 

「嗯。」

 

范統認真地跟著點著頭。至於以鑽石劍衛身分列席的璧柔無法跟他們一起快速退場,那也不關他們的事了。

 

 

 

 

 

◎ 范統的事後補述

 

 

 

 

 

可喜可賀!月退終於回歸皇帝的身分,也奪得統治權啦!是不是應該開香檳慶祝一下啊──雖然最後儀式整個混亂搞笑去了,唉,搞什麼雞毛,害我又想起東方城那段不愉快的殺雞拔毛回憶,住手先生,你要是知道你們陛下也親手拔過幾百根,不知道做何感想?

 

西方城內外應該差不多搞定了,接下來就是要面對東方城了吧?珞侍那之後到底怎麼樣,我還真擔心,只是遠在這裡也關心不到……

 

那個逃避了很久的暉侍惡靈,今晚總算出現了。我說這種話絕對不是因為我想他,只是覺得他搞失蹤的行徑很令人無可奈何。

 

既然出現,我當然要問問跟他親弟有關的事情,只是他言詞閃爍東扯西扯,最後索性拿布塞了我的嘴,還說什麼「打聽別人的家務事是很不道德的,范統你跟誰學壞了啊,來,嘴巴閉上,雖然你能講話比較有趣,但問的都是這些問題就不有趣了」,簡直氣死人!

 

為什麼我在夢裡就是無法勝過暉侍?這沒道理啊!可惡,如果夢中也能帶著噗哈哈哈就好了,我就不相信他會看著人家這樣欺負他的主人!

 

……不過,暉侍這個舌燦蓮花的傢伙,搞不好真的有辦法可以把噗哈哈哈說服得袖手旁觀……想要戰勝暉侍,還得先戰勝他的口才嗎?這是什麼悲慘的情況?

 

總而言之,我有種……與我的生命深深糾纏不放過我的,除了反話的詛咒外,又多了一個暉侍的感覺,而且這應該不是錯覺,我到底該怎麼辦?

 

這種時候我真需要一個指點迷津的智者來告訴我該怎麼做,在我老爸還沒死的時候我都是問他,雖然未必會得到一個合意的答案,但至少會有個參考答案。

 

嗯──我爸爸說過,遇到無力抵抗的事情時,就把自己當作一根死木頭放水流……但,這樣會不會太過消極了啊?我一定要讓這句話成為我的行事準則嗎?

 

子女應該要青出於藍才對!……雖然如此,目前也不是我要不要當死木頭的問題,我這根木頭有反應,暉侍反而還會覺得更有趣,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