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305792

    累積人氣

  • 36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不要沉迷Online game,否則會交到意想不到的朋友《沉月之鑰外篇》 試閱一 (8月CWT的文本)

1,歡樂惡搞向。微曖昧。

2,CP......有看噗就知道。

3,之後會作購買意願調查。

4,之前貼的《心上的想念》就被這篇取代掉了,那篇會拿去別的地方用,不放暑假套組。(應該吧)

5,一樣麻煩當作平行世界喔,至於為什麼會有某人,那是卷外才會解答的事情。(滅)

6,還在寫所以會貼比較慢。




不要沉迷Online game,否則會交到意想不到的朋友《沉月之鑰外篇》

 

 

 

 

 

一早起床後,范統打了個呵欠,在懶惰神經發作,不想出門也不想修練的情況下,他想來想去,最後便決定坐到桌前打開桌上那個奇怪的機器,等待魔法做出來的螢幕顯示出畫面,然後在連線的期間吃點昨天剩下的饅頭當早餐。

 

 

連上線上遊戲後,范統簡單操作登入了自己的角色。這遊戲從暉侍做好玩到現在也已經快一個月,一開始說是懷念線上遊戲才想在這裡用魔法技術跟幻世的背景做一個來玩,那時范統本來以為他只是說說罷了,沒想到還真的做得出來,雖然比起他原本世界的遊戲冷清許多,但那是因為只透過地下管道販售的關係,買的人還是會越來越多的。

 

 

這台利用魔法原理做出來的「電腦」,就只有玩遊戲的功能而已,似乎是因為暉侍只對遊戲感興趣的樣子,其實范統很想說,有這種技術不拿去做正事,居然拿來開發消磨大家人生的東西,實在太可惡了,可是他自己也覺得沒事做的時候有個線上遊戲可以投入是件不錯的事情,所以感嘆歸感嘆,他仍然照玩不誤。

 

 

做為暉侍的「親友」,他拿到遊戲的時間當然很早,雖然沒怎麼苦練摸索,遊戲也還稱得上熟悉,只是裡面有些東西太人性化了點,玩起來縛手縛腳的,如果去要求暉侍更改,那好像又有點開外掛作弊的感覺……

 

范統嘆了口氣,一面操縱自己的角色在東方城裡接每日任務,然後出城殺雞拔毛去。

 

就算是線上遊戲,也是需要錢的,為了拿到遊戲給的月俸,做任務提升流蘇等級是不可避免的事情,范統對於連在遊戲裡也得苦苦掙扎於金錢問題感到哀傷,而且再怎麼賺還是虛擬貨幣,現實也不能拿來用……他越想就越覺得苦悶,不過,手下攻擊陸雞的動作還是沒停止。

 

現實中陸雞的毛跟皮都可以在東方城賣到不錯的價錢,遊戲裡則只有拿去交任務的用途,當然,偶爾會多噴出一些骨頭或者內臟之類、任務不需要的垃圾物品,這種東西就可以丟商店換取微薄的金錢──而且真的很微薄。

 

看到幻世的人漸漸學會一些線上遊戲的術語,要說心情不複雜是騙人的,雖然如果真的用說的,以他這張嘴的狀況,的確會說出心情不複雜,但玩遊戲的好處就是不必說話,這點他還挺開心的。

 

世界頻道的交易與徵求組隊訊息,范統通常都隨意看看而已。畢竟現在他正在殺雞解任務,還沒做完之前,其他事情暫時不考慮,然而,在頻道刷過的一則訊息,卻讓他不由得停下動作多看了幾眼。

 

【世界】『那爾西:聖西羅宮刷長老,缺主坦、補師、打手,意者密頻。』

 

如果他正在喝茶,大概會把茶噴出來。主坦主要負責扛住敵人的攻擊,盡量讓敵人不去打其他防禦力低的隊友,補師就是注意大家的血量,適時補血、施法增益與解除我方異常傷害,打手則是在不會過度吸引敵人仇視的狀況下以照理說遠高於主坦與補師的攻擊力削減敵人的血量,讓戰鬥盡快結束,這幾個名詞他都很熟悉,真正讓他傻眼的是在世界頻道徵人的那個名字。

 

那爾西?啊?是那個那爾西嗎?本人?

 

先不說他們玩這遊戲大多為了隱藏身分而使用暱稱,如果真的是那爾西,看起來好像還融入遊戲融入得很好的樣子……范統一整個有種跌破眼鏡的感覺,雖然他沒有眼鏡。

 

喔喔喔……不行,我實在很好奇,密密看好了……

 

『悄悄話 小統子:那爾西?你是我認識的那個那爾西嗎?』

 

『悄悄話 那爾西:……你是誰啊?』

 

『悄悄話 小統子:我是范統啦……

 

『悄悄話 那爾西:你這名字的品味……

 

『悄悄話 小統子:什麼啦!一時想不出來嘛!你的名字才有問題吧,哪有人用真名的!大家幾乎都匿名啊,你怎麼會這麼光明正大?』

 

『悄悄話 那爾西:我這輩子唯一使用過的匿名是恩格萊爾。相較之下我認為本名反而沒什麼人認識,不會造成任何問題,我可不像你們有那麼高的知名度。』

 

范統不曉得該對那爾西如此認真的回答做什麼反應,難得在遊戲裡遇到認識的人,好像應該多聊一下,可是……現在有什麼話題呢?

 

『悄悄話 小統子:呃……我不知道你會對線上遊戲有興趣,這遊戲還挺難玩的啊。』

 

『悄悄話 那爾西:我聽說這是你那個世界的東西,你卻覺得很難玩?』

 

『悄悄話 小統子:話也不是這麼說,他雖然抄我們那裡的遊戲,卻加入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要素啊,整個就改得很難玩,不知道在想什麼……

 

『悄悄話 那爾西:不要批評我哥。』

 

【世界】『那爾西:聖西羅宮刷長老,缺主坦、補師、打手,意者密頻。』

 

從那爾西講完那句話就直接繼續喊人的狀況來看,他可能沒興趣跟他聊天,也不喜歡聽人議論暉侍。

 

【世界】『那爾西:聖西羅宮刷長老,缺補師、打手,意者密頻。』

 

啊,找到主坦了啊?坦一向比較少,看來出團去聖西羅宮刷副本有希望了?這麼說來,他自己應該是打手?

 

『悄悄話 小統子:我記得你應該很忙啊,不是要代替月退處理一堆公務嗎?怎麼有時間玩線上遊戲?』

 

雖然那爾西看起來不太想理人的樣子,范統還是基於好奇而繼續打字詢問。

 

『悄悄話 那爾西:再忙,也要刷長老。』

 

你是跟長老有什麼深仇大恨啊?……慢著,的確有啊。那個,現實與虛擬世界要分開來看啦,況且你現實也已經殺過他們了不是嗎?

 

『悄悄話 小統子:所以你其實每天都會在世界頻喊人刷長老嗎?』

 

『悄悄話 那爾西:我很忙,你如果沒有要刷長老就別擾頻。』

 

范統再度覺得那爾西對網路遊戲的詞彙已經吸收不少了,跟他本人的感覺相比,還真是說不出地詭異。

 

說起來聖西羅宮這個副本我也還沒去過,雖然現在還在打雞毛,但難得有人開團,有點心動啊……

 

『悄悄話 小統子:如果沒打過也可以的話就組我吧?我是打手,職業是道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