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541753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131

    追蹤人氣

沉月之鑰第二部 卷三 歧路 試閱三

    剛才離座的金侍已經站到空地中央了。對於即將面對的戰事,他好像一點也不緊張,面向聆夢後,便微笑著開了口。
 
「我是東方城的金侍,實力階級是灰黑色流蘇,不知存識宮要讓誰來當我的對手呢?」
 
灰黑色流蘇在東方城的實力階級裡落在哪個位置,身為存識宮宮主的聆夢自然是知道的。
 
要派什麼人上去,她似乎沒怎麼猶豫,直接點了一個實力六級的部下,要他出戰。單純以位階落點來說,兩者的實力應該不太相近,她的選擇讓珞侍皺起眉頭,范統也困惑了一下。
 
嗯?六級?是覺得不能讓客人輸,所以派實力比較普通的人,還是她覺得迴沙的六級就相當於東方城的灰黑色流蘇了?如果是後者的話,那還真看不起人耶……
 
「六級武者?聆夢小姐跟我們一樣,都先派最弱的上場嗎?」
 
見了聆夢派出的人選,珞侍態度平淡地問了一句,這句話則讓范統心裡又產生了一些想法。
 
什麼叫做先派最弱的上場啊啊啊!你說小金最弱?為什麼要給後面的人如此巨大的壓力,雖然有阿噗在,我對自己的實力還算有信心,可是這種實力不屬於自己卻被捧得很高的感覺,還是很差啊!
 
「不……只是剛好看到他就點了他,沒什麼特別的意思。」
 
聆夢否認了珞侍的猜測,輕聲做出回答。這種「沒想太多」的說法,彷彿是在宣稱自己沒認真看待這件事一樣。綾侍聞言,面上的神情顯得不太愉快,珞侍則無動於衷,點點頭便沒再多問。
 
「范統,你看誰會贏啊?」
 
即便剛剛才被珞侍唸過聊天的事情,修葉蘭還是很快又開始找范統說話。不過他總算記得把聲音再壓更低一點,沒像剛才那樣隨便開口。
 
「你在說什麼聰明話,怎麼看都是小金不會贏吧?」
 
噢,呃,該死的,我可不是故意要唱衰喔,都說這麼小聲了,其他人應該不會聽到吧?小金你也要加油,雖然不是什麼強敵,但也不要輕敵!
 
「您的部下認為我們的人會贏?」
 
這時,聆夢以相當意外的語氣問了珞侍這個問題。看樣子雖然講得小聲,還是被聽到了,而且對方還完全不在乎曝露偷聽的事實,直接就發問,導致氣氛瞬間尷尬起來。
 
「當然沒有這回事,他只是隨便說說而已。他們隨口開玩笑說的話,我們沒必要太認真聽。」
 
珞侍輕描淡寫地帶過後,修葉蘭看著對峙中的兩個人,忽然想起一件事。
 
「迴沙人死了不會重生吧?萬一切磋出了什麼意外,人死了的話,怎麼辦呢?」
 
嗯?對喔,不能像新生居民一樣亂殺耶……這也太麻煩了吧,掌控分寸手下留情什麼的,分明是拿著阿噗的時候最困難的事情啊!
 
「聆夢小姐,妳認為呢?我的部下是新生居民,死了還能復活,只是要再來一趟有點麻煩而已,妳的部下死了可就無法挽回了,假如真的發生這麼不幸的事情,不曉得妳打算怎麼處理?」
 
因為碰巧有人提起傷亡的後續處理,珞侍就開口問了一下,打算看看聆夢的態度。范統也迫切地想知道發生傷亡要怎麼辦,畢竟這是他待會就有可能面臨的狀況。
 
還好暉侍先提起,不然真的打死人,對方要我拿命來賠就糟啦!珞侍你應該也曉得某些時候必須取消原本的計畫吧?要是她說一命賠一命,我就不上場了喔!我可不想變成迴沙的通緝犯!
 
「怎麼處理……」
 
聆夢因為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問題而愣了愣,沉默了好一陣子,才說出一句話。
 
「現在無法決定。必須請示霽雨夫人。」
 
「現在無法決定?但是馬上就要打了呢。」
 
噢,對啊對啊,不然改天再打嘛,等她去請示完再說也不遲,讓我逃避幾天嘛!
 
「……」
 
聆夢一時之間好像有點不知所措,她停頓了好久,終於擠出回答。
 
「我方人員如果有傷亡,必須請您們賠償。」
 
「要怎麼賠償?」
 
珞侍的追問使聆夢再度沉默。當她三度沉默時,范統不由得想著,這次她不曉得要沉默多久。
 
昨天回答問題就很快啊,今天是換了個人嗎?其實這是假扮成存識宮宮主的其他人?還是因為人命珍貴,很難想出什麼合理的處置方案?
 
范統的心裡充滿各種猜測,然而聆夢接著說出來的話卻讓他們全都傻眼。
 
「用高級糧食賠償吧。」
 
說出自己的結論後,聆夢又補充了幾句。
 
「輕傷賠償三單位,重傷六單位,死亡十單位。六級武者以上,每增加一級,各項賠償就多賠一倍。」
 
所謂的單位,是迴沙計算糧食用的量詞。因為這番話出乎眾人意料,大家第一時間都沒有出聲。
 
……我沒聽錯吧,高級糧食?一個六級武者也算是強者了吧,但他如果喪命,你們拿十單位的糧食就算了?
 
人命有沒有這麼廉價啊──不,仔細想想,在無關犯罪的情況下,人死了常常都是賠錢,而迴沙是個糧食比錢還有價值的地方,所以還算合理?問題是,這依然是賤賣吧!即使是最稀有的十級武者,他的命不就也只值──
 
慢著,那個……從六級開始,每增加一級就多一倍是要怎麼算啊?是用原始數字乘二乘三,還是用乘完的數字繼續乘?我忽然驚覺好像有點多,其實十級武者的命還是挺值錢的嘛,啊哈哈哈……
 
「糧食就可以了嗎?沒問題,那麼可以開始了。小金,多注意分寸啊,我可不怎麼想賠償糧食。」
 
珞侍的唇邊依然掛著微笑,只是笑容多了分冷意。
 
「是的,國主陛下,如果戰況膠著,我即使死自己也不會讓您賠的!」
 
聽了珞侍的囑咐,金侍立即如此表示。於是范統再度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珞侍他不是這個意思吧?小金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啊?誰要你死自己來保全對方性命,你到底是怎麼理解的?
 
「不,算了,你還是以打贏為優先吧,唉……」
 
金侍的話讓珞侍也頭痛了起來,嘆氣嘆得充滿無奈。
 
……珞侍,不要難過,好歹你有帶綾侍大人來,你的部下裡還是有腦袋清楚又正常的人,你還是有人可以依靠……怎麼覺得說著說著都要替你難過起來了?我是不是也該反省一下自己?
 
就在這時,場上的切磋總算開始了。金侍使用的是劍,這算是十分常見的武器,對方應該很懂得如何應對,不過懂得應對不代表能提高多少勝算。
 
當雙方不是旗鼓相當的對手時,拿的武器普不普通已經一點也不重要了。金侍沒有戲耍對手的興趣,不過為了了解迴沙的人有沒有什麼特殊的戰鬥手段,他特地多讓了幾招,讓對手在場上多待了好一陣子,才俐落地將之打倒。
 
即使是有手下留情的切磋,輕傷仍是很有可能發生的事情。這樣一來,聆夢要是持續派一些實力不及金侍的人上場,只要一直受點輕傷,就可以騙取很多糧食。這到底是不是她精打細算的計謀,范統實在無法判斷。
 
現在的他,觀戰時能看到的東西與能分析出來的事物都多了許多。剛剛金侍讓他們看了這麼久,他也大致看出了對方實力的程度。
 
喔喔!這個我上場也打得贏!看樣子迴沙的六級武者,來五個我應該也能輕鬆取勝吧!不知道七級如何?小金你就再打一場讓我看看吧!
 
儘管范統時常對實力來自於武器這件事感到介意,但每次發現自己至少看得出點門道的時候,他還是會感到興奮。
 
「國主陛下,抱歉,我還是讓他受了輕傷。」
 
金侍這一場其實做得很漂亮,贏了切磋又有引出對手的招式,然而他似乎覺得必須賠償糧食讓一切顯得不夠完美,在珞侍說出「沒關係」之前,他就自己補上了一句話。
 
「高級糧食的賠償費用,就從我的薪水裡扣吧!」
 
對珞侍來說這可能是很貼心的一句話,但對范統來說卻是晴天霹靂。
 
給我慢著!開口前先留意一下你會不會害到其他人啊!你打得這麼好卻是請罪,後面上場的人該怎麼辦?而且你自請賠償,那我如果讓對方受傷的話是不是也要比照辦理!如果是公家糧食就算了,高級糧食不便宜的啊!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珞侍還沒有叫他上場,看樣子下一場也是金侍應戰,還輪不到范統擔心賠償的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