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518420

    累積人氣

  • 601

    今日人氣

    131

    追蹤人氣

沉月之鑰第二部 卷三 歧路 試閱四

    我說啊,既然這樣,那就一直讓小金打吧!反正他還沒輸,一直打下去也是很正常的,不是嗎!……可是他要是輸了,應該是輸給更強的武者,那時候換我上,傷到人家豈不是要賠更多?
 
范統想來想去,始終糾結不已。在正式上場之前,他還有一些時間可以煩惱,不過這種煩惱如果被珞侍知道,多半又會鄙視他一番。
 
對於自己的部下輸了的事,聆夢看似不怎麼在意,只對下來休息的武者點點頭,便指派另一名七級的部下上去。
 
只要她沒用六級的部下繼續騙高級糧食,珞侍就沒有意見。因此切磋順利地繼續下去,范統也將注意力重新放到觀戰上頭。
 
七級武者和六級武者相比,確實強了一些。金侍處理得比上一場慎重,神情也嚴肅了不少。而這場范統在觀看的時候,腦袋裡轉過的想法,已經從「我好像打得過這個對象」變成「我不曉得能不能打贏小金呢」。
 
金侍出手的時候,他會在腦袋中想著要如何化解。不過跟金侍對打的七級武者修的不是符咒,自然不可能使出他所想的化解方法,甚至還會因為誤判而陷入劣勢,讓范統觀戰觀得實在不怎麼舒爽。
 
打他右邊!右邊!同樣的招他剛剛用過了,你反應怎麼這麼慢!被打慌了嗎!你看他都在笑了,顯然是覺得自己一樣的招還能騙到兩次,你不火大嗎!快打回來啊,有什麼絕招就使出來,你辦得到的!
 
范統在心裡吶喊了一陣子,才發現自己居然在替對方加油,頓時不由得感到尷尬。
 
還好我都沒喊出來,不然珞侍豈不是要氣死……小金啊,我不是故意不支持你的,只是代入之後放了點感情……話說這一個你打比較久呢,所以其實七級的武者你也游刃有餘?剛剛那個結束得那麼快,只是因為你覺得他身上沒什麼東西可挖吧?
 
從過度專心的狀態中清醒後,范統看了看四周,稍微研究了一下大家的狀態。
 
珞侍、綾侍跟修葉蘭都在認真觀戰,雖然目前為止范統沒在這名迴沙武者身上看出什麼特別之處,但不同的人看說不定會有不同的發現。
 
相較之下,聆夢似乎沒怎麼注意戰況。戰況對她來說好像一點意義也沒有,她只低頭坐著,不知是在沉思還是放空思緒休息。
 
觀察到這件事的范統無法理解她的想法,但他很快就有了自己的猜測。
 
難道是……只想做完份內工作的公務員心情嗎!就是那種能辦完事情就好,不想再做多餘的工作,反正更努力也不會加薪的心情!這樣一想忽然覺得這位宮主好貼近普通小市民啊,形象親切了很多呢,不過……會不會是我想太多了啊?
 
『范統你又在想什麼奇怪的東西,本拂塵被你吵得都睡不著了。』
 
『就……我發現那個宮主都沒在關心戰況啊,你覺得這是什麼心態?』
 
由於噗哈哈哈突然出聲,在不方便講話給別人聽的狀況下,范統抱著姑且問問看的心情,用心靈溝通詢問了他的意見。
 
『肯定是跟本拂塵一樣,覺得人類有夠無聊,什麼雜事都不想管,只想睡覺的心態啊。』
 
噗哈哈哈想都沒想,直接就回答了這樣的話,范統當然立即反駁。
 
『怎麼可能!你這樣的我只遇過你一個!』
 
『你是說本拂塵很特別嗎?這也是應該的。』
 
你的話前後矛盾了啦!話說回來我根本找錯聊天對象了,我怎麼會想到要問這麼不懂人類社會的你這種問題呢!咱們還是談點別的吧?
 
『阿噗,等一下我搞不好要上場,你跟你妹到底會不會被這裡的人認出來啊?』
 
雖然上次你已經回答過不知道,但難道就不能給我更讓人安心的答案嗎……
 
『不然你藏起來不要用,不就好了?』
 
這回噗哈哈哈給的一樣是他不想聽到的答案,他所提供的這個選項,范統當然是完全不考慮的。
 
別開玩笑了,不用你戰鬥?自己一個人上去的話,別說是小金,剛才那個六級武者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打贏啊!
 
『不帶你上去,要我怎麼打啊!』
 
『人有的時候就是會碰到武器不在身邊的狀況,你也該練習一下空手戰鬥了,不然碰上的時候怎麼辦?』
 
『不會有那種狀況!我什麼都有可能忘了帶,就是不會忘了帶你啦!』
 
『……是嗎?』
 
『為什麼要懷疑啊?而且如果忘了帶,你難道不會跟上來嗎?』
 
『說出這種話就是有可能忘了帶的意思吧,那麼當然需要懷疑啊。』
 
我只是提個假設!只是假設而已!這裡可是異世界,我要命的話當然不會忘記能夠保命的東西啊!這是人之常情,生存本能吧?
 
『那面破鏡也可以保你的命,藏在流蘇裡應該看不出來,那你帶她就好了啊。』
 
又被聽到了──這是什麼賭氣的話?我要敢答應,你明天就離家出走啦!
 
『算了算了,我們不談這個,我去問沉月到底能不能藏好了。』
 
范統很快就決定更改說話對象。將手捏上流蘇後,他快速重問了一次剛才問過噗哈哈哈的問題,沉月則給了一個比較有建設性的答案。
 
『人類,你跟我哥器化,這樣就比較看不出來啦。』
 
……這麼說來,器化短暫成功的那一次,我的確沒看見阿噗,也就是說器化以後阿噗會消失?真是太棒了,感謝妳提供如此有用的方法,但是我們現在沒辦法器化耶……那之後都沒再試過了,應該就是不行吧。
 
想是這麼想,但范統還是抱持一線希望問了一下噗哈哈哈。
 
『阿噗,如果等一下試試看器化,你覺得怎麼樣?』
 
『不可以。你想在大家面前失敗嗎?』
 
如預期地被拒絕後,范統十分沮喪。
 
『怎麼還沒試就說會失敗呢?』
 
『反正別試了。』
 
見噗哈哈哈完全沒有妥協的意思,范統只好再求助沉月一次。
 
『沉月,器化不行啊,還有別的辦法嗎?』
 
對了,我好像曾經想找沉月問器化的事?
 
不過阿噗都這麼堅決說不行了……我想沉月也不太可能幫上什麼忙吧,真絕望。
 
『那你叫我哥變成別的東西啊,只要不是拂塵就沒那麼好認了吧。』
 
『咦!有道理耶,我怎麼沒想到!妳真是太聰明了!』
 
范統在被點醒後,下意識誇了沉月一句,這話則讓沉月覺得很受用。
 
『哼,我當然聰明,先前差一點就能統治幻世了呢!』
 
……別提醒我妳的大魔王事蹟,我好不容易才比較不怕妳啊。
 
『不過連這種事情都可以忘記,應該是你太笨才對。』
 
然後也別講出事實──!對啦!連這個功能都可以忘記,是我太笨沒錯啦!
 
承認自己笨之後,范統連忙轉去和噗哈哈哈溝通變形的事情。
 
『阿噗,那你可以變成其他東西嗎?我想這樣比較保險一點。』
 
『要變成什麼啊?變了以後比較弱耶。』
 
變了以後比較弱?我怎麼從來沒聽你說過?
 
『你沒告訴過我這件事啊!這是什麼意思?』
 
『因為變了以後不是原本的型態,部分性能會花在維持變形後的樣子上。不過你也未必感覺得出來啦,符咒增幅的效果還是存在。』
 
原來是這樣,聽起來也挺合理的,不過我本來以為你是可以隨意轉換型態的無敵神器,結果並沒有神到那種地步啊……
 
『既然感覺不出來,就是沒差多少的意思囉?』
 
『當然不是,只是你感覺不出來。』
 
什麼啊!難道我的感覺這麼遲鈍?
 
噗哈哈哈的說法讓范統很在意,只好持續追問。
 
『到底有多少差別,能不能說明一下啊?為什麼我感覺不出來?』
 
『因為你不會去打那些足以讓你感受到差異的對手啊。就算變形削弱,打什麼七級八級武者還是綽綽有餘。』
 
范統花了兩秒理解他的話,接著遲疑地發問。
 
『也就是說……大概就像是使用拂塵打得贏月退,變形成其他武器的話就打不贏了?』
 
『你是說那個金毛的嗎?現在的話,不管有沒有變形,我看你都打不贏。』
 
我只是拿個比較強的人來舉例而已!難道我應該拿矮子來舉例才對嗎!可惡!
 
『既然如此,那你為什麼要提醒我變形會比較弱?我還以為會影響等一下的戰況。』
 
『本拂塵只是沒有很喜歡變弱的感覺而已,你要我變的話,我就變成劍吧。』
 
在主人表達意願後,噗哈哈哈還是妥協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