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480102

    累積人氣

  • 191

    今日人氣

    123

    追蹤人氣

沉月之鑰第二部 卷三 歧路 試閱六

    章之二 新的任務
 
『好久沒變成劍乖乖待在人身上了,感覺好輕鬆喔,不用自己走路,也不用自己洗澡穿衣服,要是綾侍也在就太完美啦,能期待有這麼一天嗎?』 ── 音侍
 
『音侍,綾侍不可能認我為主的啊……』 ── 修葉蘭
 
 
 
金侍走回座位區的時候,精神看起來還不錯。連續兩場戰鬥並沒有讓他消耗掉多少體力,要自掏腰包賠償的事大概也沒有打擊到他。
 
他一下場,范統就該上場了。因為還是想給珞侍一點交代,范統沒打算瞬間結束戰鬥,所以他一上場就想開口說話,但在思考過後還是決定什麼都不要說。
 
千萬不能大意!本來是想說先讓你們三招,不過萬一講出來變成三百招就糗大了!我可不想讓三百招啊!讓三百招根本是站著不動的沙包吧?人就是該少說話多做事,讓招這種事情我直接做就好,不必特別宣揚啦!
 
范統打算一開始先用符咒防禦,卻又擔心有什麼意外,所以開始之前他也捏著流蘇和沉月溝通了一下。
 
『沉月,妳算是我的暫時護甲吧,那等一下如果我來不及防禦或者防禦被突破,妳會幫忙擋嗎?』
 
他問的時候抱著一線希望。沉月可是神器級別的護甲,如果沉月肯協助防禦,他就幾乎不用擔心會不會受傷了。
 
『幫你擋?只不過是五個八級的傢伙,你自己無法應付嗎?』
 
沉月嫌棄的口吻讓范統不禁嘴角微微一抽。
 
妳那什麼語氣啊?講得好像八級武者像大白菜一樣常見似的,八級武者在迴沙應該沒這麼多吧?啊……不過如果是迴沙的大白菜,那搞不好真的差不多,畢竟很難種出來嘛?
 
幸好現在的妳只是分出來的靈體,流蘇也只是個無關的寄宿物,所以我就算捏著流蘇,妳也聽不到我在想什麼的樣子……?希望不是偶然的狀況,想事情時被讀心很可怕的。
 
『問我這種問題……但為什麼我要優先考慮自己應付啊?協助防禦難道不是護甲的本分嗎……』
 
范統怎麼想都覺得這件事是自己有理,所以他直接就對沉月說出了這樣的話。
 
『哼,談什麼本分,反正就是要人家乖乖聽你的話對吧!人類都很壞,又壞又自私!』
 
……我這是招誰惹誰了啊?要求自己的護甲保護自己,難道是什麼很過分的事嗎?該說暫時契約果然沒什麼約束力,還是沉月就這種個性,即使是正式契約,她也不會想為主人做任何事?
 
他一面思索一面感到鬱悶。事已至此,好像沒什麼談下去的必要,但他沒繼續講話,反倒是沉月又出了聲。
 
『如果是要保護我哥的話,這個不用你說我也會做啦。』
 
喔,那可真是個好消息……不對啊,為什麼妳一個護甲保護的是武器啊!而且阿噗他需要妳保護嗎?想保護阿噗,這是多麼不切實際的想法?而且阿噗也不會因此而感激妳的啦!
 
『阿噗,你妹說她只想保護你,不想保護我。』
 
范統忍不住用心靈溝通將這件事告訴了噗哈哈哈,頗有抱怨兼告狀的意思。
 
『叫她不想好好做事就滾回祭壇去,本拂塵哪需要她保護,根本只想休息吧。』
 
看吧,我就說阿噗完全不需要。不過這種話我還是不要跟沉月說吧,萬一他們隔空吵起來,倒楣的還是我……
 
想到這裡,范統只能認命地拿出幾張符咒開始預備。在被五名八級武者包圍的情況下,只要一開始手腳不夠快,說不定就得吃上幾記攻擊。
 
在他板著臉點頭表示可以開始後,戰鬥便在場邊人給的信號中展開。
 
一聽到戰鬥開始的信號,范統便火速施展了防禦的符咒,只要這道符咒施放完畢,就能保證他撐過第一波攻勢,說不定還能撐更久──他對噗哈哈哈有這樣的信心。
 
變化成劍的噗哈哈哈很認真地連劍鞘都變了出來,以便掛在他腰間。此時沒有出劍的必要,所以他只是按著劍柄施咒而已。
 
融合魔力的符力使他擲出符咒時不必喊出符咒名稱,對手也就無法立即得知他要出的招,當他們試探性的攻擊被堅實的防禦結界抵銷時,場上的五名迴沙武者才曉得他採取如此保守的行動。
 
區區一個防禦結界,不過是拖時間罷了。他們身為八級武者,對自己的實力是很有自信的,雖說有勇氣一打五的人應該不會是弱者,但能一次應付五個人的攻擊,可是九級強者也辦不到的事,眼前的人即便是個高手,也不會超過九級吧?
 
這樣的設想讓他們並不把攻擊被抵銷的事情放在心上,一擊失敗,便立即再度進攻,打算合力將防禦結界一口氣打破。然而在他們快速進行過幾次不同的攻擊後,卻發現結界完全沒有被打破的跡象,這使他們各自產生了不同的想法。
 
馬上出全力,盡可能擊破結界,否則對方可以站在安全的結界內毫無顧忌地施法,太危險了──這麼想的人是個劍士,他認為想應對現況,就該不再留手,但其他人和他想的不同。
 
一道符咒就能抵禦這麼多的攻擊,難道對手有十級的實力?
 
只是切磋而已,到底該不該盡全力打?
 
這真的是防禦結界嗎?是否是其他陷阱?
 
比起進攻,應該先思考等一下如何抵擋攻擊吧?
 
五個人毫無默契的情況下,攻擊結界的人變少,范統的負擔自然也下降許多,雖然原本的攻勢他也扛得住。
 
看著仍在攻擊結界的劍士,范統發現其他四人都停手後,頓時又煩惱了起來。
 
你們打啊!快打啊!怎麼不打了?你們不打的話,不就變成只是在大眼瞪小眼而已?放這個結界就是讓你們出招用的,不出招的話我們要看什麼啊?
 
范統原先就預備先讓他們打一陣子再瞬間結束戰鬥,沒有藉由防禦結界來鞏固自己攻擊空間的意思。
 
想說等結界破後再結束戰鬥會比較帥,那我現在到底該幹嘛?裝出一副冷靜高手的模樣,靜觀他們的下一步嗎?總算有另一個人想加入攻擊的行列了,現在是在預備施展個比較威猛的法術?
 
『阿噗,那個人好像在準備比較高級的攻擊法術,你覺得能打破防禦結界嗎?』
 
『你自己解除比較快。』
 
什麼嘛,那不就是打不破的意思?八級武者的實力不只這樣吧,你們就不能再更努力一點嗎?要是場面太冷,我就要提早讓你們無法戰鬥了喔!
 
由於他的威脅都說在心裡,五名對手自然是不會聽到的,沒多久攻擊法術便砸到了防禦結界上,也如噗哈哈哈所說,依然沒能對結界造成太大的傷害。
 
「你……難道主修的是防禦嗎?」
 
此時其中一人面帶懷疑地問出這個問題。防禦結界如此強力,施術者又在施放結界後就沒再做任何事,會讓人產生這種猜測也是正常的,范統則搖搖頭。
 
我不要講話!講話只會造成一堆誤會!話說回來,戰鬥的時候發什麼問啊,是很閒嗎!……我如果都不攻擊,他們也不努力突破結界的話,好像真的很閒沒錯……
 
「范統,你不做點什麼嗎?我讓你上場,你給我看這麼無聊的場面?」
 
由於珞侍突然開口抱怨,本來不想說話的范統不得不開口回應一下。
 
「太單純的事情我不想做,要我做點什麼的話,我就直接把戰鬥結束掉囉?」
 
我是說太複雜的事我不想做啦。要我精細地跟五個人對打,用想的就覺得很累,如果只有一個還可以考慮練一練出招接招閃招什麼的,然後誤傷的話我真的不想賠償!一點都不想賠償!
 
「噢,因為太無聊了不值得你認真動手是吧,的確是這樣,對你的對手們來說真是場不平等的戰鬥啊。」
 
等等!你怎麼又擅自替我發言!我才沒有那麼說呢,到底想把我塑造成多孤高自傲的高手啊!這簡直是阿噗才會說的台詞!
 
「不過還是給他們一點機會吧?再讓他們打五分鐘,五分鐘到了你再出手攻擊。」
 
這是命令句嗎?沒有要商量?五分鐘……他們要是爆發出來猛打五分鐘,我的防禦結界還是撐不住的吧?要不要再放一次?然後他們真的曉得五分鐘是多長的時間嗎?
 
「都說站著讓你們打了,該不會還是不想出手吧?難道是害怕五個人打一個人,結果這麼長的時間還突破不了一個防禦結界,傳出去很丟臉?」
 
喂喂,珞侍,你把話說成這樣,是想逼他們出手嗎?但我怎麼覺得是反效果?他們也會擔心萬一真的變成你說的那樣要怎麼辦啊!而且如果我繼續加強防禦,還真的有可能呢!
 
范統內心雖然感到糾結,不過也只能靜觀其變。現在可以選擇要不要攻擊的是這五名迴沙武者,他得先等個五分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