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492282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129

    追蹤人氣

沉月之鑰第二部 卷三 歧路 試閱八

    「今天做得還不錯,你們辛苦了。」
 
大家一坐下來,珞侍就先稱讚了一句,使得范統困惑了起來。
 
「做得還不對?可是我們不是什麼都有看到嗎?我一下子就開始戰鬥,這樣的成果你不滿意?」
 
我是說我們什麼都沒看到啊!迴沙的武藝有什麼特別、迴沙的術者有什麼特殊之處,這些幾乎都看不出來不是嗎!我那麼快就結束戰鬥,你都沒意見的喔?雖然有人施咒對我的防禦結界放了比較猛的招,但就我看來那也不是什麼值得一看的魔法,難道你在過程中有看到有價值的東西嗎?
 
「范統,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小金上場的時候我是想試探他們高等武者的實力,你上場的時候我就只想示威而已啦。」
 
示……示威?
 
這個答案讓范統為之傻眼。
 
不是吧?你也不早說,虧我還煩惱該怎麼做才能拉長戰鬥又不會傷到他們!早知道你只是想示威,我上台直接一招癱瘓所有人不就好了嗎,這樣也比較簡單啊!雖然先放防禦結界再放擊暈咒也沒難到哪裡去,不過心理壓力差很多──話說這麼簡單還要阿噗教,我是不是該反省一下……
 
「前輩出場的效果很好,說不定今天僕人就會變客氣,食物也會更好吃了呢。」
 
小金你這是在說什麼呢?難道昨天僕人態度差,東西也不好吃嗎?
 
「范統覺得這幾場切磋我們什麼東西都沒看到,那麼其他人分享一下你們有沒有看到什麼吧。」
 
喂!珞侍你要叫他們說話就直說,為什麼要牽拖我啦!
 
在珞侍問話後,先行發言的又是金侍。
 
「對方的七級武者大概介於深紫色流蘇到淺黑色流蘇之間,八級武者目測可能是淺黑色流蘇到灰黑色流蘇之間,如果每一級的差距都差不多,我們的純黑色流蘇高手應該可以打敗他們九級以下的武者。另外,聆夢大人真是個奇怪的人。」
 
聽完他的話,接著開口的人是修葉蘭。
 
「雖然我們的單人實力不遜於他們,但他們的高級武者人數可能不少,光是今天剛好在現場的八級武者就有五位,存識宮整體的實力還是不容小覷。那位聆夢大人的確有點奇怪,跟昨天不像是同一個人。」
 
又一個說她奇怪的?到底是哪方面的奇怪?只有我沒留意嗎?
 
「確實有奇怪之處,還需要多方了解。如果可以的話,可以試試看附魂使的戰鬥力。」
 
綾侍也投了「有點奇怪」一票,大概是能說的都被說完了,他只補充了短短幾句話。
 
您連附魂使都想打啊……附魂使就是待在聆夢大人身邊那幾個不是活人的東西對不對?那個既然是霽雨夫人分配給她的,應該不能隨便打殺吧,這樣是否很失禮?
 
「從昨晚的宴會開始,我就覺得聆夢有點奇怪了,很多照理說她可以決定的事情,她都說要去問霽雨夫人才能答覆,剛開始處理手環問題時明明事情都能現場決定啊。」
 
珞侍跟著說出了自己的疑惑。於是大家便討論了起來。
 
「搞不好昨晚跟今天的都是替身,所以不能決定事情?她該不會有個長相一樣的姊妹吧?」
 
修葉蘭提出這樣的可能性,范統聽完忍不住在心裡反駁。
 
這裡又不是幻世,不是同卵雙胞胎就不會長一樣啦!啊,不過要是真的有個雙胞胎姊妹,那倒是有可能……但這麼做有什麼意義啊?
 
「也許這位宮主能主導的,只有手環相關的事情?」
 
金侍做出的推測聽起來十分不合理,他自己講完就笑了出來。
 
「應該不可能吧,我們還是來談談替身的可能性好了,前輩您認為呢?」
 
我的意見真的沒有什麼價值啦!何必特別問我呢!
 
「這個嘛,搞不好她其實不是霽雨老爺做出來的附魂使,所以沒交代過的事情就得問了才不敢做啊。」
 
老爺……如果我在霽雨夫人面前講出這個反話,就可以驚恐地喊「老爺不要,夫人在看」了吧?
 
「附魂使嗎?……」
 
范統隨口說出來的猜測,倒是讓綾侍喃喃唸了一句,卻也沒多說什麼。
 
「總而言之,存識宮狀況詭異,我們是不是該想辦法接觸靈獻宮?」
 
金侍積極地提議,於是珞侍苦惱地嘆了口氣。
 
「待在這裡應該不可能接觸到靈獻宮的人吧?我要是直接跟她說我想見靈獻宮宮主,她搞不好又會回答我『必須請示過霽雨夫人才能答覆』?」
 
喔……萬用回應!這聽起來真像是個機器人啊,而且她真的會去問嗎?
 
「那麼,提出想見霽雨夫人呢?雖然她多半也要去問,但這個要求是不是比較可能達成?」
 
修葉蘭在一旁出著主意,只是珞侍沒有接受。
 
「如果可以,我還比較想見代王呢。唉,看來真的不能繼續待下去,明天她要是沒把九級高手請來,我們就說要出去玩吧!」
 
出去玩?雖然他們不太可能把我們禁足,但有手環在,去那裡他們都知道耶,這樣沒有問題嗎?
 
「我們才來沒幾天,這麼慢就要離開這裡嗎?會不會太慢了啊?」
 
范統忍不住想確認珞侍是不是認真的。這麼短的時間,存識宮的狀況應該還沒研究透徹才對。
 
「范統,你是不是因為住在這裡輕鬆舒適有得吃喝,所以不想出去外面奔波啊?」
 
他自認提出來的是合理的疑問,沒想到珞侍卻這樣反問他。
 
等一下!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到底是怎麼回事,聽起來就是個好吃懶做只想簡單領薪水的渾球?雖、雖然可以簡單領薪水的話我也很想,但要我做事的時候我就算抱怨也會乖乖去做的啊!
 
「國主陛下,前輩不會這麼想的,前輩或許只是想再確認清楚您的考量而已。」
 
小金居然冒出來替我說話,真令人感動。暉侍你怎麼就沒替我說點什麼啊?還是你又被搶先了?
 
「小金啊,你不了解范統啦,能躺的話他就不會坐,能坐的話他就不會站,你崇敬的前輩實際上可是很偷懶的人喔。」
 
珞侍!你媽沒教過你不要出賣朋友嗎!……矽櫻陛下對不起,我只是想得很順,沒有責怪您的意思……
 
仔細想想,早點讓小金認清現實好像也不錯。反正他遲早會發現我不是什麼值得尊敬的前輩,越晚知道打擊越大吧?
 
「國主陛下,前輩雖然是個很偷懶的人,但還是不會因私忘公的,他一定不會貪圖享樂而做出有礙正事的提議。」
 
原來你知道我是個很偷懶的人……但後面的褒獎是怎麼回事?你到底是真心這麼認為還是故意說這些話讓我沒有退路啊?
 
「小金都這麼說了,那我就姑且相信范統吧。」
 
喂,我跟小金到底誰才是你朋友啦!
 
此時此刻,范統認為轉移話題比較好,所以便再度發問。
 
「我還有個問題,除了第一場,為什麼都沒談到我們的鬼受傷的話對方要賠什麼?就算新生居民死了可以復活,也不該賠償吧!」
 
我是說除了最後一場你說不用賠,前面我都沒聽到賠償事宜,難道我們受傷就只能自認倒楣嗎!
 
「本來是想順便談一下的,但聽到她用糧食來換人命,我就心冷了。如果真的死了,討糧食也沒什麼意義。不過我對你們很有信心,果然根本不會受傷嘛,呵呵。」
 
話不是這麼說的,不討白不討啊!有糧食總比什麼都沒有好吧!
 
「難道明天打九級低手,你也不打算討賠償?」
 
「你一打五那場是例外,有九級高手可以打的話,賠償當然是要討的。不過范統,要討也是受傷後才討啊。開戰前就商議,萬一她說比照辦理,我同意就只能拿到糧食,不同意就沒得打,這太受制於人了吧?真的受了傷,事情就變成我要求賠償,她提的我不同意就能換別的了,你到底懂不懂啊?」
 
……那我們明天到底該不該故意受傷,你倒是指點一下啊?假如受傷了,你該不會打算獅子大開口叫她賠償神器吧?除了這個還有什麼是你看得上眼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