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518420

    累積人氣

  • 601

    今日人氣

    131

    追蹤人氣

沉月之鑰第二部 卷三 歧路 試閱十

    這時,以劍型態待在修葉蘭腰間的音侍,忽然化形出來。
 
「阿修,你們要出去嗎?如果要去危險的地方,我們就找綾侍一起吧?」
 
音侍大人,好久不見……不過他剛剛已經說不太好了啊,您聽人說話別只聽一半好不好?
 
「音侍,我們現在沒有要去危險的地方,你如果想見綾侍,或許可以在不引起人注意的情況下去找他。」
 
修葉蘭語帶無奈地這麼說。他已經退讓了一步,這個提議意味著他必須忍受出門時不帶自己的劍──雖然這好像是常態。
 
聽到這裡,范統則注意到一件事。
 
我注意到一件事。什麼時候變成「我們」了啊?我還沒說要跟暉侍一起出去吧?雖然一起出去也不是不行。
 
「啊,如果沒有正事,單純去找他的話,他大概又會生氣……」
 
音侍大人您終於發現這件事啦?不對,一直以來,您不是都不在乎惹綾侍大人生氣嗎?
 
「咦?你不是老是讓他生氣嗎,怎麼現在曉得要在乎了?」
 
修葉蘭訝異問出的話語,和和范統剛才想的事情不謀而合。
 
「綾侍說來這裡再添亂,他就不跟我當好兄弟了……我覺得好害怕啊,他要是不跟我當好兄弟,我以後該怎麼辦?難道他想跟其他人當好兄弟嗎?」
 
音侍滿臉煩惱地說著,看得出來他真的怕了,但范統還是忍不住在心裡嘀咕。
 
這種威脅他到現在才拿來用嗎?以前都沒有用過?綾侍大人脾氣有這麼好?或者他以前也說過,只是這次特別認真,所以您才感受到威脅?
 
「音侍,別擔心,要是他不肯當你的好兄弟,就讓我來當吧?」
 
修葉蘭好意出言安慰,在范統看來,這是個十分犧牲自己的承諾,只可惜音侍並不領情。
 
「啊,你不行啦,主人是不能當好兄弟的。」
 
「什麼?為什麼不行?」
 
暉侍你居然露出了有點受傷的表情……難道你真心想當好兄弟候補?你弟知道你有這麼傻的念頭嗎?
 
「我匠師說這樣關係不平等,會被吃得死死的,所以好兄弟不能找主人當,要另外找。」
 
您的匠師到底都教了您什麼東西啊?
 
「好吧,先不提好兄弟了,你不打算去找綾侍的話,就恢復成劍的樣子跟我們一起出去。」
 
「喔……」
 
聞言,音侍落寞地變回劍,如此聽話的態度讓范統嘖嘖稱奇。
 
「暉侍,原來音侍小人很不聽你的話啊?」
 
「武器聽主人的話很正常啊,只是通常我都順著他。而且他好像覺得掛在我腰間也輕鬆,說這樣都不會有人罵他。」
 
聽起來好像有點哀傷耶……我覺得音侍大人以前都不在乎被罵,現在怎麼變了一個人似的?
 
「音侍大人一向不是被稱讚也照樣哭得很開朗嗎?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
 
「心靈相通以後,好像因為感受得到我的內心所以有變敏感一點。最近大概是你們會議常常避開他,所以他開始出現危機意識了吧。」
 
呃,原來有發現……不對,原來這麼做會影響到音侍大人的心情啊?我還以為音侍大人也一樣抱怨幾句就算了呢……
 
「因此我這趟就帶他一起來了,留他待在幻世,也太可憐啦。」
 
怎麼說呢?如果是個不太講話又不會惹事的音侍大人,我們也很歡迎他來啊!這可是寶貴的戰力呢!所以現在這樣沒什麼不好,他就先跟著你吧!
 
「范統,那我們就去打探旅遊景點吧,如果有吸引人的地方搞不好還可以自己先去一次呢,哈哈。」
 
「喔,好……等等,我沒說不和你一起去嗎?」
 
范統正要傻傻答應的時候,總算想起應該問一下這個問題。
 
「我以為你問我接下來要做什麼,就是想跟我一起出去的意思?」
 
修葉蘭語帶訝異地反問了這個問題。
 
你思緒跳得真快。好吧,那就一起去逛逛。今天珞侍應該不會有事找我了吧?
 
在點頭過後,范統便和修葉蘭一起離開了會館。
 
 
 
● 范統的事後補述
 
 
 
這兩天我離開會館都很順利,沒遇到特別的阻攔……存識宮的人是否沒有限制我們往外跑的意思?或者是我沒手環,追蹤不到而已?
 
不過我們要是沒告知就直接全部離開,他們就會追上來問哪裡招待不周了吧。說起來,他們要是肯放我們這些貴客到處亂跑,搞不好能當作是問心無愧光明正大所以不怕我們跟靈獻宮的人接觸?
 
但肯不肯放,還要看珞侍有沒有提出離開的要求。明天九級武者到底會不會上場呢?上場的話是我打還是小金打?好緊張啊……
 
而我才剛跟暉侍離開沒多久,我的符咒通訊器就響了起來,一看是珞侍,我頓時心頭一緊,生怕又有什麼麻煩。
 
平常都不會找我,我要外出的時候就會來找,不是這樣的吧?但不接又不行,所以我只能硬著頭皮接通通訊。
 
『喂?』
 
『范統,你怎麼又跑出去了?才散會沒多久我就找不到人。』
 
人要懂得把握時間嘛,難道散會後我還要回房間發呆待命幾小時才能出門嗎?
 
『我想說散會了,就跟暉侍一起進門啦。我們只是來打聽一下旅遊景點,應該不會太早回去。』
 
我習慣性地交代了一下事情,沒想到我說完後,珞侍沉默幾秒,聲音便轉得很陰沉。
 
『好啊,范統,現在你是跟誰出去玩都不會找我就對囉?』
 
呃。等等,又是我的錯?你為什麼不去怪暉侍不約你啊?難道就因為他是你的好哥哥,你怪不下去?
 
『你的說法不太公平吧,明明不是暉侍約的,要怪也怪他有約才對。』
 
『西方城的官員能隨便約東方城的國主陛下出去嗎?當然是不行啊。』
 
『聽起來那就算約了你也不會拒絕?那還有約的必要嗎?』
 
『我拒絕一次,不會多約幾次嗎!到現在還學不會,還要我告訴你!』
 
……誰知道你現在還是跟以前一樣啊?雖然昨天我有這麼覺得,但我以為那只是你的薄臉皮迴光返照了一下……
 
『你要是這麼不想跟,也可以現在過來啊……』
 
『誰很想跟啊!你們想自己玩就自己玩吧,再見!』
 
珞侍說著就結束了通訊,既然他也沒叫我回去,我只好無奈地收起符咒通訊器,當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啊啊……這下子是不是又要被記恨了啊……要是明天連十級武者都來了,珞侍搞不好也會叫我上,回去之後我可以先道歉求饒嗎?等一下給他買個紀念品之類的東西會不會讓他心情比較好?
 
這件事我還是問一下暉侍的意見好了,暉侍,你現在還了不了解你義弟?要怎樣才能討好他?
 
不過出外打探旅遊行程,還買紀念品回去,珞侍會不會覺得我不務正業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