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518419

    累積人氣

  • 600

    今日人氣

    131

    追蹤人氣

沉月之鑰第二部 卷三 歧路 試閱十二

    「帶著我的信物到靈獻宮去──不,我做個附魂使和你一起去吧。」
 
明宮內閒置的附魂使雖然不只一個,但那些是他特別花過心血做的。現在只是要讓附魂使陪著青年去靈獻宮充作信物,沒有必要調派那麼好的,萬一出去之後意外損壞就可惜了。
 
青年並不知道他心裡捨不得外頭那些附魂使,就算知道了,多半也不會有什麼感覺,說不定只會自嘲一句:附魂使壞了就無法復原,新生居民死了卻能重生,看來新生居民的命果然比較賤。
 
因為要製作附魂使,他暫時停止了雜念,專注地將意念投注在製作過程上。
 
剛從沉睡中甦醒的他,身體的狀況其實稱不上好。兩年的沉睡讓身體受的傷稍微好了些,但依然未能完全修復。這樣的狀況下,要再抽出精氣來製作附魂使,其實是有點吃力的。
 
冽崔也曉得這是個會增加負擔的選擇,但他一向固執,甚少改變自己的決定,判斷還能夠負荷後,他便將抽出來的精氣擬化出具體的模樣,簡單輸入了意識,使之與軀體內的精氣結合,便完成了這次的製作。
 
以附魂使來說,這大概是最偷懶的一種了。他正覺得做出這種東西似乎有失面子,青年卻突然開了口。
 
「您們王族可真奇特,轉瞬間就能做出一個沒有時效性的戰力,真不知是什麼樣的能力。」
 
他的語氣聽起來不像是佩服,而從他口中聽見「奇特」這個詞,冽崔實在不太高興。
 
「要說奇特,世界上沒有人比你更奇特吧?我才想知道隨時能轉換性別到底是什麼樣的能力呢。」
 
「這不是什麼能力,不過是與生俱來的體質罷了。」
 
「是嗎?」
 
冽崔不太在意他的解釋。若不是這種能力他一點也不需要,他恐怕早就把人抓來研究了。
 
「倒是您突然提起我的體質,莫非是想念我的女性面貌,暗示我應該變化一下給您看?」
 
青年接下來的這句話讓冽崔臉上一抽,立即否認。
 
「你要當男人還是女人,選一邊之後就別再隨意變化了!」
 
「恕難從命。我有隨意變化身體的自由,您可不是我的神,我沒有必要讓您限制。」
 
青年的發言相當無禮,但他至少沒有直接在冽崔面前變身,所以冽崔沒對此做出任何表示,直接忽略了這個話題,開始交代正事。
 
「附魂使已經完成了,你現在就帶著他到靈獻宮去,讓他們把存識宮最新的狀況都說出來,再回來讓淵凌通知我。」
 
在提到淵凌的時候,冽崔的神色柔和了幾分,這樣的變化他本人並沒有察覺,不過在他面前的青年看得很清楚。
 
淵凌這個名字,屬於明宮中最受冽崔喜愛的附魂使。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青年也不例外。
 
「您要外出?」
 
「嗯。靈獻宮分部的消息不見得會立即傳回來,我直接跑一趟。退下吧。」
 
青年依言告退,那名剛做出來的附魂使便跟著他出來,看樣子在冽崔輸入的命令解除前,他不管到哪,附魂使都會一直緊跟在後。
 
他其實不太喜歡身後有個傢伙不聲不響跟著的感覺,但為了任務,只能忍耐。
 
明宮距離靈獻宮大約四十天的路程,為求效率,他當然不會傻傻地自己移動。想去靈獻宮,只要找明宮中的魔法師協助傳送就可以了,仗著自己要處理的是代王交付的任務,他完全不用擔心對方會不會拒絕。
 
而在找到魔法師之前,他倒是很巧地先遇到了冽崔才剛提過的人。
 
嚴格來說對方其實不是人,是附魂使。然而代王在這名附魂使身上投注的精氣與心血,使之儼然與人類無異,青年在面對他的時候,也常常思考冽崔是否說了謊,淵凌根本就不是什麼附魂使,只是個配合他謊言的怪人。
 
在他看見淵凌的時候,淵凌正坐在花台旁小憩。身為最受寵的附魂使,他一向愛做什麼就做什麼,不太搭理人,今天卻主動朝他開了口。
 
「新的附魂使?陛下甦醒了嗎?」
 
淵凌秀麗的臉上總是帶著淺笑,不管他當下心情如何。在走廊上巧遇後,他首先關注的是青年身後跟著的附魂使,並由此推斷出了一些訊息。
 
「對,醒了。」
 
青年回答得十分簡短,不打算和他多做交談。
 
被淵凌纏上可不是什麼有趣的事。或者該說,他覺得跟任何沒必要交流的人相處,都很浪費時間。
 
「然後送了一個附魂使給你?雖然只是隨便做的,但你這個近侍倒是比我想像中得寵啊。」
 
「這只是做來協助我完成任務的。」
 
有附魂使跟著,和他得不得寵一點關係也沒有。青年不悅地澄清後,淵凌的眼中出現了幾分困惑。
 
「這樣一個弱小的附魂使,是能協助你完成什麼任務?」
 
「我要去靈獻宮,他只是象徵代王委任的存在而已。」
 
如果可以,青年其實很想不理會他,直接去辦自己的事。然而淵凌最討厭被忽視的感覺,他要是這麼做,對方一定會追上來糾纏更久,所以他只能停下來回答他的問題,希望對方快點失去興趣。
 
「代王陛下怎麼這麼有趣,派代表不是應該派厲害一點的嗎?讓我去的話,多有面子?」
 
淵凌雖然這麼說,但也只是想沉浸於「代表代王」的虛榮感中,事實上麻煩的事情他向來不願意做,如果冽崔交代下來,他也會推給其他附魂使。
 
「淵凌,我得趕去靈獻宮,想聊天找別人吧。」
 
「是淵凌大人。」
 
淵凌開口糾正了他的稱呼。附魂使總是自認高人一等,青年雖然不怎麼認同,不過只是個稱呼,若能因此而省去一些麻煩,喊一聲還在能夠接受的範圍。
 
「淵凌大人,代王陛下似乎打算外出,好不容易等到他醒來,您如果想見他,最好快點去。」
 
他的提醒讓淵凌一下子就失去了原本的從容。
 
「這麼重要的事情你應該早點說。」
 
淵凌的臉上雖然還是掛著笑容,但丟下這句話匆匆離去時,仍顯得慌亂。
 
解決眼前的麻煩後,青年繼續前進,身後的附魂使也無聲無息地跟上。
 
如他所料,找到魔法師後,一聽他要辦代王交代的事,對方二話不說就老老實實替他施展了傳送法術。
 
然而,不知是那名魔法師少根筋還是故意整他,他被傳送到定點後,猛然發現緊跟在後的附魂使沒有被一起傳送過來。
 
這個紕漏讓他很想痛罵對方一頓,但要這麼做,得先回到明宮才行。
 
來到迴沙後,他多少學習了一些魔法,而傳送魔法從過去到現在,他都學得不怎麼樣。在原本的世界他就是因為傳送失敗而死的,新生居民獨有的質變能力又不能讓他瞬間挪移多遠,真的要想辦法回去的話,加上休息時間在內,恐怕會嚴重耽擱冽崔交代的事情。
 
考慮到憑自己的力量回明宮很麻煩,他決定先在原地稍等一會兒。魔法師如果發現了自己的錯誤,說不定會把被留下來的附魂使接著傳送到目的地。
 
青年懷抱著這樣的希望,但位在沙漠地帶的靈獻宮氣候乾燥炎熱,才等了十分鐘,他就不耐煩了。再傳送一次不需要花這麼多時間,除非那名魔法師傳送一個人就已經用光魔力──想到這個可能性,他一時之間又不知該不該繼續等下去。
 
「靈獻宮為什麼要建得離明宮這麼遠啊?」
 
他不由得抱怨了這一點。明明是兩個相關的組織卻距離這麼遠,才會導致訊息傳遞來往的不方便。
 
現在他有兩個選擇,自己回明宮,或是直接進靈獻宮,看裡面的人會不會相信他是代王派來的。
 
以他的魔法水平,直接和明宮聯絡是不太可能的事,那麼到底有沒有必要進靈獻宮試一試呢?
 
靈獻宮可不是個能隨便進出的地方,尤其是在他聲稱代表代王前來的情況下。而無論是被留下來還是回明宮的路程拖得太久,冽崔應該都會失去耐性找上門來,屆時必定又是一番暴怒。
 
連這麼簡單的事都辦不好,冽崔暴怒也是正常的。雖說他不怕死,也不怕被免職,但他討厭無能的自己。
 
而在他思索什麼樣的台詞比較能說服靈獻宮的人時,空間出現了一股魔力波動,又一個人傳送了過來。
 
但不是那個原定跟他一起來的附魂使。
 
看見淵凌出現,青年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明白他怎麼會跑來這裡。
 
「怎麼代王陛下跑得很快,你也跑得這麼快?告訴我他去哪了,你應該知道吧?問到答案我就離開。」
 
聽完他這番話後,青年總算清醒過來,連忙上前想抓住他的手,淵凌則嫌惡地避開。
 
「別動手動腳的,有話不會用嘴巴說嗎?」
 
剛剛心急之下,青年差點忘了淵凌十分排斥和人類身體接觸。身為一個心高氣傲的特殊附魂使,在被冒犯禁忌的時候,淵凌便會露出平和外表下的攻擊性,這可不是他樂見的情況。
 
「您來得正好,請陪我去一趟靈獻宮。」
 
「不去。不是有個附魂使陪你了嗎?」
 
淵凌一問完,便看了看四周,然後一愣。
 
「那個附魂使呢?」
 
「沒被傳送來。幫我施傳送魔法的傢伙不知道是沒睡醒還是故意的。」
 
青年簡單交代了事情經過,淵凌則因為他剛才的冒失而態度冷淡。
 
「原來如此。告訴我代王陛下去了什麼地方,得到答案我就要回去了。」
 
「淵凌大人,那麼您回去之後能幫我把那名附魂使送來,或者找個人送他來嗎?」
 
「不能。你這邊出了錯,我沒有理由替你收爛攤子。」
 
到底是他生性怕麻煩到這種地步,還是剛才自己想抓他手的動作得罪了他呢?青年在心裡不滿地想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