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480102

    累積人氣

  • 191

    今日人氣

    123

    追蹤人氣

沉月之鑰第二部 卷三 歧路 試閱十三

    淵凌的確很討厭麻煩。他會選擇來這裡問冽崔的下落,多半也是因為這麼做比用魔法搜訊或用魔法問冽崔來得簡單有效率。
 
「您答應幫忙,我就告訴您代王陛下的下落。」
 
「不說的話,我要回去了,代王陛下一向不喜歡我離開明宮。」
 
判斷繼續待著能夠得到答案的可能性不高後,淵凌打算放棄追問,直接回明宮。
 
「代王陛下交代我事情辦好就讓您聯絡他,如果我一直沒辦法做完,任務就無法移交給您,您也跟這件事息息相關。」
 
由於意外出現的淵凌是他此刻最大的希望,所以青年想盡辦法要說服他,見他想離開,趕緊又搬出其他說詞來留人。
 
這番話總算讓淵凌稍微動容。不過他並沒有立即同意配合。
 
「你怎麼能這樣拖累我呢?如果你以為責任感能讓我接受你的要求,那你就錯了,這件事本來就不是我的責任,誤導是沒有用的。」
 
「責任感不行的話,忠誠心呢?您樂見代王陛下交付的任務被拖延那麼久嗎?」
 
他的話語讓淵凌產生了一點好奇心。
 
「要多久?」
 
於是青年將自己的替代處理方法說給他聽。得知他回明宮一趟必須花那麼多時間後,淵凌表面上臉色沒什麼變化,但眼神卻透露出幾分震驚。
 
「我以為能被收為近侍,至少該有一定的魔法水平。」
 
「又不是魔法劍衛,哪有這種要求?」
 
「什麼是魔法劍衛?」
 
被他反問後,青年頓時無話可說。附魂使不問世事的程度居然高到對幻世如此不熟悉。
 
「那是幻世的高官。與其把時間浪費在質疑我的魔法水平,還不如陪我去完成任務。」
 
在這裡解釋魔法劍衛是什麼,一點意義也沒有。他能說的話已經差不多說盡,只盼淵凌不要執意離去。
 
對於要不要留下來幫忙,淵凌微微蹙眉,沉默許久,好不容易才掙扎出結論。
 
「如果你拿點東西謝我,我可以幫你。」
 
「你要什麼?」
 
他實在不知道自己有什麼附魂使會感興趣的東西。
 
「你時常會拿來的,只有幻世才有的糧食,下次也分我一份。」
 
聽他說了想要的東西後,青年遲疑了一會兒,才開口確認。
 
「公家糧食?」
 
「好像是叫這個名字吧,我想知道有多難吃。」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要好奇這種事情,不過這是他付得起的代價,所以他立即就答應了。
 
兩人所在的位置是靈獻宮外的一處空地,繞至前方後,他們爬上階梯,便打算由正門進去。
 
青年向守門人說明他們是代王的使者,對方則半信半疑地不太能確定,最後因為擔不起責任,就將他們帶入宮內,讓他們在大殿等候職位較高的人過來。
 
雖然有座位,也奉了茶,淵凌還是對這樣的狀況不太滿意。
 
「他們不會讓我等太久吧?」
 
「淵凌大人,您總不會才坐一下就要回去吧?」
 
「你放心,答應你了就會做完。這杯茶喝完之前若沒有人出現,我就把這裡拆了。」
 
「我沒有要求您做這種事情。」
 
「有人過來了。似乎只是個普通匠師。」
 
靈獻宮裡並沒有什麼「普通」的匠師。能夠在靈獻宮任職,或是被接來管束的匠師,一定都有不俗的實力,打造出來的作品在外面絕對能賣出十分高的價錢。
 
不過,對淵凌來說,入得了眼的多半只有神器匠師和擬神器匠師。前者在這個世界不知是否還能找到,後者則少得可憐。
 
此刻步入殿內的人,因為臨時被喊來,顯得有點慌亂。代王使者帶著附魂使來訪的消息,讓兩年沒接過命令的他們手忙腳亂,這名匠師匆忙趕來就是怕怠慢了貴客,然而一看到他們,他便愣住了。
 
「你們的宮主跟副宮主呢?」
 
淵凌不太喜歡跟無關緊要的小人物說話,所以一開口就這麼問。
 
「宮主跟副宮主不在。兩位是代王陛下的使者?有什麼信物嗎?」
 
要求察看信物,是很合理的程序。正常來說他應該要帶蓋了印的文件來,但印被霽雨夫人拿走了,一時之間還無法取回,冽崔又打算自己前往分部,才用附魂使取代信物的功能。
 
「沒有信物。但你難道沒看見我身旁的附魂使大人嗎?」
 
青年不解地發問後,對方一聽說沒有信物,態度立即轉變。
 
「沒有信物就不要來招搖撞騙!什麼附魂使大人,明明怎麼看都是個人類不是嗎!」
 
用代王名義上門騙人的不法之徒,靈獻宮確實遇過,然而被認定是騙子,還是令人難以忍受。青年皺起眉頭,語氣不善地補上說明。
 
「我們是從明宮過來的,注意你的態度!如果你認不出這位大人,就去叫眼力好一點的人來!」
 
帶了太高級的附魂使,導致看不出來是附魂使,真是始料未及的事。原先代王派給他最普通的,居然是比較明智的選擇。
 
「以為抬出明宮就能嚇唬人嗎?是不是附魂使,我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靈獻宮的人向來有一股傲氣,被當面說眼力差,男子瞬間憤怒。
 
只是淵凌比他更驕傲。在他喊人過來逮捕騙徒時,淵凌站了起來,不知是怎麼出手的,男子就像被無形的手抓了起來似的,身體忽然懸浮,接著就被淵凌用氣勁隔空打了兩巴掌。
 
「說我是人類,真是失禮。」
 
打完人以後,淵凌輕輕說了這樣的話。
 
「你──你敢在靈獻宮打人──」
 
男子驚恐中只記得呵叱這種不把靈獻宮放在眼裡的行為,淵凌則冷笑了一聲。
 
「信不信我把靈獻宮所有的人都打過一遍,代王陛下也不會罰我,你們宮主還得好聲好氣地向我道歉?」
 
男子尚未回答這個問題,一旁的青年就很想說不信。
 
代王陛下不會罰他,這是有可能的,但靈獻宮宮主可不是那麼好說話的人,即使冽崔下令要道歉,那個宮主大概也會直接無視命令。
 
「淵凌大人,我不是請您來鬧事的,您有什麼作為附魂使的證據就拿出來吧,叫他們趕快配合,比較省時間。」
 
「他說我是人類,這種侮辱你要我接受?」
 
「真遺憾,我是人類,沒辦法跟您有什麼共鳴,您這話也算是在侮辱我不是嗎?」
 
他這個問題讓淵凌想了想才點頭。
 
「你沒說錯。畢竟你也尚未展現出能夠贏得我尊重的能力,所以你跟我口中的人類沒什麼不同。」
 
在迴沙想要贏得尊重,條件說不定比幻世還嚴苛。青年再次確認了自己最好別跟淵凌有多少交流,然後決定跳過這個話題。
 
「淵凌大人,代王陛下在等我們的消息。」
 
「我知道。」
 
淵凌撤除了魔法,男子便摔回地面,慘叫了一聲。這裡的動靜已經引來了不少人,再不好好做個說明,說不定靈獻宮的人真的會把他們當敵人處理。
 
在事情發展到那種地步之前,淵凌將手腕一翻,與代王印相同的印記便浮空而現,鮮明的光芒線條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強大的威壓也隨著印記出現,壓得殿內的人都覺得難以呼吸。
 
身為新生居民的青年受到的影響比較小,看著浮空的印記,他不由得有點懷念幻世的侍符禁令。
 
這是只有附魂使與王族才能使用的能力,哪個王族的附魂使便能召喚哪個令。淵凌的身分已經不容置疑,眾人看向他的眼神也從懷疑變成敬畏。
 
「我是代王近侍硃砂,奉代王之命來此辦事,請諸位配合。」
 
明明只是來搜羅消息的簡單任務,為什麼會搞得這麼累人呢?
 
這時,淵凌朝他看了過來,用有點意外的語氣說了一句話。
 
「我一直以為你叫殺豬,原來是我誤會了啊。」
 
「……」
 
對淵凌來說,人類叫做什麼名字想必一點也不重要,所以硃砂決定忽略這句話,就當他什麼也沒說過。
 
 
 
● 范統的事後補述
 
 
 
結束跟珞侍的通訊後,我跟暉侍說了這件事,而他似乎不認為這件事有多嚴重,只贊同了我買土產回去的想法。
 
根據他的說法,珞侍鬧彆扭的時候不必太緊張,給他台階下,哄一哄就沒事了。這句話我也不知道該不該信,搞不好是因為暉侍對珞侍來說是特別的,所以他哄起來才有用啊?
 
不過,姑且試試看也沒什麼不好。反正有暉侍幫忙挑選禮物,比我自己選簡單多了。
 
因為有我在的關係,我們不管要去哪裡都很方便。雖然有環境干擾的地方無法直接用符咒傳送過去,但其他地方大多是沒什麼問題的。
 
這一點讓暉侍相當興奮,當場決定約我明天沒事的話也繼續出來玩,對此我心情十分複雜。我覺得這樣好像是被當成司機之類的工具人啊!
 
這個時候阿噗問我工具人是什麼,工具人就是……我仔細一想忽然發現你跟沉月都符合工具人這個名詞耶,不過是實質意義上的符合,啊哈哈哈。
 
因為迴沙缺乏糧食,我一開始就已經放下了對當地特色美食的期待。在我看來,不是沒得吃就是很貴,而事情也和我想的差不多。
 
食物只有旅店跟少部分地方有販售,價格則比一把普通的劍還貴……我真不曉得迴沙的人要怎麼活,一定不是每個人都出得起這價格的吧?
 
將內心的疑問說出來後,暉侍倒是提供了我解答。迴沙居民有不少管道能取得糧食,包含官方提供的限額以物易物或工作換取。一般家庭拿到的糧食都會留作己用,有多餘的才會賣給別人。
 
他還講了一些很複雜的規則跟爭議,而我當然懶得聽。左耳進右耳出後,暉侍就懶得講了。真高興他有發現我對這個話題已經失去興趣。
 
說到迴沙能買的土產,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武器。不過這好像不太適合買來當禮物。珞侍可是連希克艾斯都可以不要的國主陛下耶!我豈不是只能買神器送他!先別提我沒那麼多錢,就算有也買不到好嗎!
 
暉侍的想法倒是跟我不太一樣,他從一開始就沒在看那些武器攤,只認真研究擺飾類的紀念品。
 
最後他挑了一個滿面微笑的小陶偶,說這個不錯,叫我買下來送給珞侍。
 
這哪裡不錯?這麼童趣的東西,他真的會喜歡?我該相信你嗎?
 
我聽他的話買下來以後,真擔心自己是白花錢。至於珞侍到底喜不喜歡,得等回去後才會知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