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408280

    累積人氣

  • 41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沉月之鑰第二部 卷四 尋音 試閱一

    沉月之鑰第二部
 
卷四 尋音
 
 
 
◎ 范統的事前記述
 
 
 
公務行程暫時結束後,總算可以在迴沙稍微徵婚一下啦──啊,不是,是旅遊才對。
 
迴沙人不能在幻世長期居住,所以我來這裡只能清心寡慾,就算路邊看到一個清純可愛的少女,也不能上前搭訕,總而言之就是別想著徵婚的事情。
 
說起來搭訕什麼的……我應該也辦不到吧……我這張嘴一定一開口就很雷。試著說說看這段話吧,「妳好,可愛的小姐,我是來自幻世東方城的代理侍范統,如果妳有空的話,能不能請妳吃個飯認識一下」……在反話的作用下,到底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我猜大概類似「妳好,不可愛的小弟,我不是來自幻世西方城的代理侍范統,如果妳沒空的話,能不能請我吃個飯認識兩下」。說出這種話就別想著搭訕人了吧,而我又不可能初見面就解釋我嘴巴的問題,那不就沒指望了嗎?
 
因為我一直嘆氣,暉侍便探頭過來問我怎麼回事。在我將我的煩惱告訴他以後,他沒安慰我,而是指出我的搭訕詞中不妥的地方。
 
『范統,迴沙的食物很貴,你確定要請一個不知能不能釣到的女孩子吃飯?搞不好她為了可以免費吃到一餐就答應,然後吃完就跑了啊。』
 
我說這推論也太邪惡了吧。不過仔細想想,想靠幾句話就讓女孩子願意跟我走,我恐怕得是個大帥哥才行,比方說像暉侍那樣……
 
『或者你想搭訕的時候喊我一聲,我陪你去,幫你翻譯?』
 
不用了啦!你以為我會說你很貼心嗎?這根本是來破壞姻緣的吧!沒有你的話,我在女人眼中好歹是個長相整齊的傢伙,有你在旁邊,到底還有誰會選我啊!
 
『你長這麼醜,搭訕的時候不站我旁邊,是想逼活誰啊!我的失敗率會大增吧!』
 
『哈哈,我是很帥沒錯,但世界上總有對帥哥沒感覺的女人吧,比方說天羅炎?』
 
『那種男人我也不要啊!』
 
對了,其實我們現在正在迴沙的世界之牆觀光。我覺得今天的觀光少了點什麼,仔細一想應該是導遊吧。都沒有人講解,到了某些地方也不知有什麼可看性,不就只是走馬看花嗎?導致我居然觀光中還在想徵婚的事,沒救的到底是我的腦袋還是這些行程啊?
 
說起來,阿噗搞不好可以解說一下,畢竟他原本是這個世界的器物,可是他剛才說沒幾句就變回去睡覺了,想要個解說員怎麼這麼難?
 
『你們在聊什麼啊?』
 
這時珞侍靠了過來,隨口問了一句,暉侍便馬上把剛才的事情告訴他。
 
『范統在煩惱說反話無法在這裡搭訕女孩子的問題。』
 
珞侍一聽,立即就笑了出來。笑什麼笑!
 
『不只是在這裡,在哪裡都一樣吧。』
 
不要說出來!在幻世或許會不一樣啊!認得我是代理侍又知道我嘴巴被詛咒的人,說不定可以體諒我啊!
 
『我建議他要搭訕的話,找我一起去當翻譯啊,可是他說不要。』
 
你那什麼委屈的語氣?世界上不在乎外表的女人真的有這麼多嗎?沒有吧!
 
『也可以找我一起去啊。』
 
啊?珞侍你太看得起自己了吧,我講出來的反話,你有自信能夠即時翻譯?
 
『什麼?在我不知道的時候,珞侍你已經能熟練地翻譯范統的反話了?』
 
暉侍一臉震驚地看向珞侍,他的疑問正好也是我的疑問。
 
『不能啊。隨便翻譯就好,我主要是去看熱鬧的。有這種好戲,怎麼能不看?』
 
我覺得我交友不慎。沒幫我就算了,還想著看好戲!如果是月退一定不會這樣啊!月退──月退大概也幫不上什麼忙。他可以在我很緊張的時候讓事情變得更緊張,看來還是暉侍比較有用……如果暉侍還是靈魂狀態與我共存就好了。
 
說到月退,一直聯絡不上他真是困擾。他也是來玩的吧,真想帶他來看看世界之牆壯觀的景色。不過他要是一個恍神撞上去就糟糕了,他好像總是會莫名其妙地死掉。
 
阿噗,你真的不能再出來講解一下景點的典故什麼的嗎?
 
世界之牆是人為造成的,前因後果你到底知不知道啊?我需要導遊啦!現在去請一個還來不來得及?
 
『范統,你從剛剛就愁眉苦臉,搭訕的事情真的讓你這麼煩惱嗎?連目標都還沒出現,沒必要煩惱這麼多吧?』
 
這時暉侍又關心了我一句,讓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我才沒有一直在想搭訕的事情!才沒有!
 
『我只是覺得我們缺個導遊,不管去哪都有鬼幫忙解說,好像多了點什麼。』
 
我是說都沒有人幫忙解說好像少了點什麼。你們都不這麼認為嗎?
 
『喔,早說嘛,存識宮那邊可以花錢請導遊,不過我們是貴客,搞不好不用錢吧?』
 
珞侍這句話讓我瞪大了眼睛。有免費的導遊居然還不找!多麼浪費資源!
 
『有這個需要嗎?我覺得多一個外人很不自在,簡直像是在身邊放存識宮的眼線,何必呢?』
 
暉侍顯然不喜歡請導遊這個主意。他說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有外人在,我們講話就不太方便了……唉。
 
『沒有導遊也沒關係,我們可以用魔法合照留念,這樣也很有旅遊的感覺。』
 
珞侍會這麼說絕對是因為暉侍說不想要導遊吧。反正他就是個好弟弟啦,暉侍既然不喜歡,他就會贊同他的意見,要是對象換成我的話,珞侍鐵定會反駁我幾句再說。
 
啊不過珞侍出發前也是連綾侍大人跟小金都不想帶,好像有這回事喔。所以他的想法本來就跟暉侍相同,嘖嘖。
 
『好啊,來合照吧,站這裡角度不錯,我把音侍也叫過來。』
 
還真的要合照啊?好吧,那就盡一下觀光客的本分,雖然我沒有很愛拍照啦。
 
離開世界之牆後,你們還有沒有想去哪裡啊?不,你們還想得出來有什麼知名的地方可以去嗎?
 
我看回去以後我們還是向存識宮的導遊請教一下吧,雖然沒有要帶著導遊上路,但總可以問問推薦的景點,然後我們自己去啊?
 
啊,我這樣子說得好像接下來還要一直出遊似的……其實沒這回事吧,說不定接下來很快就會忙碌起來了?
 
『來來來,看前面,數到三笑一個喔!』
 
暉侍很認真地督促大家拍照,我只好露出敷衍的笑容,不曉得照出來會不會被吐槽。
 
我說暉侍啊,你都還沒找到你弟,但你好像真的不緊張這件事了耶?你真的已經覺得交給矮子沒問題了?想當初告訴你可以用通訊器找人的時候,我還以為你會焦慮到每隔一小時就打一次,結果居然是我想太多了?
 
也罷,人生不能只有弟弟,這樣也好啦。
 
對了,說到阿噗不講解,我怎麼忘了還有沉月呢?一定是因為沉月都不說話又寄宿在流蘇裡,沒什麼存在感,所以我才老是忘記她……
 
摸著流蘇呼喚她後,我問她知不知道世界之牆的由來,我覺得我問得很客氣,也沒有強迫她一定要回答,但她的態度卻相當反彈。
 
『問這個做什麼啊,你們人類就是有一些多餘的好奇心,這種事情不知道又不會死!』
 
不知道是不會死啦,但回答一下也不會死啊?
 
『所以妳知道,但不想說?』
 
『我也沒有知道得很清楚啦!』
 
『該不會是妳或阿噗搞出來的吧?』
 
我心裡存著這樣的懷疑。對我來說,這對神器兄妹不管做出多誇張的事情,我都不會感到意外。
 
『才不是我們!我們什麼都沒有做!你們人類就是這樣邪惡又自私,為了一點小小的可能性就把人當成已經犯罪的傢伙看待,簡直可惡透頂!』
 
啊是又怎麼啦?我是又說錯了什麼讓妳想起不好的回憶嗎?但我又沒實際對你們做過什麼,不要胡亂遷怒好不好──
 
『好啦好啦,妳不肯說就算了,反正不知道也不會死,我都明白。』
 
與滿足好奇心相比,安撫沉月應該是更重要的事情,我相信大家都會贊同我的觀點。然而我這麼說似乎沒讓她感到開心,她稍微停頓後,回話的語氣依然很生氣。
 
『自己胡亂猜測以後又不想得到真正的答案,真是沒禮貌的好奇心!』
 
我到底能怎樣啦──!所以現在應該怎麼做?我該就此打住還是繼續追問?誰來幫我決定一下啊!暉侍,教教我啊,別顧著在那邊拍第二張第三張了,處理我這邊這個小女孩比較要緊!
 
不過我要怎麼偷偷問你呢?又不像阿噗可以心靈相通直接問,那……還是我自己設法解決這個問題吧?
 
『對不起,請告訴我正確的解答吧!我不該亂猜的!』
 
總之就先道歉吧!誠懇地道歉說不定會被接受!
 
『世界之牆是一種用洛恩斯打造而成的器物造成的,雖然是製作我們的匠師的姊姊打造出來的作品,但跟我們一點關係也沒有!』
 
啊?我就這麼得到正確解答了?這個解答到底該說是普通還是可怕?有匠師能打造出你們就已經很恐怖了,現在妳跟我說他還有個姊姊,同樣也能打造出這麼厲害的器物?那個什麼洛恩斯的跟你們比起來,哪個比較強啊?
 
『我們明明什麼都沒做,那個討厭的冽崔卻想把我們抓起來,真是太過分了!』
 
是是是,好好好,都是那個討厭的……慢著,冽崔?我聽到了什麼,發音沒錯吧?
 
『不好意思,妳說的冽崔,是代王冽崔嗎?』
 
『是啊!除了他還有誰啊?』
 
我覺得頭痛了起來。所以代王算是你們的敵人嗎?然後你們在迴沙算是通緝犯?那個……事情是不是有點棘手?
 
『讓我再問個問題,你們沒被抓應該是逃走了,而不是跟對方達成共識了?』
 
『誰跟他達成共識了啊!那傢伙根本不可理喻!』
 
果然是這樣。那我的立場好像很不妙?
 
『未來要是有機會遇見代王,我是不是該迴避一下,別讓他看見你們比較好?』
 
『什麼?為什麼要迴避,跟他打啊!當然要狠狠教訓他一頓才對!』
 
拜託!你們都要逃了,加上我一個是能怎樣啊!妳以為我是月退嗎!
 
『代王應該超強的吧,妳難道覺得我打得過他嗎?』
 
『我們那時候會逃,是因為除了冽崔還有絳風啦!只有冽崔一個人的話,說不定打得過啊!』
 
說不定打得過?是在說不定什麼啦!沒有九成的把握最好都不要挑戰吧,就算我是新生居民也一樣,代王一定使得出噬魂之力吧?我可不想魂飛魄散!
 
『妳有看過月退動手嗎?妳覺得他打不打得贏冽崔?』
 
『你是說那個西方城少帝?就算有看過也沒什麼印象了,又沒有要跟他打,也不是我主人啊。』
 
我本來想用比較的方式來了解代王的強度,但我立即就失敗了。講得好像是妳主人妳就會關心一樣,我現在不就是妳主人?妳真的有關心過我嗎?
 
『那妳總看過阿噗動手吧?妳覺得我拿著阿噗時,打得贏阿噗嗎?』
 
『打不贏啊。我哥那麼博學又厲害,你怎麼可能打得贏他啊,就算符咒的強度一樣也不可能。』
 
既然如此妳還叫我打代王!就這麼迫不及待想讓主人去送死嗎?
 
這時,阿噗又偷聽到我心裡想的話,因而問我怎麼回事,我只好轉換說話對象,跟他說他妹叫我打冽崔,要他評評理。
 
『打冽崔?范統你先多練個一千年吧,現在要是打得贏,本拂塵就改行當拖把。』
 
……也沒必要發這種毒誓吧?我完全感覺到你對我的實力有多不屑,整個重重打擊了我……還是說我該安慰自己這是跟代王相比後的不屑?
 
『有到一千年那麼慘嗎,我就這麼沒有天分?』
 
在我沮喪地發問後,阿噗哼了一聲,反問了我一句。
 
『你又知道他練了幾年嗎?』
 
好問題耶,我只知道月退練不到二十年就這麼恐怖,那代王又練了幾年呢?他是不是活了很久……慢著,你的意思是他至少練過一千年?啊,我是不是在哪得知過這個資訊,但驚訝完就忘記了?
 
『人類,你是不是又跑去跟我哥聊天了?你就不能處理一下,讓我也可以一起聊嗎?』
 
沉月突然冒出來的聲音又讓我一陣無言。是要怎麼處理?講得跟吃飯一樣簡單,又沒有人教過我!
 
『范統,我們已經拍完照啦,你怎麼還在傻笑啊?』
 
咦?拍完啦?拍完也不早說!
 
唉,之後如果遇到代王該怎麼辦,我還是跟同伴們商量一下會比較有建設性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