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408276

    累積人氣

  • 41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沉月之鑰第二部 卷四 尋音 試閱五

    章之二 東方城的高手有兩種,一種拿黑色流蘇,一種拿白色流蘇
 
『我聽說你們東方城有些很強的人拿的是白色流蘇,為什麼?』 ── 冽崔
 
『我哪知道。可能不喜歡殺雞吧。』 ── 硃砂
 
『怎麼你們東方城不是殺雞就是殺豬的?』 ── 淵凌
 
 
 
以人命做為娛樂,並用以評斷殺人者身價的決鬥場,在迴沙算是個半公開的存在,許多區域都有建立。
 
除了武者能報名成為獵人,靠著殺死獵物來提升地下知名度,決鬥場內也會有一些賭博類的金錢流動。一個決鬥場能帶來的利益足以讓許多人眼紅,沒有足夠的能力,想維持決鬥場的運作不受干擾,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節殷主導的決鬥場不只一座,因此他不會每天都現身在同一個決鬥場。能夠擁有這樣的身分,除了他本身是個強者,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他是個高階附魂使。
 
而且是失蹤的迴沙王絳風遺留下來的高階附魂使。
 
對迴沙的居民來說,王族就等同於神,附魂使則被視為神的代言人,走到哪都備受尊敬。儘管迴沙有不信奉王族的人,但終究是少數,高階附魂使的身分意味著這個世界絕大多數的貴族與人民都不敢得罪他,這得天獨厚的條件也使他穩坐管理者的位子。
 
一般經營決鬥場的人,都是為了賺進大筆金錢,但節殷不是。每個高階附魂使的性格都不太一樣,也許有的附魂使愛錢,不過這跟他沒有關係。身為一個沒有多少物質慾望的附魂使,錢對他來說只是維持住底下人力的工具,他會願意待在這裡負責管理,是因為某人聲稱代王需要這些靈魂,持著代王的命令書要求他合作的關係。
 
節殷不是代王做出來的附魂使,他的主人是絳風,不是冽崔,不過一般來說,附魂使必須尊敬王族,聽從王族的命令,除非這個命令與自己侍奉的主人下達的指令相斥。
 
然而,這是低階附魂使的天性,具有完整人格的高階附魂使就不見得會乖乖按照其他王族的命令做事了。拒絕命令有可能讓王族對其施以懲戒,但事情通常不會鬧到這種地步。正常情況下,他們不會對其他人的高階附魂使出手,所以當初接到命令時,節殷確實也疑惑了一下。
 
代王陛下若有事想辦,也該交付給自己的高階附魂使才對。明宮應該還有幾位高階附魂使閒著沒事做,比方說淵凌,怎麼就不找他來做呢?
 
對於他的疑問,那名帶著命令過來,名為祭霜的人類只露出了歉然的笑容,表示自己只是跑腿,無法明白代王陛下的想法,便當作是回答了他的問題。
 
他沒繼續求證,很快就答應了這件事。沒有任何人脅迫或利誘他,他是基於自己的意志答應的。
 
只因日子實在是太無聊了。他的主人已經消失了一千多年的時間,根本不曉得還會不會再回來,不會有其他人給他命令,他也沒什麼特別想做的事。
 
以他的身分,他幾乎想做什麼都可以。原先他還待在主人居住的浮宮,但等了一百年後,還待在浮宮的高階附魂使差不多都散了,就只剩下一些低階附魂使還傻傻地留著。
 
留在那裡,就只能空等而已。如果絳風歸來,他當然會欣喜迎接,不過這麼長的時間過去後,他對這件事幾乎已經不抱期待。
 
起初代王陛下還會到浮宮來,問他們能否感應到什麼,有沒有絳風的消息,在發現他們對絳風的下落也一無所知後,代王漸漸也不太理會他們了。
 
他們的確無法感應到絳風的存在。代王曾告訴他們,絳風有可能不在這個世界上,這或許也是原因之一。
 
高階附魂使一一離開後,節殷每隔一段時間才會回浮宮看一次。也就是在某次回去的時候碰巧遇上了祭霜,他才會接下這個任務,和過去沒怎麼交流的迴沙居民與幻世的新生居民有了接觸。
 
他從來沒關心過這個世界的居民,自然也沒關心過其他世界的人。他覺得這個失去了主人的世界很爛,也不認為居住其上的人的存在有什麼意義,而在接管決鬥場後,他終於開始覺得這些生命還是有點意義的──看著他們痛苦,在絕望中掙扎,至少可以給他無趣的生活帶來一些小小的樂趣。
 
每個人絕望時的反應都不太一樣,決鬥時出的意外也算是有趣之處,所以他慢慢覺得接受這個任務並不壞,能夠替代王效力,也算是替王族盡一份心。
 
畢竟他現在已經沒有主人可以效力了。他甚至連絳風是否還活著,都不怎麼清楚。
 
今天他沒待在進行決鬥的賽場觀看比賽,主要是為了將集魂器物交給約好的客人。
 
祭霜每隔一陣子就會來收取器物中的靈魂,他會在祭霜來之前,讓人將場上的集魂器物替換下來,兩批輪流使用。雖然他覺得代王應該派個附魂使來跟他交涉,不過祭霜這個人類在禮貌上還過得去,他也就沒計較那麼多了。
 
時間差不多時,他的部下便帶了人進來。祭霜總是十分守時,他不必擔心對方遲到,導致他等太久。
 
「節殷大人,好久不見,決鬥場的經營狀況還好嗎?」
 
祭霜進入房間後先問候了一句,他斯文的臉上帶著淺淺的笑意,就好像見到了老朋友一般,這種態度總是讓節殷不太習慣,只能敷衍帶過。
 
「沒什麼問題。這次收集到的魂魄在這裡,老樣子,拿了就可以離開了。」
 
節殷沒有和人類多加相處的興趣,他一向只想說完該說的話,就結束交流。
 
「這次有沒有收集到比較特別的靈魂呢?」
 
看著擺放在桌上的球體,祭霜問了這個問題,語氣中有幾分期待。
 
「裡面有沒有,你拿走之後分析不出來嗎?」
 
「自然分析得出來,只是想及早知道而已。」
 
「最近的靈魂都很平常,沒有什麼特別突出的,等下次吧。」
 
既然他想知道,節殷就直接給了他答案,這個答案倒也沒打擊到祭霜,他只「喔」了一聲,沒發表任何意見。
 
「那麼其他決鬥場的集魂器物──」
 
「人數不足,還要一陣子才會滿。應該不急吧?滿了再通知你。」
 
「的確不急。謝謝您,那麼沒事了,您不用理會我沒關係。」
 
這話的意思是他可以去忙自己的事,節殷聞言後點點頭,隨即離開房間。
 
因為節殷沒限制他必須什麼時候離開,所以祭霜一點也不急著做事。他伸手把玩了一下這些已經摸得很習慣的集魂器物,接著才從懷中拿出一面手鏡。
 
當初會將器物做成手鏡,是因為方便攜帶。那時他手邊的材料無法製作以小型金屬為本體,有需要才變化的器物,所以只能這樣選擇。在以意識進行溝通後,手鏡很快就幻化成另一個模樣──幻化為一名少女。
 
要是有人看到這一幕,一定會相當吃驚。能夠變成人的器物,在迴沙可不是隨便就能見到的,祭霜也知道這一點,所以確認室內沒有其他人後,才讓女子化形。
 
「祭霜大人……」
 
「只有眼前這些,像之前一樣把靈魂抽出來,放到這個容器裡面。」
 
祭霜另外攜帶了一個保存靈魂的容器,這也是他親手打造的,就像這些粗糙的集魂器物。
 
他以命令的口吻要求少女做事,對他來說,不夠完美的器物不值得他重視,不夠強大的靈魂也是。
 
「沒想到出來一趟不能一次跑完所有地方,剩下的也只能下次再說了。仔細一點,雖然只是普通的靈魂,也是有用的東西,可別失手弄壞了。」
 
叮嚀了幾句後,他就在旁邊看少女施展能力,將集魂器物裡的靈魂轉移到容器當中。
 
這些靈魂都是有價值的實驗品。而這些實驗可以幫助他在得到完美的靈魂時,做出最好的選擇。
 
放置在決鬥場的這些集魂器物,受限於材料跟時間,做出來的效果沒有很好,只能收集到新生居民的靈魂。若是迴沙居民在賽場上死亡,收集到靈魂的機率就很低。
 
畢竟新生居民和迴沙居民不一樣。新生居民的靈魂是已經被處理好的,集魂器物只需要攔截離體的靈魂,阻止靈魂回幻世的水池即可。換成迴沙居民,就變成將靈魂抽出身體的程序,這件事即使交給眼前這仿製的鏡子器靈做,也未必能保證成功。
 
假如死者在死亡時遭受極大的痛苦或滿心憎恨與絕望,成功率多少會提升一些,卻依然無法讓他滿意。
 
如果彌洱鈴還在就好了。祭霜老是會這樣感嘆,不過無論怎麼感嘆,他目前依舊只能借用替代品的力量,有替代品總比沒有好。
 
儘管這次依然沒有比較優秀的靈魂,但他相信耐心等待,總會有收穫。
 
少女處理靈魂的速度稱不上快,她總是得在這個過程中花上許多時間。這段時間裡,祭霜便待在旁邊確保不會有其他人進來。節殷應該有交代外人不得打擾,可是難免會有意外狀況,還是謹慎一點比較妥當。
 
等待靈魂收集完畢的狀況下,祭霜沒什麼事情可做,便在一旁歇息。最近除了見到了兩個身分特殊的人,有意外的收穫外,還有件事情讓他有點在意。
 
他千年前的居處,以及逃難時待過的地方,都出現了有人去過的痕跡。都過了這麼久了,還有誰會追查他的行蹤呢?也許冽崔會追查,但冽崔應該不會特地去那些地方才對。
 
只要一天沒弄清楚這件事,他的心煩就無法消除。為了早日得到真相,他特地在對方去過與尚未前往的地點都設置了隱密的監視器物,順利的話,很快就能得知答案。
 
好不容易等到少女轉移完所有的靈魂時,祭霜已經有點不耐煩了。接下來他必須先讓少女變回手鏡狀態,才能把人帶出去。離開的路上遇到的人,幾乎都曉得他是節殷親自接待的貴客,因而對他十分客氣,絲毫不敢怠慢。
 
「大人,您要離開了嗎?要不要留下來看場比賽再走?今天的獵物跟獵人實力都不錯喔。」
 
比較熱情的決鬥場守衛也會邀請他看看比賽,對某部分的迴沙人來說,旁觀別人廝殺是很有趣的事情,可惜祭霜不屬於那部分人,他對此沒什麼特別的興趣。
 
決鬥場對他來說的存在意義,就只有取得靈魂和獲得金錢。節殷本身用不上那麼多的錢,所以一開始他們就談好了利潤的分成。場地是從別人手中掠奪過來的,他提供給決鬥場的其實只有集魂器物以及提議使用擄來的新生居民當獵物,而在確定採用這個方案後,他的集魂器物就變得很重要──因為這會讓被抓來的新生居民永遠無法回到幻世,這樣他們所做的事也就不需擔心會讓幻世的人知曉。
 
使用新生居民當獵物,最重要的就是新生居民的靈魂便於收集。雖然還有相較於迴沙居民,異世界的人的下落迴沙人比較不在乎,幻世那邊也很難追查過來之類的理由,但那些都不是重點所在。
 
要是新生居民能大量進入迴沙,想取得靈魂素材就更方便了。他也藉由各種方法達成了這個條件。
 
至於存識宮讓每個幻世旅客都配戴的手環……那完全不是他需要煩惱的事。
 
手環不是妨礙計畫的東西,反而是助力。不只能協助他找到特定的人,還有許多好處。畢竟這東西是他提供設計讓人大量生產的,他又怎麼會不清楚呢?
 
接下來需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一離開決鬥場,他就開始思索下一步該怎麼做。現在的他已經有了比以前還要強大的力量,但若要回頭回收監察器物,還是該多做點準備。
 
『祭霜大人,任務已經完成,我該回去了嗎?』
 
此時他手鏡型態的少女用魔法問了他這個問題。他們之間沒有主人與器物的契約,所以無法使用心靈溝通,用魔法來交談沒那麼方便,也必須消耗魔力,所以他回答時直接開口,反正少女也聽得見。
 
「不,先不回去,再和我去幾個地方。」
 
就算他們之間沒有主從契約,他還是可以讓少女無條件聽從他的話。匠師自有許多操控器物的辦法,特別是他這種級別的匠師,懂得的方法遠比別人更多。
 
『但是,祭霜大人,不回去的話不會有問題嗎?』
 
「能有什麼問題?照我的話去做就對了,妳不需要問這麼多。」
 
『……是。』
 
少女輕輕應了一聲,就沒再繼續發問。
 
使用魔法來進行長距離移動,對如今的他來說也是輕而易舉的事了。現在的身體實在有太多好處,好到讓他覺得當初為自己換個身體的決定,實在非常正確。
 
因為要去的地方不少,祭霜依照心情選定順序後,便一一前往。
 
從千年前最後停留的地點,到最初他與姊姊流雩一同生活的地方,他只去了三個處所就從監視器物裡得到了他要的訊息。
 
當監控得來的影像映入他眼簾時,他一時之間幾乎不敢置信,再三確認影像的真實性後,一陣狂喜的他露出了笑容,幾乎無法保持冷靜。
 
然後應該怎麼做呢?現在怎麼做比較好?
 
祭霜認為自己應該修改計畫,只是他需要時間沉澱思緒,分析清楚情況,才能做出完美的決定。
 
他相信情況會對他有利。而他的復仇,也必定能夠達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