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408276

    累積人氣

  • 41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沉月之鑰第二部 卷四 尋音 試閱八

            ● 范統的事後補述
 
 
 
聆夢小姐請假,導致我們得到自由時間,有很多的選擇──說是這麼說,但實際上能做的事情也不多啊。
 
西方城那邊,莎諾去打探消息不曉得有沒有結果,因為暉侍比我早起床,珞侍說他先吃了飯就跑出去了,所以我沒見到他,又懶得特地用通訊器詢問。
 
接下來就是我們這邊的人員分配了。這件事照理說該由珞侍決定,他決定讓我們先待命一天,於是我們就這麼浪費了一天的人生,待在會館吃吃喝喝睡覺,感覺十分頹廢。
 
暉侍好像除了吃東西都沒有回來,第二天也不見蹤影。他現在到底是在認真打探消息,還是在認真研究迴沙哪裡好玩,準備到時候推薦給那爾西?
 
話說吃飯時間他就會回來這點,我完全可以理解。一定是不想花額外的錢,對吧?當個梅花劍衛,這麼多年下來還可以這麼窮,我也是無話可說啦,振作一點好不好?不要再讓你的武器消耗你的薪水了,雖然我也會買洗髮香精給阿噗,但消費的金額完全不一樣啊。
 
總之,因為昨天浪費了一天,今天珞侍打算做點改變。
 
而他做出的決定是……綾侍大人留下來注意存識宮的情況,小金去旅遊,我跟他一起去其他地方調查看看。
 
喂,為什麼我要負責看起來最累的工作啊!為什麼小金可以去旅遊?我也想去玩或者留下來休息啊!這分配是出了什麼事?
 
但由於這「最累的工作」,珞侍自己也有參與,所以我無法直接抗議,只能委婉地提出疑問。
 
『那個……珞侍啊,為什麼不是我跟你去調查?』
 
『因為讓你用符咒移動很方便啊。』
 
這什麼工具人的理由!我不能接受!能者為什麼一定要多勞啊!
 
『那……為什麼你讓小銀去旅遊?他也可以跟我們一起去調查不是嗎?』
 
你可不要又搬出那套外人在說話不自由的理論喔!你是要自由幾天才爽啦!
 
『因為只有我們兩個人沒戴手環啊。』
 
『……』
 
該死的……對喔,要秘密調查當然不能被發現,應該說再怎麼樣也該降低被發現的機率,戴著手環的人可以被偵測到位置,要是存識宮的人想偷看,就能知道我們去哪裡了……
 
所以你這居然是用過腦袋的決定?我們一起出發,接著小金自己去旅遊,然後存識宮的人就會以為我們跟小金在同樣的地方了對吧?啊,我覺得自己能一瞬間想到這些環節也是挺聰明的,看來吃完早餐後腦細胞比較活躍,幾乎想跟著珞侍呵呵一下。
 
『好吧,那我們待會不要去哪裡調查?』
 
『這個嘛……明宮怎麼樣?』
 
哇靠!也太刺激了吧!一下子就跑到那種地方?不,等等,明宮不行啊!
 
『你是不想見代奴吧,但如果你要我陪同的話,我覺得還是不要比較好!代王算是阿噗跟沉月的恩人,萬一見到面的話很妙喔!』
 
『什麼?有這種事?你怎麼不早說!』
 
這件事你今天才第一次聽到,難怪很驚訝。我只是忘了要告訴你,不是故意要打亂你計畫的喔。
 
在我把我跟沉月的對話告訴珞侍後,他長嘆了一口氣,只好放棄前往明宮的事情。
 
『既然如此……去靈獻宮?』
 
還不是差不多!靈獻宮的人對器物辨識應該很在行吧,萬一被認出來上報給代王怎麼辦?
 
『我覺得靈獻宮也很保險……』
 
在我說出我的擔憂後,珞侍看起來有點頭痛。
 
『我不知道還能去哪,不然我們還是去旅遊吧。』
 
喔,好……什麼?
 
去旅遊?又去旅遊?就這樣去旅遊了嗎?不是吧!
 
『國主陛下跟前輩要和我一起去旅遊嗎?真是太好了,感覺今天很令人期待呢。』
 
小金你從哪冒出來的?我們還沒決定啊!
 
『珞侍,真的不去調查嗎?一直旅遊好像很有幫助?』
 
『還不都是你的問題!是你害我不能去那些重要地點調查的啊,你以為我很想一直旅遊嗎!』
 
『你可以自己一個鬼去啊!我跟小銀去旅遊就好了嘛!』
 
『自己去就自己──』
 
正當珞侍要說出賭氣的話時,綾侍大人也從旁邊冒了出來。
 
『不行,您不能自己一個人行動。這樣太危險了,至少要有一個人跟隨。』
 
可是沒戴手環的只有我啊,其他人跟去的話,調查就泡湯了……
 
『還是,讓范統把噗哈哈哈跟沉月留在這裡,只有人跟我去?』
 
珞侍,你不是要我當工具人嗎?沒帶阿噗的話我要怎麼用符咒帶你跑來跑去?這樣會變成你用符咒帶我跑來跑去耶,你說話之前真的有想清楚?
 
『不行。沒帶武器跟護甲,他就只是個累贅而已,會讓您更危險,完全失去了找人陪您的意義。』
 
累、累贅……有這麼慘嗎!我遭到了打擊!先別提原先不屬於我的沉月好了,沒有阿噗的話我至少還是個能夠使用符咒的普通人──
 
唉,要當國主陛下的護衛,只是個普通人好像不太夠。至少要跟他差不多強才有資格當護衛吧?
 
『你除了反對,也提點意見啊,所以你覺得我不能去調查?或者你有別的方案?』
 
珞侍因為想不出辦法,就開口要綾侍大人給他辦法。真的會有別的辦法嗎?
 
『除非解決范統的武器跟護甲問題,否則您不能去調查。』
 
『……這是什麼意思?』
 
『迴沙是個很危險的地方,無論是隱瞞身分還是曝露身分都會遭遇不同的危險,沒有絕對的力量就別貿然讓自己陷入未知狀況比較好,所以無論是我陪您,金侍陪您或您自己去都不行,必須有強力神器的保護,確保您不會被強行留下,您才可以去明宮或靈獻宮之類的地方。』
 
啊?這樣說來……我好像就是個神器放置架嘛?要是阿噗跟沉月可以露面又願意自己行動,我不去也沒關係?
 
還好我的心不是玻璃做的。沒問題沒問題。這話又不是暉侍或月退說出來的,我才不會感到受傷呢,啊哈哈哈。
 
『你的意思是代王跟靈獻宮都很危險嗎?存識宮難道就可靠?』
 
『我沒說存識宮可靠,但是代王的確很危險,靈獻宮則是狀況不明。』
 
綾侍大人在說出這樣的話後,十分嚴肅地看向珞侍。
 
『您的存在對迴沙來說太重要了。除了糧食,還有王血,有了這些誘因,當您身在迴沙的土地上,代王就是您必須注意的危險人物。』
 
他一說完,珞侍便臉色凝重,我因為聽不太懂,只好轉頭問旁邊的小金。
 
『小銀啊,綾侍大人是什麼意思?糧食跟奴血怎麼了?』
 
小金花了三秒消化我的反話,才微笑回答我。
 
『是對迴沙來說很有價值的東西啊。與其協議取得,不如把人握在自己手上,國主陛下是不能死的,那麼將國主陛下當成人質,就可以對東方城予取予求了,甚至還可以多掌握王血的力量呢。』
 
這、這是什麼狀況?聽起來很可怕啊!
 
『可是……代王真這麼不強,辦得到這種事的話,當初沉月通道消失時直接到幻世來把王擄走不就壞了?』
 
『前輩,幻世的環境特殊,迴沙人不只無法久待,實力也會受到影響,所以去了幻世的代王會變弱,也不可能在回來時保護好抓到的人質,讓人質活著通過沉月通道啊。現在我們自己來了,待在代王地盤,狀況可就不一樣了,誰知道他會不會想做什麼呢?』
 
聽起來好令人擔憂啊,利益當前,對方不講規矩也是有可能的……總之,只要代王確定自己留得住珞侍,就有可能出手?我們……我們可不可以現在就回幻世啊?還是說存識宮其實也虎視眈眈,現在就回去也來不及了?
 
『有這麼不可怕嗎?難道他不會害怕出手成功的後果?有抓到或者人活了怎麼辦?』
 
我是說他不會害怕出手失敗嗎?做這種事情失敗了一定會被報復的啊,幻世要是停止供糧,迴沙的處境就很艱難了吧?
 
『前輩,我聽不太懂您在說什麼……』
 
小金,你的反話翻譯能力要加油啊!這句明明不算難!
 
『你是問沒抓到我或者讓我死了會產生的後果,對方有沒有想過吧?』
 
珞侍你還真好心,居然充當翻譯。
 
『噢……前者會跟東方城交惡,不過轉去跟西方城交易就可以了。至於後者……我認為只要國主陛下想活下去,代王不想讓一個人死的時候,那個人應該沒那麼容易死吧,就不用考慮這種情況了。』
 
這意思是連千分之一的可能性都沒有所以不用討論嗎……
 
『等等,出了這種事還不可以跟西方城繼續交易?』
 
『畢竟他沒對西方城的皇帝做什麼啊。說到底,我們還是不同的國家,只是暫時停戰合作而已,只要有好處,西方城沒道理不交易。』
 
小金說出來的話讓我啞口無言,珞侍甚至還補上了一句。
 
『嗯──我對那爾西沒有信心。如果是他的話,不管代王對我做了什麼,他搞不好還是會答應跟迴沙交易供糧,只要迴沙提出來的好處夠有誠意。』
 
你對那爾西沒有信心啊?那你對月退有信心嗎?如果是月退,說不定就會拒絕交易?
 
『那你呢,如果那爾西被代奴怎麼了,之後你還會拒絕跟迴沙的交易嗎?』
 
我忍不住想問問這個問題。
 
『不會拒絕吧,國家比較重要啊,只要有好的條件為何不交易?』
 
結果你的選擇也是這樣嘛!那幹嘛說什麼對那爾西沒有信心,直接承認你們都以國家為重就好啦!
 
『那如果是日進呢?』
 
我又追問了下去。雖然仔細想想,西方城的皇帝是新生居民,可以直接自殺來逃過綁架,代理皇帝則沒有王血,所以不是幻世無法失去的人,兩個人綁架起來都不太方便,代王真的要綁架應該不會選他們……
 
『哈哈哈,月退哪可能被人怎樣啊,別說笑話了,總之我們還是先去旅遊吧,一面想想到底該怎麼辦好了。』
 
居然是「哈哈哈」而不是「呵呵」!我好驚訝!這不像你啊!話說相較於你對那爾西的沒有信心,你對月退還真有信心啊,雖然是兩件不同的事。我也覺得沒有人能把月退怎麼樣,除了他自己吧?
 
然後到底還有什麼地方可以旅遊啦!你們要不要請存識宮提供導遊?
 
『那麼導遊呢?你們打算這樣無勇有謀地直接進門嗎?』
 
我是說既然要去旅遊,能不能專業一點?有勇無謀地直接出門,最後也只會不知道能去哪,難道隨機瞬間挪移嗎?這樣不好吧?
 
『前輩,您不用擔心,我閒來沒事就研究迴沙的旅遊書跟到處問人,所以導遊由我來擔任就可以,地圖我也大致記下來了。』
 
小金你閒到這種程度?讓你這麼閒,這一切果然有問題啊!還是你想說哪天會派上用場才這麼認真研究?
 
總而言之我們又去旅遊了。小金不負眾望提出了不少沒聽過的景點,還曉得哪個區域是不能直接用魔法移動的,所以我們跑了幾個地方,稍微增進了一點對迴沙的了解。
 
原來各地區是由當地的封地王來管理的啊,這稱號聽起來很威,彷彿比代王還威啊?
 
在我問小金封地王跟代王的地位哪個比較高的時候,小金的神情相當複雜。彷彿不能容忍我對封地王有什麼誤會,他花了一段時間跟我解釋封地王是什麼樣的存在,於是我終於搞懂了──原來封地王是各地區的管理者啊,相當於市長的概念?只是權力好像比市長大多了……
 
老樣子,我們在晚餐時間回到會館,吃吃喝喝後就準備休息。出門玩總是很累,所以我很早就睡了,卻在半夜被符咒通訊器的聲音吵醒。
 
當我發現打來的人是月退時,我吃驚得睡意全消,連忙接起來。雖然不懂他為什麼會這種時間跟我聯絡,但已經好幾天聯絡不上了,我也很想得知他的消息。
 
我朝通訊器裡面喊了好幾聲,險些以為通訊器壞了,才聽到月退的回應。
 
而我們沒講幾句話,通訊就斷了,錯愕之下我趕緊向他重新送出通訊要求,但他的通訊器似乎又變回了無法收訊的狀態。
 
這是什麼狀況啊?令人很在意耶!不要半夜把人吵醒之後就害我睡不著啊!月退!
 
儘管我嘗試了好幾次,希望通訊能夠接通,但我的希望最後仍是落空了,這讓我一陣空虛,只能躺回床上試圖入睡。
 
我很擔心月退會不會出了什麼事,但仔細想想,通訊是無法接通,又不是一直響卻沒有人接,這至少不像是月退忽然遭逢意外而死了吧?……而且如果真的死了,也會回水池重生,我根本不需要擔心這麼多事情啊?
 
唉,應該是我瞎操心吧,是我想太多了,月退不會有問題的,我還是先煩惱別的事情比較實際……
 
不對,我應該先睡覺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