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408271

    累積人氣

  • 4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異世界的陌生人《沉月之鑰外篇》(CWT43那范本) 試閱一

    異世界的陌生人《沉月之鑰外篇》
 
 
 
說明:第一部卷末,范統經由沉月通道回到原本的世界,不過回到了大學時期,是暉侍靈魂沒有跟來的平行世界,不過某天那爾西也被傳送了過來。
 
 
 
◎ 范統的事前記述
 
 
 
一切該從何說起呢?
 
還是先問個好吧,大家好,我是范統,最近我遭遇了一連串莫名其妙的事──其實也不該說是最近,算起來時間不短耶!
 
總而言之,我在活著的情況下被抓去名為幻世的異世界冒險,經過一段又長又奇妙的旅程後,忽然被宣告我可以回原本的世界,於是我就選擇回來了。正常來說都會這樣選吧?
 
可是我被送回來的時間點不對啊!
 
其實我剛開始也沒發現什麼不對啦,畢竟男人到了二十歲以後,就算差個五年,長相好像也不會有太大的改變,加上我本來就不太關心自己的外表,所以我渾渾噩噩地處在感傷中睡了一晚,直到隔天肚子餓了出門買東西,才發現不對。
 
我家巷子口,我很喜歡但後來倒掉的臭豆腐店又出現啦!
 
一開始我還沒搞清楚狀況,只一臉驚喜地跑去問老闆怎麼會想重起爐灶,但老闆卻用異樣的眼光看我,問我是不是沒睡醒,讓我疑惑了一陣子,不過還是先叫一份臭豆腐,吃了再說。
 
補充熱量後,我的腦袋總算開始運轉,總覺得一切有什麼地方怪怪的,等我回到家裡,慣性地打開電腦,才驚覺事情不太對勁。
 
好多抓下來的影片不見了!
 
桌面上居然放著兩三篇還沒寫完的報告,其中一篇還註明今天要交!
 
這時我終於注意到電腦右下角日期的年份怪怪的,這不是我大三那一年嗎!怎麼回事!
 
我大概震驚了五秒,然後就想確認一下這件事是不是誰的惡作劇,或者我在作夢,不過我很快就想起一個很重要的,鐵錚錚的事實。
 
剛才我去吃臭豆腐的時候,完全沒有講出任何一句反話啊!
 
為了證明這件事,我又自言自語了五分鐘,結果完全沒出現任何問題。
 
於是我瞬間相信自己真的回到了大三的時間點,可以正常講話真是太爽啦!哈哈哈哈!
 
然而我爽沒多久,便想起那份今天要交的報告,一查之下想死的心都有了。
 
這是今天早上第一堂課那個堪稱老古板惡魔的教授指定的作業,我不知道這個時間點的我怎麼敢沒做完報告就去睡,不過現在最可怕的事實是,這教授說過翹課一次就會被當,而今天早上的課已經結束啦啦啦啦──!
 
這下子報告不寫也無所謂了嗎?就這樣放棄一切直接重修了嗎?那我前面的早起跟努力算什麼啊?
 
我才剛回到過去,馬上就改變了過去啊啊啊!我記得當初我拚死拚活修完了這門課,現在卻變成要重修?我已經可以想見明天去學校遇到認識的人,他們都會對我說「范統你膽子真大,居然敢翹那門課」,但我不是故意的!教授到底有沒有可能接受我的求情?就說我腸胃炎離不開馬桶又脫水休克送醫來不及請同學轉告?
 
話說回來……我重讀一次大學要幹嘛啊?
 
仔細想想,要經營鐵口直斷的店面,拿了大學文憑好像也沒什麼用啊?就算要考慮我哪一天店面經營不下去,占卜系的文憑對求職又有啥幫助?
 
想到這裡,我頓時鬥志全失,不過我都已經大三了,現在放棄的話,花費的學費跟時間都回不來了……現在不放棄的話,又要多花更多的學費跟時間……當初我到底為什麼想上大學?是因為覺得對我可能有幫助,還是高中老師說大家都會升學,我就傻傻跟著升了啊?
 
不過現在這個社會,跟人說自己大學沒畢業,好像會被人瞧不起耶,雖然我想真的需要去面試的話,拿出占卜系的學歷反而會被負責面試的主管質疑「大學選這種系是在想什麼」,但還是姑且繼續讀吧,就當作去建立人脈也好,哪個同學未來有出息,我就先去跟他打好關係……
 
糟糕,到底哪個同學未來有出息啊?我好像沒認真記過這個?
 
因為沒關心過,所以想回憶也無從回憶起。認知到這個事實後,我無力地看著螢幕上的報告,在逐一看過哪天要交,確認都還有三天以上的時限後,便開始放空腦袋上網。
 
對學生來說,打混摸魚果然還是最輕鬆的事啊。但是我要澄清一下,我上網是為了與現在的世界接軌,搞清楚這個時間點世界上都發生了哪些事情,這是非常有建設性的行為,才不是想偷懶呢!畢竟我還要在這個世界繼續活下去!
 
除此之外當然也有不想做報告的心情,我才剛回來為什麼就要面對一堆報告啊!忙碌的大三生真是可憐,我超討厭念書的啦──
 
今天是星期五,這意味著我有週末假期可以用來整頓心情與整理自己該做的事,星期一再去面對學校生活就好,我想……應該不難吧?只是去學校而已,跟幻世的冒險相比,簡單多啦!
 
這麼想的我,老老實實地開始惡補大三的我修的課,以免星期一去上課的時候什麼都搞不懂。還好我多少有做一點筆記,不然誰知道學期初到現在都教了哪些東西啊?
 
而我在惡補這些東西的時候,還意外想起一件事。現在的我才大三!老爸留下來的遺產還有一筆沒動用!所以我也不用急著打工或者開店,鐵口直斷的工作真的想做的話,一個月開幾次就可以了,生活費目前還不用擔心──真是太好了!
 
星期六晚上發現這件事的我,心情十分良好,不過在我睡覺前,又發生了莫名其妙的事情。
 
那時候我正在房間裡玩遊戲,玩到一半突然覺得有點暈,簡直想大喊「地震」,不過房子的震動好像跟地震沒有關係,遊戲裡的玩家也都沒有反應。正當我開始思索難道我的健康出了什麼問題的時候,客廳傳來奇怪的聲響,那聲音聽起來彷彿有重物摔下來,讓我驚慌得想衝出去,不過又有點怕,而且遊戲還沒結束,就這樣丟下隊友好像不太好……?
 
可是萬一是小偷還是強盜闖進來呢?還是得確認一下吧?
 
快速打好「我家出了點事先暫離」送出後,我沒管隊友會說什麼話,就站起來準備開門出去。
 
說實在的,這樣手無寸鐵地開門出去實在很沒安全感,但我房間裡又沒什麼武器……符咒這種東西,回來以後還能用嗎?應該不行吧?
 
這時我忽然看到座位旁邊的電蚊拍,就姑且當作武器拿著去開門了。
 
我探頭看了看客廳,乍看之下沒發現什麼異狀──才怪。
 
沙發上多了一個人啊啊啊!從哪裡跑出來的?門沒開,天花板沒破洞,窗戶也沒破,為什麼會有個人出現在我家裡?
 
就在我思考現在是不是該先報警的時候,我忽然發現這個人的衣著和周遭環境格格不入,但我好像在哪裡看過類似的打扮。
 
因為他倒在沙發上的姿勢面朝內側,從這個方向我看不到他的臉,只能看到他燦爛的金髮。瞧他一副失去意識暫時不會醒來的樣子,我大著膽子湊上前去,翻過他的身子,打算看看長相。
 
而我必須說,不看還好,一看差點嚇死。
 
可不是因為人家長得太帥才讓我差點嚇死,重點是……這是一張我看過而且印象深刻的臉啊!這不是那爾西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