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408276

    累積人氣

  • 41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異世界的陌生人《沉月之鑰外篇》(CWT43那范本) 試閱二

  
章之一 大學生可以養小白臉嗎?
 
『問我嗎?我覺得不管是不是大學生,都不要養小白臉比較好吧。錢應該拿來做更有意義的事情,而且這樣你也得不到愛啊。』 ── 莊晚高
 
『養小白臉?那會阻礙你遇到你的真愛喔!不過如果那個小白臉就是你的真愛,你是可以養他啦……』 ── 小紅
 
『大學生能不能養小白臉,這個我也不知道,不過大學生要當給人養的小白臉倒是沒什麼問題。』 ── 白易仁
 
 
 
現在時間是半夜十二點,范統在自家客廳看著這個倒在沙發上的不速之客,完全搞不懂現在是什麼狀況。
 
冷靜!先冷靜!不過為什麼幻世的人會出現在我家啊,這要我怎麼冷靜?而且來的人又為什麼是這個傢伙?我跟他一點關係也沒有啊,我只認識他哥,但也稱不上很熟,而且他哥又不在這裡……應該不在吧?昨天晚上沒夢到,感覺沒跟著來啊!
 
所以剛剛那個地震般的感覺是時空交錯的震動嗎?我覺得我還是該先冷靜一下,說不定他是月退!對,搞不好月退長大了所以長得跟那爾西很像!
 
不對啊,新生居民不會長大,更何況我才剛回來兩天──啊,新生居民可以付費重生啊!所以依然有可能是月退嘛?
 
范統自己糾結了好一陣子,接著才開始思考現在該先做什麼。
 
啊……都已經這樣了,不如就先去跟遊戲裡的隊友說一聲我遭遇的狀況吧,要不要逃避現實順便把遊戲玩完算了……?
 
他在放下電蚊拍後,恍神地坐回電腦前,然後發現剛才自己離開後,隊友說了幾句像是「你家出了什麼事啊難道你老婆要生了」、「不想玩遊戲就別浪費我們時間啦王八蛋」之類的話,讓他忍不住想做點解釋。
 
不過,正準備開始打字的他,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能解釋什麼。
 
我能跟他們說什麼啊?我也希望我有老婆?我家真的發生了事情,有個異世界的帥哥不請自來出現在沙發上?前面那句講了只會被嘲笑,後面這件事,講了他們也不會相信吧?
 
無奈之下,范統默默地把剩下的遊戲打完,接著才打算回到客廳面對這件事情。
 
很好,經過十幾分鐘的沉澱,我現在真的很冷靜了。先把他叫醒吧,我現在不會講反話了,沒問題的!咱們總是得問問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啊!
 
做出決定後,范統便再度打開房門回到客廳,只是他才剛進去,就發現沙發上的人已經醒了,坐在沙發上的青年一聽到聲音,冰藍的眼便朝他看了過來。
 
「這裡是什麼地方?你是誰?」
 
這、這股冰冷感……果然還是那爾西吧,是月退的話,根本不可能認不出我啊。
 
判斷出對方身分後,范統一陣無奈,只好先回答他的問題。
 
「這裡是我家,我是范統。你可能根本不曉得我是誰吧,需要我自我介紹一下嗎?」
 
聽完他的話以後,那爾西皺起了眉頭。
 
「范統……?」
 
噢,難道你其實記得我這個人?太好了,那我就不用說明我是誰了,我本來還很擔心要怎麼自我介紹呢,到底要說我是月退的朋友還是暉侍交代過遺願的人?不管說哪個,感覺關係都很遙遠,而且還無法證實,簡直就像在裝熟一樣,如果你自己知道我是誰就再好不過啦。
 
「對啊,你是在遲疑什麼?」
 
「不太像。」
 
……不太像是什麼意思?哪方面的不像,你可以說明清楚嗎?
 
「不太像?是不是因為看不習慣我們世界的服裝?」
 
范統不解地詢問,那爾西則在認真看了他幾秒後,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大概是沒有頭帶的關係。」
 
啊?
 
等等!太過分啦!沒有頭帶就認不出來!頭帶才是本體嗎?你怎麼可以說出這麼失禮的話?
 
「而且……原本講話有這麼流利嗎?」
 
喂!原本講話的問題是反話,不是流不流利啦!
 
「我的嘴巴之前被詛咒,說出來的話大部分會變成反話,但在回來以後這個詛咒就消失了,就是這樣而已。」
 
能夠擺脫反話真是太好啦,否則我簡直可以想見那爾西聽了我的種種反話後會用多麼鄙視的眼光看我……不對,為什麼都是他在問問題?身為這個家的主人,問題應該由我先問才對吧!
 
「你為什麼會跑到我的世界來?你在幻世出了什麼事嗎?」
 
「你的世界?」
 
那爾西似乎還沒意識到自己已經不在幻世,但他很快就領悟了過來。
 
「也是……范統的話,確實是回自己的世界去了……」
 
你的理解能力這麼好真是太棒了,但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啊?
 
「所以你是怎麼來的?」
 
「……」
 
啊?居然不說話?好,那換個問題……
 
「你知道怎麼回去嗎?」
 
「……」
 
還是不說話。我該當你都不知道所以回答不出來,還是不想說啊?
 
「你突然出現在我家,又什麼都不肯說,我也是很困擾啊……」
 
「……我會離開。你用不著感到困擾。」
 
呃?你的意思是離開我家嗎?但你在這裡人生地不熟,是能去哪啊?
 
要范統就這樣放著人不管,將對方趕出去,他還是做不到的。雖然那爾西曾經做過不少壞事,但當事者好像已經要原諒他,加上想起跟暉侍的孽緣,范統想了想,覺得既然撞上了,還是該幫點忙。
 
「你……在這裡沒有認識的人,又不了解這個世界,直接離開不太好吧?」
 
「那種事情無所謂。」
 
喂!什麼無所謂啊!不要逞強,都給你台階下了居然還不下!
 
「你現在應該無法使用魔法了吧?純論武力的話,這個世界可是有很多你沒看過的武器,而且這裡隨便動手是要被抓去關的!沒有身分證也無法找正當工作!」
 
跟幻世相比,范統覺得自己的世界一點也不危險,不過想好好活下去,還是沒那麼容易,他認為應該讓那爾西知道這件事。
 
「喔。」
 
沒想到那爾西的反應非常冷淡,范統簡直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
 
我說啊……給點反應好嗎?我們又不熟,我哪知道你在想什麼?
 
「所以你還是留下來吧?我好歹算認識你哥,這裡讓你待一陣子應該沒問題。」
 
范統說完這段話後,那爾西的表情總算有了變化。
 
「你說你認識誰?」
 
「你哥啊──呃,這個說來話長啦,以後有機會再告訴你吧,如果你想知道的話。」
 
「我留下來。麻煩你了。」
 
嗯?忽然間又很乾脆地做了決定?好吧,這樣也比較省事。唉,才剛發現還有遺產,馬上就多一個人要養,我這個人是不是很難存錢啊?一個月多準備一人份的外食,也是一筆不小的錢吧,不曉得能不能找到讓他回幻世的辦法……
 
范統一邊哀悼自己的錢包一邊嘆氣。
 
「那麼,時間也晚了,我們先睡覺,明天早上我有課,下午回來再教你一些常識──」
 
講到這裡,他猛然注意到一件事。
 
這個家裡,只有一張單人床啊?
 
等一下,他算是客人,那我難道要讓他睡床?可是這太沒有天理了吧!我還得出錢養他耶!他又沒有給我什麼好處!
 
范統掙扎了兩秒後,決定還是對自己好一點。
 
「……你睡沙發!只有一張單人床,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我只是個普通平民,家裡提供不起皇宮級的待遇,你就將就點吧!」
 
「知道了。」
 
那爾西對他的安排沒什麼意見,為了避免誤會,范統又出言提醒了一句。
 
「你現在坐的地方就是沙發,沒有更大的地方了喔。」
 
「你當我沒看過沙發嗎?」
 
喔……做出這種侮辱你智商的提醒還真是抱歉啊。好吧,印象中聖西羅宮的沙發也不見得有特別大張,就這樣吧。
 
「那我去睡了,晚安。」
 
「……晚安。」
 
聽他說晚安,那爾西的神情頓時顯得有點微妙,但還是回應了一句。
 
於是范統回到自己房間,乖乖關了電腦,接著便躺到床上準備睡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