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408273

    累積人氣

  • 41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沉月之鑰第二部 卷四 尋音 試閱十二

    如果這是個無辜被捲入的人,或許他還會考慮一下處理方式,但獵人是同意規則才進來的,那麼就該有自己也可能被殺的覺悟。
 
倒在血泊中的獵人已經死亡,接著賽場方便要他回到紅門中,這讓他有點不解。
 
儘管如此,他還是照做了。從紅門離開後,在準備室等他的依然是剛才帶他來的人,月退無視對方難看的臉色便問出心中的疑惑。
 
「不是連續打,中間不休息嗎?難道就只準備了兩個獵人?」
 
「安靜!沒讓你問問題就不要問!」
 
從對方的臉色看來,剛才的決鬥他多半有看,現在之所以還能用這麼強勢的態度跟他說話,應該是因為認定他的力量離開賽場就會被封印。
 
被兇了一頓後,月退就默默等待了起來。對方沒帶他離開,顯然是仍有繼續戰鬥的可能,那麼就耐心等待一下也沒有關係。
 
不知過了多久,終於有人以魔法聯絡了這裡的負責人員,於是他被要求再一次踏上傳送點,月退欣然照辦。
 
這段時間裡,賽場方究竟做了什麼事?是威脅剩下的獵人出場嗎?不過,讓剩下的獵人跟著送死,這件事真的有意義?
 
月退思索著賽場方的想法,但想不出什麼結論。至於剩下的獵人為什麼會接受出戰,紅門打開,走出去後,他就明白了。
 
「嗯?原來今天真的為我準備了不少獵人啊。」
 
看見場上站了六個對手,月退眨了眨眼,不知該不該驚喜。
 
或許是一個人上場勝率太低,所以協調過才讓六個人一起上場,這部分改動也告知了觀眾。如此一來,下注哪一邊才會贏就不太好判斷了──對缺乏眼力的人來說的確是這樣的。
 
如果他們願意同時上場,代表他們彼此之間的差距不算很大,又看不出他這個獵物的實力深淺。這種情況下會覺得多人有勝算,不是走投無路,就是經驗少,太過天真。
 
從場上沸騰的氣氛看來,觀眾們應該都十分期待。他們覺得這會是一場精采的決鬥,準備看他要怎麼在六個獵人之間周旋、抵禦……
 
他聽著這些言論,心裡雖然覺得可笑,卻又笑不出來。
 
這次的六個人全都嚴肅謹慎地面對他,沒在開場前和他說話。他們移動位置包圍了他,維持著安全距離,像是想讓他同時應付來自不同方向的攻擊,藉以擊殺他。
 
月退突然有點想知道,這六個人如果合力擊殺了他,身價會提高嗎?
 
畢竟大家都看不出他的真實實力,賭命殺死他,只怕也不會獲得雇主的欣賞吧。
 
而更遺憾的是,他們根本不可能獲得這場勝利。先別說臨時的合作無法提升多少勝率,就算是六個彼此有默契的人,想在這裡贏過他也是癡人說夢。
 
數量與默契,在絕對的實力差距之下,沒有任何意義。
 
發現他們想在開場前先站好位置時,月退毫無反應,完全不想試圖阻止。他只等賽場方敲鐘,這場戰鬥並未給他帶來緊張感。
 
現在的等待時間,是在讓猶豫不決的觀眾下注。這段時間不會持續多久,很快的,在觀眾的期待下,鐘聲終於響起。
 
鐘聲對賽場上的人來說,即是開戰的號角。緊繃的氣氛瞬間爆發,六名獵人也欲豁出一切進行攻擊,但事情和他們想的不太一樣。
 
這是個很難對付的獵物。一對一單挑的話,這裡沒有人有自信能確實取勝。不過六個人合作的話,同時發動的攻勢可以讓對方難以抵禦,就算第一波沒能殺死他,接著輪流進行的攻擊也能讓他疲於奔命,雖然途中可能會有幾個獵人死亡或失去戰鬥能力,但只要獵物受傷了,戰鬥力就會下滑,屆時他們還是有機會殺死他,活著離開這個決鬥場──
 
他們在腦內演練了很多次開場後要進行的攻擊,也知道第一擊十分關鍵,然而他們才剛聽見鐘聲,事情就已經發生了。
 
青年在他們眼前拔出了劍,猶如跳舞一般,揮劍原地朝外劃了一圈。
 
平心而論,那是一幅很美的畫面,而他們尚未理解這個動作的意義,便被撲面而來的劍氣正面掃中、撕裂,勁風所到之處,甚至連他們手持的武器也一同斬斷,六人看著自己與戰友噴散出去的殘肢斷體,發現死亡將至,想放聲尖叫,但沒多久就意識斷絕。
 
站在場中心的月退發完劍氣,環顧周圍,確認了六人皆已死亡,於是感嘆了一句。
 
「還是一招啊。」
 
語畢,他收劍站好,等著看賽場方要他繼續打還是回紅門。
 
其實他心裡期待還有別的獵人會出來,畢竟如果存在這樣的獵人,一定是實力比這些人強很多,不屑與他們合作,才會獨自留在後面。可惜他等了一陣子之後還是失望了,想像中的下一個獵人並沒有出現,收到指示後,他只好依言回到紅門內。
 
再次回到準備室時,他留意到領他來的那個人看向他的目光已經帶著明顯的恐懼。月退很習慣被這樣的視線注視,而他也明白他們會這樣看他,是因為他「與眾不同」。
 
他和他們不一樣。和他們一直以來見過的人都不一樣。
 
他是異類。無法用常理判斷的異類。
 
所以他們對他感到恐懼也是應該的。他不會因此而感到不舒服,因為在他眼中,這些人的喜怒哀樂一點都不重要。
 
新室友們再度看到他時,表情也都略顯僵硬。
 
「你真的好強啊……這麼強到底是怎麼練出來的?」
 
「你其實是活了很久的新生居民吧?這是長久的時間鍛鍊出來的實力?」
 
他們的猜測與實際情況不符,所以月退搖頭否認。
 
「沒有這回事。死亡歲數加上成為新生居民後活的年數,我……差不多二十一歲吧。」
 
由於從艾拉桑那邊得知生日後,月退也不太在意這件事,平時沒在記年份,外表又不會跟著年紀成長,所以估算歲數時他自己也不太確定。
 
「二、二十一歲?不可能吧!」
 
「還是那些獵人其實沒有很強,剛才的戰鬥只是視覺效果震撼了點?」
 
「的確沒有很強。」
 
月退以自己的標準來看,做出了這樣的發言。
 
「原來如此,是我們誤會了啊,不過斬掉那麼多人的畫面還是很震撼啦,哈哈哈……」
 
要是剛才那些獵人聽到他們的對話,恐怕會死不瞑目。
 
而他回到牢房休息才沒多久,賽場方的人就來通知他換牢房。這些才認識一天的新室友自然也很不希望他走,但他們也沒有辦法阻止這件事,因此月退拿著行李跟著賽場方的人離開,途中不忘多問一句。
 
「能夠安排單人的牢房給我嗎?我覺得給我安排室友沒什麼意義。」
 
無論被排到哪一間房,他都會搶著出戰,萬一有室友也想出戰的話,反而會造成困擾。至於多認識一些人,拓展人際關係之類的考量,他覺得在這裡不適用。先不提這裡環境特殊,認識的人說不定很快就會死──這樣沒幾天就換一次牢房,根本無法建立什麼交情。
 
他替自己想了這些理由,然後覺得自己迴避與人交流,也是無可奈何的。
 
「現在要帶你去的就是單人的牢房,剛好符合你的需要。」
 
聽對方這麼說,月退就沒意見了。他老老實實跟在後面,進到了新的牢房。
 
由於是單人房,所以很單純,不需要跟誰打招呼,只要進去等人鎖門就好。這間牢房的設備又比之前的牢房好了不少,假如一直獲勝就可以一直住更好的牢房,那他再多打幾場說不定又會換房間,只是他看不出來這個規則的意義是什麼。
 
如果獵物永遠出不去,會有人為了追求更好的牢房而拚命戰鬥嗎?
 
要是決鬥場最終還是要把獵物殺掉,那麼逐漸提升待遇是為了什麼呢?為了遲早會死的人浪費這些錢跟設備,究竟能讓他們得到什麼?
 
月退躺到床上思考,由於沒有人能一起討論,他很快就產生了想睡的感覺,以致無法再繼續想下去。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這次他應該可以安心入睡。沒有室友,力量又被封印的情況下,就算睡著後出了問題,大概也不會造成多大的損害。
 
在真正睡著之前,他下意識又拿出通訊器嘗試了幾次。他想聯繫的依然只有范統,只可惜今天的嘗試依然沒有成功。
 
他再度懷疑之前能通上話,都是自己的幻覺。畢竟在無法通訊的地方突然能夠聯繫上,本來就是很不可思議的事,如果這其實是他想像出來的,一切就合理了。
 
「真的是幻覺嗎……」
 
月退輕聲唸了一句,一時之間無法分辨自己覺得是幻覺比較好,還是比較不好。
 
倘若可以隨時做出喜歡的幻覺,究竟是不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但這是否會讓人更加遠離現實呢?
 
而更加遠離現實,到底會不會更幸福?
 
他靜靜想著這些問題,覺得再想下去又會鑽牛角尖,因此便強迫自己停止思考。
 
月退不知道決鬥場明天會不會安排他的比賽。要是找不到更強的獵人,就算想安排,應該也沒有辦法。
 
具有讓他感興趣的實力的人,決鬥場到底有沒有辦法找來呢?
 
或者該說,迴沙存不存在這樣的武者?
 
他覺得自己可以給他們幾天的時間。如果狀況一直沒有變有趣,他就會突破封印,離開這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