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408276

    累積人氣

  • 41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異世界的陌生人《沉月之鑰外篇》(CWT43那范本) 試閱五

    不過他還真的想賺錢啊?沒身分證的話,真的很難找什麼工作耶。還是先叫他跟我去鐵口直斷店鋪見習一下?雖然大概也幫不上什麼忙……
 
范統沉思了一陣子,接著才想起自己的報告,連忙打開來努力。這時他聽見浴室開門的聲音,想來是那爾西洗好澡了,為了跟他說話,范統就回頭看了過去。
 
「那爾西,你──」
 
你……原來挑衣服的時候也選了睡衣啊?
 
此時的那爾西正拿著毛巾擦頭髮,明明應該是很居家的一幕,但不知道為什麼,配上那樣的外表,看起來就像是電影裡才有的畫面。
 
范統的心情實在很複雜。當自己陳舊又普通的家不過換個人住,看起來就可以像是電影場景的時候,他覺得任何人都會心情複雜。
 
「你還要用電腦嗎?我還想繼續查東西。」
 
那爾西似乎完全沒注意到他的心情複雜,一走過來就跟他討電腦的使用權。
 
「啊?你去看電視好了,影片跟新聞應該也可以學一些東西,我現在要做報告,電腦不能給你。」
 
「看電視……?」
 
「對啊,不過有的影片也不要全部相信,比方說魔法什麼的,那個是演出來的特效,這個世界是沒有的喔,應該啦。」
 
范統的解說十分不負責任,但那爾西也只是皺起眉頭,沒提出什麼質疑。
 
教完遙控器的用法後,范統坐回電腦前面對報告,由於寫幾個字就想上網跟玩遊戲,他寫報告的速度非常慢。
 
就這樣過了兩小時,那爾西又跑來敲門,問他報告要做到什麼時候。
 
「咦?你就繼續看電視啊。」
 
「我有很多東西想查。」
 
對喔,看了兩小時的電視,心裡應該會有很多疑問吧……可是我想用電腦啊!而且我報告就是還沒做完嘛!
 
「不行,我現在還要用。睡前應該做不完吧。」
 
「那你睡覺時,我可以進來用電腦嗎?」
 
啊?你要熬夜用電腦?明天再用不行嗎?
 
「是可以啦,但你不睡覺?」
 
「要睡的時候喊我一聲。」
 
那爾西沒回答他的問題,丟下這句話後,便又跑出去看電視了。
 
算了,你要熬夜我也管不了你啦……
 
既然已經說好,范統要睡覺的時候就出去通知了那爾西,自己再躺上床準備入睡。
 
他本想著開著燈應該也睡得著,就開燈讓那爾西用電腦,沒想到那爾西一進來就把燈關了,他不由得疑惑地出聲。
 
「你怎麼關燈了啊?」
 
「你不是要睡覺嗎?」
 
范統想著對方需要燈光,那爾西卻想著對方需要黑暗的環境。這讓范統覺得對方似乎也沒想像中那麼壞,但他還是說明了自己的意思。
 
「你用電腦還是開燈吧,開著燈我應該也可以睡啦。」
 
「不必。我盡量不打擾你睡覺。」
 
既然那爾西都這麼說了,范統便沒有堅持說服他。他很快進入了夢鄉,但或許是旁邊有人的關係,他睡得沒有很好。
 
隔天范統醒來時,那爾西已經躺回沙發去睡覺了,范統在桌上擺了一百元跟一碗新的泡麵,便出門上學。
 
嗯……他自己出去找吃的應該沒問題吧?如果不出門也有泡麵吃,雖然一直吃泡麵好像不太健康就是了。
 
比起那爾西,他覺得自己該先擔心學校的事。今天有系上的必修課,代表他會遇到班上同學,而這些同學他到底還記得幾個,是個很殘酷的問題。
 
見面要是喊不出名字,該怎麼辦啊……我根本只記得三個名字特別好記的同學啊?不過其他同學大概也不太在乎我,本來就不熟,應該不至於過來纏著我聊天或約我去哪玩吧?
 
抱持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范統進入了教室。幾個同學看到他有打招呼,不過確實沒有過來找他閒聊。這樣的狀況讓他鬆了一口氣,連忙找個座位坐下。
 
同學們在鐘聲響起前三三兩兩地進了教室,此時一個人坐到了他旁邊的位子,正巧是他還記得的其中一個同學。
 
「晚高,早啊。」
 
「早安,范統。聽說你翹了徐教授的課,是突然看破了什麼決定重修嗎?」
 
微笑跟他說話的是名為莊晚高的同學,算是他大學的熟人,而且名字發音跟某種食物相同,超級好記。莊晚高一直是個好學生,在大家都亂叫授課教授「老惡魔」、「徐胖」的狀況下,也只有他會連私下交談都規矩地稱呼對方「徐教授」。
 
但他不只是個普通的乖學生而已,占卜系的學生沒一個是單純的普通人,莊晚高則是裡面最神秘的一個。范統覺得跟他越熟,就越覺得他深不可測,既然現在是大三,應該已經累積了足夠的交情,范統認為可以問他一點事情。
 
「啊哈哈,那是個意外啦,先不提這個,晚高,我有一件事想問你。」
 
「什麼事?」
 
聽他有問題想問,莊晚高的神色多了幾分認真。
 
「你知道要怎麼穿越去異世界嗎?」
 
「我還以為你要問我能不能借你這次期中考的筆記呢,結果不是啊。」
 
那、那個我也想借啦!等等!
 
「筆記麻煩也借我吧!拜託你了!」
 
「好啊。那麼,異世界……范統你在知道要重修之後就不想待在這個世界了?」
 
不是啦!跟我要不要重修的事情一點關係也沒有,又不是我要去異世界!
 
「不,重修這件事對我來說沒那麼絕望啦,如果教授真的不接受我的解釋就重修吧,也不能怎麼樣。」
 
「所以你為什麼會想問這個問題呢?」
 
呃……一定要說明嗎?我沒打算解釋太多耶。
 
「事實上只是我在想,如果哪天去了異世界我該怎麼回來,於是就想問你,要是有人穿越來我們的世界,他該怎麼回去啊?」
 
范統一臉期待能得到解答的表情,讓莊晚高看了不由得失笑。
 
「閒著沒事的話,探討這種話題是有點意思啦,不過你怎麼會覺得問我就有答案呢?」
 
這是一種莫名的信任啊!難道你沒有答案嗎?
 
「我覺得你好像什麼都知道啊,雖然我不太懂你為什麼這麼厲害還要在便利商店打工。」
 
「我沒有什麼都知道啊,比方說我就不知道你會翹徐教授的課。」
 
別再拿這件事揶揄我啦!我又不是故意的!誰剛穿越回一個錯誤的時間點,會曉得隔天早上有不能翹的課啊?除了「我真倒楣」,我真心不知道還能說什麼啦!
 
「晚高,我是認真想發問,到底有沒有辦法啊?」
 
「辦法絕對是有的,只是要看能不能滿足條件而已。不過,把迷途者送回他的世界不是那麼簡單的事,你還是放棄比較好。」
 
慢著,這番話怎麼說得好像已經看穿我的想法了啊?這樣的話,那爾西真的回不去了?
 
「有需要的話不能找你幫忙嗎?要付出很高的代價?」
 
「找我的話,我必須拒絕喔。條件沒滿足的情況下,太費力了,還很有可能失敗。你可以去找更專精這方面的人,應該比較有幫助。」
 
上哪找啊?唉,看樣子是沒辦法了……要一直養那爾西的話,應該也還好吧,他看起來不太會惹麻煩,還會幫忙打掃……但一直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沒有身分證又不能出去做正當工作……
 
「晚高,你們那家超商有沒有缺人啊?沒有身分證的話可以做嗎?」
 
「當然不可以啊,不過倒是有缺人。」
 
既然不可以的話,有缺人也沒有意義了啊……話說回來我也很難想像那爾西當超商店員的樣子,他這個人有辦法笑著講歡迎光臨嗎?中杯拿鐵第二杯半價?幫您微波需要吸管嗎?
 
不,怎麼樣都覺得無法想像啊,超級不適合的吧?就算有身分證,那爾西他到底能做什麼工作?演員或者模特兒什麼的,應該也都需要放低身段,但他有可能為了錢配合?
 
「晚高,那個……」
 
「教授來了,專心上課吧。」
 
啊──可惡,教授你就不能晚一點來嗎?只要開始上課,晚高就不會跟人聊天了啦!
 
范統鬱悶地聽從台上老師的話打開課本,不過課堂上老師教的東西,他仍舊左耳進右耳出,沒怎麼認真學習。
 
好不容易熬到下課,他才有機會繼續問剛才的問題。
 
「晚高,期中考是哪一天開始啊?可以把所有的筆記都借給我嗎?」
 
范統問出這個問題後,深深覺得人的無恥果然沒有下限,做學生做到這種地步居然還沒被好學生嫌棄,也是一件奇事。
 
「期中考下星期一就開始了。范統,你最近是不是很忙啊?居然連期中考的時間也不記得。」
 
我……我只是去了一趟幻世又回來,恍若隔世……而且回來的時間點又不是我離開時的時間點,要我立即掌握這些資訊真的很難啊。
 
「是有點忙啦,我也不願意啊。」
 
現在回家要教那爾西,假日要開店,下週要期中考,還有報告要做完,給不給人活啊?我都要絕望啦!還是說我可以先不開店,反正有存款可以花?這麼墮落真的行嗎?
 
「筆記我再寄到你信箱吧,我得先趕去打工了。」
 
這麼快就要去便利商店上班啦?你今天下午都沒有課?
 
無論如何,想到有筆記可以看,范統總算對期中考稍感安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