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408274

    累積人氣

  • 4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異世界的陌生人《沉月之鑰外篇》(CWT43那范本) 試閱六

    章之二 人生下來就是不平等的
 
『有這種又帥又聰明的男人,叫人該怎麼活啊……』 ── 范統
 
『你可以跟他在一起啊。』 ── 小紅
 
 
上完下午的課後,他回到家裡,訝異地發現那爾西趴在電腦前,桌上的一百元跟泡麵都沒有動。
 
喂喂,有沒有這麼認真啊?查資料查到廢寢忘食?
 
「別在電腦前睡覺,要睡回沙發睡啦!」
 
范統推了推那爾西,聽他「嗯」了一聲,撐起身子,但卻依然靠在桌上,遲遲沒移動。
 
「你是不是沒吃午餐?不想吃泡麵跟臭豆腐嗎?其實附近也有賣便當跟麵的小店,你可以去試試看啊?」
 
那爾西沒有回應他的話,人看起來好像很不舒服的樣子,這時范統才注意到他臉上微紅,索性伸手摸了他的額頭。
 
咦,好燙?發、發燒了?糟糕,生病要看醫生吧,可是沒身分證那些要怎麼看醫生?
 
「那爾西,你好像發燒了──」
 
「我沒事。」
 
那爾西撥開他的手,接著便打算扶著椅背站起來。他那副走路都不太穩的樣子讓范統實在看不下去,連忙湊上去扶他。
 
「生病了是在逞強什麼啦!床先借你睡,乖乖讓人照顧吧!」
 
范統一面說,一面將人扶往床那邊。幸好那爾西沒再拒絕,不過扶他躺上床後,范統就不知道該做什麼了。
 
「啊,現在怎麼辦,到底該先做什麼呢……」
 
因為他自言自語說出了心裡的話,躺在床上的那爾西忍不住唸了一句。
 
「你怎麼連如何照顧病人都不知道?這樣還好意思說要照顧我?」
 
為什麼又攻擊我啊!我又沒照顧過發燒的人!仔細想想可能照顧過月退吧,不過那樣真的算有照顧嗎……我剛才只是要煩惱要去幫你買藥還是先弄點吃的給你,可是這附近好像沒有賣粥的店家耶?
 
「只是發燒而已,吃點東西,休息一兩天就會自己好了吧,你也沒必要特別照顧我什麼。」
 
「啊?不是這樣的吧!」
 
「我以前都是這樣的。」
 
那爾西這句話讓范統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
 
你以前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啊?好吧,沒爸沒媽的孩子大概比較辛苦,不過真的沒有病好不了的時候嗎?
 
「我倒水給你喝,然後去買食物跟藥,不會放著你不管的啦!」
 
范統說著,將水放到床邊後就出門了。在范統的觀念裡,生病就是要吃藥,買藥不難,倒是買什麼食物比較傷腦筋。
 
發燒應該吃什麼東西啊?跟感冒一樣嗎?總而言之應該清淡一點又有營養吧?但這附近有地方賣這類的食物嗎……?
 
他感到困擾,只能硬著頭皮去便當店問問題。
 
「老闆,我可以給你錢,然後你幫我用白飯跟肉還有菜煮給病人吃的粥嗎?」
 
「什麼?小夥子,你去超市買材料自己煮吧!我頂多賣你白飯!」
 
最後范統只能充滿無奈地買了兩碗白飯,再繞去超市買一些食材,回家煮兩人份的晚餐。
 
坦白說,他一點也不相信自己的手藝,不過要逼人吃自己煮出來的東西,好歹得陪著一起吃才有誠意,所以他沒有買額外的現成晚餐。回到家後,他搬出很久沒用的鍋子,認真思考該加多少水,最後他憑感覺抓了水量,再把所有的東西丟進去,就開始煮了。
 
嗯……要攪拌對吧?是不是還要調味?不過我家很久沒有鹽巴味素這種東西了,拿泡麵的調味料可以嗎?還是買東西送的醬料包?
 
范統很擔心會煮出難以入口的食物,他覺得最基本的要求是有煮熟,沒燒焦。花了一小時左右,他的粥終於完成了,雖然看起來賣相奇差,但他試吃兩口後,認為至少是能吞得下肚的成品。
 
我煮出了能吃的東西,這件事讓我有點感動。問題是那爾西到底會不會吃一口就放棄?這次我可沒辦法騙他說好吃了,畢竟這是立即能揭穿的謊言啊。
 
「那爾西,吃晚餐吧。」
 
范統鼓起勇氣把粥端了過去,果然那爾西一看到粥的模樣就皺眉。
 
「這又是什麼東西?」
 
「咳,這個可能不太好吃,不過你生病了,還是補充一點營養吧。」
 
「這到底是什麼?」
 
那爾西頗有一種「你沒說清楚我死也不吃」的意思。
 
「我煮的粥啦……附近買不到適合給病人吃的東西,我只好買材料回來煮煮看,但我本來就不會煮飯,又缺乏調味料,所以這個實在不怎麼好吃,不過我晚上也吃這個,你就一起吃吧?」
 
范統用商量的語氣勸那爾西吃粥,那爾西則在聽完話後盯著他看了好一陣子。
 
幹嘛啊!說點話啦!被人這樣盯著看很有壓力耶!你再不說話的話我要自己吃了喔!
 
「……我沒有力氣。」
 
好半晌,那爾西才輕輕開口。
 
「餵我。」
 
嗯?
 
喔,你肯吃啊,那就好……不對,結果你還是嬌生慣養嘛!居然還要人餵!
 
「好啦好啦,來,要幫你吹涼嗎?」
 
「麻煩你了。」
 
「……」
 
得寸進尺啊啊啊!我只是隨口問問,你居然就當真了?我一定得伺候得這麼周到嗎?
 
話都已經說出口了,范統也只能認命照做。在他吹涼第一口送到那爾西嘴邊後,那爾西便乖乖地吃了下去,雖然微微蹙眉,但什麼都沒有說。
 
沒抗議?那我繼續餵囉?
 
見他沒說不吃,范統便繼續餵食。只要湯匙遞到嘴邊,那爾西就安靜地張口吃,就這樣慢慢吃完了一整碗的粥。
 
居然吃完了耶,難道其實沒有我想的那麼難吃?不過我有試吃,確實不好吃啊,我自己恐怕只想吃個半碗耶,這到底怎麼回事?
 
「那爾西,你胃口好像不錯?我以為這個很難吃……」
 
「確實不好吃。」
 
結果還是不好吃嘛!害我還在想你是不是口味比較特殊……
 
「真不好意思,我就不知道怎麼煮嘛!那你怎麼還吃得下一碗?」
 
「我餓了一天。你不會煮的話不會上網查嗎?」
 
身為一個現代人,我居然被一個穿越過來的傢伙嗆不懂怎麼不上網查──!對啦,網路上應該會教粥該怎麼煮,但我剛剛就是沒想到啊!
 
「不然下次你煮啊!」
 
「好啊。你生病的話,我試著煮給你吃。」
 
那爾西的回答讓范統傻了幾秒。
 
真、真是互相啊,你煮的應該不會比我難吃吧?你有這份回報的心意,我該感到高興嗎?
 
「那沒生病的時候呢?」
 
范統只是反射性問一下,那爾西則挑了挑眉,回答得很認真。
 
「你希望的話,我也可以查資料煮煮看。這樣也比較省錢。」
 
哇真是謝謝你啊,居然還想到幫我省錢,不過你真的有辦法嗎?連買食材也是一門學問耶。
 
「等你病好再說吧,我先吃飯。」
 
范統說著,便自己去舀了一碗,坐到電腦前吃。就跟他預期的一樣,吃到一半他就開始嫌棄自己煮的東西,覺得肚子半飽就放下了。
 
「那爾西,你吃得下一碗真是了不起,我吃半碗就想放棄……」
 
「一定是因為沒有人餵你吧。」
 
喂,這話什麼意思啊!
 
「藥放在你旁邊,我先繼續做報告,不會做太晚。床讓給你睡,晚點我去睡沙發。」
 
考慮到病人的休息,范統只能做出這樣的決定,除了報告,他還得研讀一下莊晚高寄來的筆記,以免下週考試考得太慘。
 
難怪有這麼多報告要做,原來是要期中考了啊……往好處想,這些代替考試的報告只要做得出來,應該就會及格了吧?我還是認真一點,別再逛網頁了──
 
范統努力到十二點就關機睡覺,隔天因為擔心那爾西不知道有沒有好一點,又怕打擾到他的睡眠,所以范統進房間後,便鬼鬼祟祟地接近床邊,想偷摸那爾西的額頭。
 
不過,他才剛有動作,還沒碰到人,就被那爾西抓住了手腕。
 
「什麼啊,原來是你……你要做什麼?」
 
躺在床上的那爾西眼睛微張,看見他的臉後才鬆手。
 
「我只是想摸你額頭看看還燙不燙,你有舒服一點了嗎?」
 
「……不知道。摸額頭準確嗎?」
 
「啊?不然要摸哪裡?」
 
「我的意思是用手摸準確嗎?」
 
是不太準確啦,可是我家好像沒有準備溫度計這種東西……
 
「你靠過來一點。」
 
「嗯?」
 
范統依言靠近,那爾西則稍微撐起身子,一手輕觸他的臉頰,一手撥開他的瀏海,然後用額頭貼上他的額頭。
 
「……好像是你比較燙呢。」
 
那爾西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剛才腦袋一片空白中的緊張感,也因為他的聲音而回歸現實。
 
嚇、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要做什麼呢!不要不打聲招呼就直接貼上來,都被你嚇到體溫上升了啦!
 
……不對,嚇到不是應該冒冷汗嗎?
 
「范統,你臉好像有點紅,難道被傳染了?」
 
「沒有!是你忽然靠太近!」
 
等一下,我覺得我這句話聽起來怪怪的啊!
 
「忽然靠太近怎麼了嗎?」
 
那爾西在移開額頭後,依然維持相同的距離跟他說話。
 
會怎樣──當然不會怎麼樣啊,我很快就會習慣了啦,很快就會……唔……
 
「我不習慣跟人靠太近,你給我回去躺好!」
 
范統往後拉開距離後,才想起自己差不多該上學了。
 
「你應該可以自己活動了吧!飯錢我放桌上,出去就在附近吃,可別跑太遠!」
 
丟下這句話,范統就快速跑掉了,出門上車後,他很快就忘了剛才的事情,開始認真煩惱自己的期中考跟報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