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408276

    累積人氣

  • 41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異世界的陌生人《沉月之鑰外篇》(CWT43那范本) 試閱七

    就這樣,在上學跟回家的過程中,他們相安無事地度過了這個星期。那爾西每天不是看電視就是查資料,週末范統要讀期中考的筆記,所以也放著他不管,週一考完一天後繼續努力,但週二出了點狀況。
 
今天是要交報告的日子,但范統到了學校才發現自己忘了帶隨身碟。發現這件事的當下,他整個人晴天霹靂。
 
要死了!期中報告沒帶來,這不就零分了嗎!我明明做了卻沒帶來,午休時間想來回一趟時間也不夠啊!難道又多一科要重修了嗎?
 
范統難以接受這樣的打擊,而這個時候,他忽然想到家裡還有一個人。
 
對了,那爾西不是在家裡嗎!也許可以拜託他幫忙?
 
范統一想到還有個解決方法,立即就拿出手機來打了家裡電話。
 
可是沒有人接。
 
要死了!該不會剛好跑出去了吧?原來他白天還是會出門的嗎?別挑這種時候出門啊啊啊啊!明明還沒到午餐時間!我不會真這麼倒楣嗎?
 
范統在心裡哀號著,但還是不放棄,一直不肯掛斷。
 
就在他堅持了三分鐘後,電話終於被接起來了,一聽到那爾西的聲音,范統瞬間感動得語無倫次。
 
「那爾西……!你其實在家嘛!我都要以為自己沒有希望了,你是剛回來還是在廁所啊?怎麼現在才接電話?」
 
『……不是你說都是詐騙電話,要我不要接的嗎?』
 
呃!對喔!差點搬石頭砸自己的腳,果然還是需要來電顯示嗎?還是我該給那爾西準備一支手機?
 
「那你怎麼還肯接啊?」
 
『太吵了,我本來想接起來說別再打來了。』
 
原來是這樣啊……至少我堅持這麼久還是有用的。
 
「先不提這個,我忘了帶隨身碟,可是來不及回家拿,你可不可以幫我送來啊?沒有那個的話我下午的科目就要零分啦!」
 
『隨身碟是什麼?』
 
「就是我放在主機附近的一個很小的東西,有個蓋子可以拔開能插進USB孔裡面的──」
 
『……我等一下再查看看。』
 
是我一瞬間說了太多沒聽過的專有名詞嗎?嚴格來說也只有USB沒聽過吧?
 
「對了,你知道怎麼到我學校嗎?」
 
『給我地址,我查。』
 
「還有,你……你會搭公車嗎?不對,你直接搭計程車──啊,我留給你的錢不夠!好吧,你會搭公車嗎?」
 
范統問了問題以後,否定了自己兩次,結果又問回同樣的問題。
 
『我查看看。』
 
又要查啊……到底能不能順利到學校啊……
 
「那你有零錢可以搭車嗎?」
 
『有,上星期有剩下的。』
 
「那、那你會過紅綠燈嗎?」
 
范統猛然想起這個很重要的問題。
 
『……我等一下查。』
 
果然不知道紅綠燈是什麼啊啊啊!畢竟你至今活動範圍都只有隔壁條街,我差點就忘了提醒你這件事,不知道這個,出門可是很危險的!
 
「那麼,你能在下午一點三十分之前趕到嗎?你沒有手機能聯絡,我去學校門口等你?」
 
考慮到那爾西需要時間查資料,還可能走錯路,范統把時間壓到底線,下一堂課加上午休的時間足足有三個半小時,他只盼那爾西能在這段時間內出現。
 
『你又不知道我哪時候能到,有可能一直待在校門口?』
 
當然是不可能啊……而且我還要考試呢,下一堂課考完之前也走不開……
 
「我應該要中午才能去校門口等,啊,快要上課了──」
 
『明白了。我會盡可能趕到。』
 
在范統跟他說完學校地址後,通訊就結束了。這種不知能否等到人的感覺讓他十分焦慮,但除了選擇相信那爾西,他也沒有別的辦法。
 
他在心神不寧情況下寫完了下一堂課的考卷,老師還十分殘酷地留後半堂課的時間直接對答案,讓范統發現自己考了五十八分,頓時欲哭無淚。
 
因為老師宣布剩下的時間自習,就帶著考卷離去,所以待在教室裡的學生們便閒聊了起來。
 
「晚高,五十八分啊──」
 
「嗯?我八十五……你是說你的分數啊?期末考考六十二就沒問題了,加油。」
 
這樣說也沒錯啦,考六十二就平衡過來了,但萬一考不到呢?我可沒什麼信心啊……
 
「范統,你居然有五十八分?你不是上課都沒在聽嗎?我才二十一分呢!」
 
探頭過來說話的,是只有期中考跟期末考會穩定出現的小紅。素有剪紅線女王之稱的她,向來是校內男生避之惟恐不及的對象,不過范統自問沒做過什麼虧心事,所以依然正常和她來往。
 
「二十一分?有讀書嗎?」
 
而且這分數好不吉利啊!妳真的不會被二一嗎!
 
「沒得讀啊,我又沒來上課!」
 
小紅講得這麼理所當然,讓范統不知道該怎麼吐槽她。
 
「妳可以跟晚高借筆記啊,我就是跟他借的。」
 
「什麼?莊晚高,你借范統筆記,但卻不借我?」
 
要死了,原來妳有借過但是被拒絕啊?這下我豈不是把晚高給賣了嗎?
 
「我的筆記,我本來就可以選擇要借給誰啊。」
 
晚高你回答得真是淡定,都不怕被剪紅線就是了……
 
「所以你為什麼不借給我?」
 
晚高你快道歉啊!小紅看起來很火大!
 
「沒有為什麼……妳這麼介意的話,下次借妳也沒關係。」
 
「太晚了啦!期末考我要考九十九分才會及格耶,是九十九分耶!」
 
「那麼,考一百分就沒問題了啊。」
 
「你自己都考不到一百分還叫人考一百分!」
 
好好好,你們去旁邊吵吧,不要波及我這個路人,我已經沒心情哀悼我的五十八分了,先想想中午要吃什麼比較實際。
 
「范統,你五十八分啊?好慘啊,我可是剛好六十呢,哈哈哈哈!」
 
這時候名為白易仁的同學也探頭加入了話題,看他拿了六十分就這麼囂張,范統實在很想往他的鼻子揍下去。
 
「再幸災樂禍,我就詛咒你期末考考五十九分!」
 
「嘖嘖,這詛咒真狠,大家同學一場,有必要這樣嗎?」
 
在大家都在聊天的情況下,教室裡鬧哄哄的,充滿人講話的聲音,然而不知怎麼所有人忽然都安靜了下來,使得一個熟悉的聲音顯得特別清晰。
 
「我找范統,可以進去嗎?」
 
因為聽到自己的名字,范統反射性朝教室門口看去,立即就看見了他一直擔憂會不會迷路的那爾西。
 
那爾西身上穿的白襯衫,應該是不知從衣櫃的什麼地方找出來的。不過是簡單的白襯衫配長褲,就恰到好處地將他的氣質襯托了出來──而比起思考白襯衫是不是很神奇,范統比較想相信「帥哥穿什麼普通的衣服都可以帥得不像話」這個說法。
 
啊……人帥真好,人醜吃土啊,不過這種帥哥出現在我們教室,真是格格不入……慢著!那爾西怎麼這麼快就來了!而且不是說好在校門口見嗎?居然還找得到我在哪間教室?
 
在范統終於回神時,那爾西已經走到他面前,把隨身碟放到他桌上了。
 
「你的隨身碟。有趕上吧?」
 
對喔!你應該也沒有手錶,所以不知道現在幾點?
 
「有!謝啦!一路上還順利嗎?沒遇到什麼困難?」
 
「是有不少困難,不過有很多人幫助我。」
 
「咦?你問了路人啊?」
 
「不……只要我停下來露出困擾的表情,就會有人問我需不需要幫助,像是告訴我搭哪班公車,主動說可以陪我搭到目的地再告訴我這一站下車,或者幫我查學生名冊看選課以及教室在哪之類的。」
 
這些事情……都是不同的人做的對吧?原來這個城市的人這麼熱心啊?我怎麼都不知道?就算我在路邊張望三十分鐘,也不會有人主動過來問我需不需要幫助啊?
 
「范統,這位是……?」
 
莊晚高一開口,附近許多同學就跟著問了起來。
 
「范統,他是誰啊?介紹一下吧!」
 
「對啊對啊!是朋友嗎?哪裡認識的啊?」
 
七嘴八舌靠過來的女同學們,讓范統一時反應不過來。
 
是怎樣!妳們怎麼完全沒有平時冷豔高貴自命清高的樣子,不要看到帥哥就這樣好不好?妳們一個學期跟我講的話都沒有今天這麼多吧?
 
「他是──」
 
要范統現場生出個詳盡的介紹來,實在是足以難倒他的事。
 
到底要怎麼說?室友?可是有人知道我住家裡不是住宿舍啊,那朋友?可是朋友的話,我太關心他懂不懂得這個那個好像又怪怪的,不該這麼關照吧?
 
「他是我表弟啦,從國外回來,現在住在我家,有很多事情都不懂所以我最近都在教他。」
 
「表弟?」
 
莊晚高訝異地出聲,看了看他們兩個,接著又若有所悟地點點頭。
 
「喔……是這樣啊,我懂了。」
 
你是懂了些什麼啊?
 
「表弟?」
 
這時白易仁也發出誇張的聲音,然後以同情的眼光看向范統。
 
「范統,你們真的有血緣關係?從長相真看不出來啊。」
 
看不出來也是正常的,因為本來就沒有血緣關係──等等,我是不是婊到自己啦?把一個超級大帥哥說成我表弟,感覺把自己的處境搞得很可悲耶!
 
「哇,從國外回來的?Nice to meet you!」
 
女同學熱情地打起招呼,這則讓范統臉上一抽,心裡大喊不妙。
 
啊啊啊!哪有人從國外回來不會英文的!這下子──!
 
他腦袋亂成一團,一時之間想不出該如何圓謊,倒是那爾西聽了以後一點也不慌張,只淡淡做出回應。
 
「Nice to meet you,too. 直接說中文就可以了,我聽得懂。」
 
欸?
 
那爾西,你什麼時候會講英文的?
 
范統總覺得十分鐘內,自己遭受了太多刺激,簡直足以讓腦袋當機,完全不知該如何反應。
 
「可是講英文的話,對你來說溝通不會比較方便嗎?」
 
「講中文。不然范統聽不懂。」
 
你又是從哪知道我英文很爛的啦!還是你只是隨便抓我來當擋箭牌而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