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408273

    累積人氣

  • 41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異願洛恩斯外篇 未來之約 試閱二

    章之一 夢行中毒
 
希望自己的父親和母親是同一個人,這種事情任何人都會覺得很奇怪吧。
 
每當沉溺於虛幻時,我也會深思,
 
我想要的,捨不下的追求,到底是什麼呢?
 
是母愛、父愛,或者只是希望關係上親近的人,能夠懂自己……
 
 
 
「太好了,那麼現在就讓你進去吧,來,把手按在我的胸口。」
 
因為小齊是洛恩斯的器靈,透過接觸他的身體來連結洛恩斯本體,是很合理的事情,所以鈺璟二話不說就直接照辦,並在心裡小小地鬆了口氣。
 
呼,現在倒是慶幸他沒用女性面貌出現了,不然直接按上去不是很尷尬嗎?
 
當然他不會直接把這話說出來,畢竟以小齊樂於見人困擾的個性,說不定一聽就當場變成女人給他看,那可是很麻煩的。
 
在他手按上去後,小齊接著握上他的手,感受到魔法波動的同時,鈺璟眼前一白,熟悉的空間轉換感讓他確信自己正進入器物世界。很快地,他的五感恢復,耳邊立即聽到他這陣子都很想念的聲音。
 
「小璟,妳想太多了,爸爸真的沒有在躲妳,爸爸每天想見妳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會躲妳呢?我只是太忙,有很多事要處理,好歹我也是北界封地王,不是每天都能閒著沒事跟女兒談心的,妳快去找別的事做,我要準備出門開會啦。」
 
儘管是他很想念的聲音,卻說著很敷衍的話語,讓鈺璟瞬間從感動的情緒中抽出,一時心情十分複雜。
 
眼前被「自己」抓著袖子的羅緋,依然是他記憶中的那副俊美模樣。原以為對方已經隨著事件結束而消失,現在卻能如此輕易地見到面,近在咫尺的距離有種不真實的感覺,因此,雖然不知道這之前璟為什麼要抓住羅緋,他在取得身體控制權後還是不想放手。
 
在先前被某個事實打擊後,看到這個理想中的父親,他幾乎又想忘記對方只是母親的顛倒幻影。
 
真正見了面,鈺璟才發現自己原來這麼想他。
 
此時的羅緋神色略顯心虛,由於鈺璟一直沒說話,羅緋自行解讀「女兒」的想法後,便繼續說了下去。
 
「妳的朋友上哪去了,我真的不知道,絕對不是我把她藏起來了,就算妳一直追著我問,我也生不出人來給妳啊。」
 
看樣子璟多半是在追問羅緋一些讓他覺得難以回答的事,現在鈺璟比較有意見的是先前那句「我只是太忙,有很多事要處理」。
 
你也知道自己是北界封地王啊?說什麼很忙,明明夜夜笙歌,有空得很,你女兒一定也知道你這副德行啦,說你不是在躲她,誰信?
 
「妳也別再要求我守承諾,雖然我的確說過傷好之後就把一切告訴妳,但那應該是我受傷之後腦袋不清楚才會這麼說,現在我就明白告訴妳──那個承諾打從隔天我睜開眼睛後就決定作廢了,我完全不打算讓承諾兌現,死心吧!」
 
羅緋接著說出來的這番話,讓鈺璟徹底無話可說。
 
你這傢伙到底是怎麼回事!好不容易女兒肯理你了,是想讓親子關係再度僵化嗎?要是小璟聽耳聽見你這麼說,鐵定會生氣!
 
「你還真是個讓人火大的爸爸耶……」
 
此時鈺璟終於忍不住開口說了一句,羅緋則依舊沒反省。
 
「怎麼會呢?小璟,妳也不小了,要學著成熟點,首先快點放開我,讓我換衣服,沒聽我說要出門嗎?再不放手,我要直接脫了喔。」
 
原本的璟會不會聽到這種話就喊句「不要臉」然後因為不敢看而離開,鈺璟是不清楚,但他可一點也不怕這種招數。
 
「父親大人,您要脫就脫啊,難道我還不敢看嗎?」
 
鈺璟的發言顯然不在羅緋的意料之中,他一說完,羅緋就瞪大眼睛,接著重重搖頭。
 
「小璟,妳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怎麼能這樣毫不在乎地說敢看男人的身體呢?就算我是妳爸爸也不可以啊!」
 
「喔,那我去看別人的就沒問題了吧?」
 
「不不,妳有沒有聽清楚我的話?別人的也不能隨便亂看的!」
 
「什麼叫隨便亂看?北界的風氣沒那麼嚴謹吧?我就去找幾個順眼的玩玩,身為一個開明的父親,你應該不會有意見才對。」
 
「我──」
 
羅緋神色焦急地想說點什麼,不過不知是想不出話來還是有其他原因,他停頓了一陣子,接著忽然主動抓住鈺璟的手。
 
「小璟啊,對男人這麼好奇可是很危險的,不然爸爸忍痛讓妳看看吧,世界上可沒有人擁有比爸爸更有魅力的身體,妳要心存感激。」
 
什……什麼?
 
鈺璟一下子搞不清楚現在是什麼狀況。
 
「都這樣了,不如就去浴池一起泡澡吧,平白無故在這裡脫有點奇怪嘛。」
 
羅緋說著,根本沒給他說話的機會,就直接抓著他瞬間挪移到了浴池,動作快得讓鈺璟吃驚之餘終於回神。
 
「等一下!你不是要去開會?」
 
「噢,偶爾放他們鴿子也沒關係啦。」
 
怎麼會沒關係?你這封地王到底是怎麼當的?
 
鈺璟不曉得開會也能隨便放鴿子是什麼概念,不過除了這件事,另一件事也讓他很在意。
 
「我都幾歲了還一起泡澡?你是想吃女兒豆腐的變態爸爸嗎?」
 
如果羅緋愛女兒愛到這種程度,鈺璟會覺得自己承受不住。
 
「妳怎麼會這麼想?無論從哪方面的條件來看,都應該是我讓女兒吃豆腐才對,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
 
往自己臉上貼金的是你!是你才對!
 
鈺璟差點就語氣激烈地喊出這句話來,但他還是稍微克制了一下。
 
「我又沒有說要吃!」
 
「不想吃我的豆腐,卻想吃其他男人的豆腐?這品味需要重新教育啊──」
 
羅緋嘆了一口長氣,一副很頭痛的樣子。
 
到底話題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鈺璟完全無法明白。而羅緋總是不給他多少反應時間,就自顧自地催促了起來。
 
「爸爸都推掉開會陪妳泡澡了,就別浪費時間,我們快脫吧。」
 
「不,等等!我沒說要跟你一起泡啊!」
 
鈺璟抓緊衣襟想要甩開他後退,但羅緋並沒有放手。
 
「聽起來,妳想拒絕?作為妳的父親,找妳泡個澡居然被拒絕,我想妳最好給我個合適的理由。」
 
如果是女性的羅緋說出這樣的話,鈺璟恐怕會備感壓力,考慮就此投降,但男性的羅緋對他來說沒那麼有威嚴,因此他下意識的反應是出言指責。
 
「正常的父親本來就不會邀請這個年紀的女兒一起泡澡,為什麼我拒絕不合理的要求還要給你理由?你講不講道理?」
 
「嗯……我堂堂北界封地王,怎麼會不講道理呢?別隨便扣帽子到我頭上。」
 
羅緋否定了他的說法,接著忽然湊近微笑。
 
「正常的父親的確不會邀請這個年紀的女兒一起泡澡,但你不是兒子嗎?」
 
被他一語道破真實身分的狀況下,鈺璟先是一愣,接著便惱怒了起來。
 
「你是什麼時候發現的?」
 
「連我什麼時候發現都推測不出來,難道你比我想像的還笨?」
 
被人說笨,任誰都不會感到愉快,但鈺璟實在沒辦法回嘴。原本是想藉著對方不知情,用璟的身分耍弄他一下,沒想到對方反而在發現之後配合演戲。
 
耍人不成反被戲弄,只能說是自作自受。
 
「為什麼你會發現啊,正常來說你應該想不到我還會出現不是嗎……」
 
鈺璟充滿挫敗感地喃喃自語,羅緋則好整以暇地開始解釋。
 
「這個世界沒有消失,我想一定有什麼事情跟原本預計的不同,或許你還有其他事情需要我幫助,所以我一直細心留意,只要小璟有任何不正常的地方,我就用魔法檢測靈魂,你居然讓我等了這麼多天,差點就要以為你在外面出事了,該怎麼賠償我?」
 
他這副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全無驚喜,甚至還開始厚臉皮討賠償的態度,讓鈺璟覺得重逢的氣氛幾乎都散盡。
 
「你就不能……稍微感動一下嗎……?」
 
「感動?如果你隔天馬上進來,我或許會感動啦。都過這麼多天了,天天被小璟追著問難以回答的事情,又做足了心理準備,你要我怎麼感動?演得很感動給你看嗎?」
 
「你剛剛都能演戲騙我,為什麼不能演得很感動的樣子讓人開心一點?」
 
「用演的你也高興?好吧。」
 
羅緋質疑了一句之後,無奈地嘆氣,摸摸他的頭,接著忽然抱了上去。
 
「小璟,能夠再見到你真好。」
 
他沒說太多矯情的台詞,就只說了這麼一句簡單的話,然後維持著抱著他的姿勢沒有鬆手,也沒再多說什麼。
 
按照他們剛才的對話,這應該是演來讓他高興的,但他卻感覺不出這是在演戲。
 
鈺璟想起了自己剛被救回現實世界時,母親賞他的那巴掌以及那個過於用力的擁抱。相較於那彷彿恐懼於失去的力度,現在羅緋抱著他的感覺,則帶著單純的溫暖。
 
這種母親與父親形象交錯的感覺,使他有點難以適應。而想到「父親」,他的思緒立即從溫馨的氛圍中跳脫出來,忍不住抬頭開口。
 
「父親大人,說起來,我有個問題一定要問你。」
 
「什麼問題?……不,你還是不要問好了。」
 
大概是鈺璟的表情讓他產生了警覺,羅緋一回應就立即改口。
 
「你到底是用什麼標準來挑選另一半的?你到底喜歡諾菲陛下什麼地方?」
 
鈺璟無視他後面那句話,依然將問題問出口,並且緊緊抓住羅緋,不讓他逃跑。
 
「結果你還是知道了啊……首先,這是兩個問題,再來,你提及生母時的語氣應該有禮貌一點──」
 
「我的生母是北界封地王羅緋!別說那麼可怕的話!」
 
「你說的對我來說才是可怕的話吧?那麼你的意思是要我稱呼他為『你的父親』?」
 
「我不想要這種父親啊!」
 
鈺璟痛苦地喊出了現實世界中不敢對母親說的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