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408270

    累積人氣

  • 40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異願洛恩斯外篇 未來之約 試閱三

    關於他如何得知生父是諾菲,其實過程十分單純。某次齊斯克在聊天中提到諾菲跟羅緋的關係,發現鈺璟一臉震驚,才曉得他並不知情。而鈺璟沒有勇氣去和自己母親談這件事,因為就算他不怕踩到羅緋的痛處,開了話題以後他也不知道該談什麼。
 
現在進了器物世界,好不容易心裡的話可以毫無顧忌地講出來,他當然要問。器物世界裡的羅緋和現實世界的羅緋即使因為性別而有少許差異,依然有很多共通點,應該多少能替他解點惑。
 
「我知道了,你比較想要的父親是我,對吧?」
 
羅緋的眼中充滿笑意,似乎對這個結論很滿意。
 
鈺璟不得不說,這還真的是他內心的渴望。
 
他想要的父親跟母親其實是同一個人──這聽起來是個很扭曲的願望,他也曉得不可能實現。所以能像這樣,偶爾進來作作夢就好了,只要這樣他就能滿足了。
 
「嗯,如果是跟我比的話,諾菲當然不可能讓你滿意啊。她那個人自私易怒又對人缺乏信任,頭腦簡單又不肯承認自己的缺點,做錯事情幾乎都不會道歉,啊,值得數落的實在太多了,真是不知從何說起呢。」
 
「……所以你到底為什麼喜歡這樣的人?」
 
羅緋一下子說了一堆諾菲的壞話,讓鈺璟措手不及,只能呆呆地追問。
 
「咳!就算你是兒子,爸爸我也沒興趣跟你談論我的感情生活跟擇偶標準!不過你就這麼不能接受她嗎?好歹她也是一國之主,身分高貴,沒慘到要被兒子嫌棄的地步吧?她在你心裡的形象很差?」
 
羅緋一面拒絕回答,一面又問起相關問題,鈺璟則心情複雜地解釋了起來。
 
「也沒什麼好瞞你的,反正兩個世界的狀況不同……你好像不知道我現實世界住在皇城,對吧?」
 
「什麼?你住在皇城?為什麼不待在北界?而且你明明到現在才知道自己是諾菲的兒子──」
 
鈺璟透露的訊息讓羅緋為之驚訝,他快速思考後,試探性地詢問。
 
「溯寧的事情居然讓你離家出走,不願意待在自己的故鄉跟你母親相處?」
 
「不是!本來就已經決定好讓我去皇城,在那之後溯寧才發生意外的!」
 
雖然在溯寧發生意外後,鈺璟確實一度不知該如何面對自己的母親,但現在要探討的是諾菲的部分,與這件事無關,所以他直接做了澄清。
 
「決定讓你去皇城……?」
 
羅緋重複唸了一次這句話,然後像是忽然想通了什麼,因而露出帶有諷刺意味的笑容。
 
「原來如此。諾菲還真是不放心『我』啊。要你去皇城,是一種制衡北界的手段嗎?畢竟北界太強大也太危險了,諾菲信不過自己曾經擁有的感情,就拿北界封地王的心頭肉當人質──好,很好,聽得我心又更死了呢。在這裡沒發生,是因為這裡的諾菲知道小璟是她的孩子吧?」
 
「所以你到底為什麼會喜歡這種人啊?」
 
鈺璟不忘補上會心一擊。
 
「你這小子不要專門把不敢問你媽的問題拿來問我!然後呢?你待在皇城的日子該不會很難過吧?」
 
「咦?」
 
「畢竟對諾菲來說,你可是他交往過的女人跟別人生的孩子啊,用想的就知道他會小心眼地刁難,有機會就給你難看,打你的臉就是打你媽的臉嘛?」
 
「不,那個,其實……」
 
「嗯?難道他還過分到直接傷害你?像是下毒控制一類的?」
 
「不是!他沒有做啦!」
 
鈺璟總算打斷了羅緋無限蔓延的想像力,見羅緋的眼神充滿懷疑,他連忙又補充了幾句。
 
「你說的這些事情他都沒有做,他只是時常忽視我,見面時會態度虛偽地打招呼,感覺很不喜歡我的存在而已,事實上他也沒特別針對我做什麼不好的事,我有的時候要回北界幾天,他也沒阻止過──」
 
「不可能,你以為我跟諾菲不熟嗎?男性跟女性的個性不至於差那麼多,那麼幼稚的人,把人叫來當人質,會什麼都不做?你該不會要說他連講話都不會刻意刺你一句吧?」
 
「真的沒有,至少我想不起來有這種事。」
 
「是你太遲鈍才沒發現被刁難吧?」
 
「你到底希不希望我接受他啊?」
 
對於這個一面要他尊重諾菲,一面又一直說人家壞話的父親,鈺璟簡直不知道該拿什麼表情看他。
 
有了羅緋想像出來的那些事情做對比,鈺璟忽然覺得現實中的諾菲其實也沒很糟糕了,不過仔細想想,這些所謂小心眼的事情,似乎都是對齊斯克做的,雖然沒直接發生在他身上,還是讓人觀感不佳。
 
「但是這不合理,如果他什麼都不做,還能隨便讓你放假回去,那他又為何要你到皇城?」
 
「我怎麼知道,有什麼你才知道的事情嗎?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啊。」
 
鈺璟不認為自己想得出什麼合理的理由,羅緋倒是認真思考了起來,良久,他才問了一個問題。
 
「你媽是不是從你有記憶以來,都沒去過皇城?」
 
「是啊,這次我出事她才來。」
 
聞言,羅緋又沉默了一陣子,也不知想到了什麼。
 
「不過就算來了,你媽跟諾菲之間也沒什麼話好說,根本沒有什麼見面機會吧?」
 
「他們最近時常碰面,好像是諾菲纏著我母親,我就覺得很奇怪,沒想到原來是這樣的關係。」
 
鈺璟悶悶地回答後,羅緋皺起了眉頭。就在鈺璟以為他會給出明確的答案時,羅緋敷衍性地帶過了話題。
 
「好了,原因不重要,我們快點去泡澡。」
 
「為什麼忽然跳回泡澡了?這才是最不重要的事情吧?」
 
鈺璟當然不可能就這麼接受羅緋的提議,明明事情還沒說完,他不明白為什麼要中斷。
 
「少囉嗦,跟兒子泡澡是沒有兒子的我一直以來的夢想,怎麼會不重要?你乖乖跟我進去就是了,有其他事可以一面泡一面談。」
 
這話怎麼聽都怪怪的……
 
鈺璟心裡唸了一句,羅緋則自顧自脫起上衣。而這個時候,鈺璟猛然發現自己的五感急速抽離,他還來不及跟羅緋說一聲,就回到了現實世界。
 
由於事情發生得太突然,他花了幾秒的時間才在現實世界中回過神來,想找小齊,卻發現他已經不見了。
 
「嘖,剛剛就說要出去玩,顯然剛剛讓我進去器物世界後就跑去玩了吧……這下子該怎麼辦啊?」
 
如果可以,鈺璟很想馬上再次進去追問還沒問完的事情。然而就算用尋人魔法找到小齊,並取得他的協助,頂多也只能像剛才一樣短暫進入,然後毫無心理準備地回到現實世界,這不是他想要的模式。
 
小齊先前說,讓他拿個戒指去,可以幫他做進出用的法陣,只要做好應該就能自由進出了吧?
 
於是鈺璟立即翻了一個戒指出來,打算去找小齊,但尋人魔法搜尋無果,他猜想小齊若不是已經被抓回去,就是去了離皇城有一段距離的地方,而這件事只要跟齊斯克或優利安露希確認,就能得到解答。
 
鈺璟想著,正打算用魔法和齊斯克聯絡,卻忽然想到一個問題。
 
要是小齊還沒被抓,他這一問不就等於把小齊給賣了?
 
平常狀況下他不介意出賣小齊,但現在他們有了約定,他要是違反約定,小齊不高興了,他不就進不去器物世界了嗎?
 
就如同剛嘗到甜頭的孩子一樣,鈺璟在進去見過羅緋後,就更不想放棄出入器物世界的機會了。有了這樣的考量,鈺璟不得不慎重行事,他打算先找到齊斯克或優利安露希,裝作不期而遇,再試著套話,而他記得這兩個人今天都去了皇宮。
 
「收拾收拾,準備進宮吧……」
 
與過去不同,現在他只要想到進宮,心情就會略感沉重。
 
宮裡的皇帝是自己的生父,宮裡的皇子們其實是自己同父異母的兄弟,猛然得知這麼令人震驚的消息,鈺璟到現在都還難以消化。
 
要把這些人當成自己的血親,對他來說實在有不少障礙。先別提諾菲,好騙的大皇子跟二皇子都不知道被他拿廉價器物騙過多少錢了,唯一接觸起來比較沒有心理障礙的大概只有安波西姆,不過,這幾個皇子應該都不知道他的身世。
 
「這樣算來,我也是個皇子,然後優利希還是我的義妹?她要是真的能跟齊斯克結婚的話,齊斯克要喊我什麼啊?這什麼亂七八糟的關係,果然必須低調,不能公開……他們應該不會想公開吧?」
 
諾菲和羅緋會不會想公開這件事,鈺璟實在猜不透。在他看來,不公開絕對比較好,然而那兩個人在想什麼,大家一向不怎麼清楚,他們的想法會不會和一般人不同,鈺璟完全沒有把握。
 
我該怎麼做比較好呢?在羅緋微笑著跟我說要告訴我一件事之前,搶先跟她說我知道了,然後跪求她不要公開,說我不想當皇子,只想當北界世子?
 
鈺璟光是想這些,就覺得自己頭都要禿了。
 
而他越想逃避,就越容易撞上不想見到的人。才剛進宮沒多久,他就在走廊上遇見諾菲,諾菲一看見他就驚喜地迎上來,導致他想溜也沒機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