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408272

    累積人氣

  • 41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異願洛恩斯外篇 未來之約 試閱四

    「鈺璟啊,好幾天沒看到你了,今晚有空嗎?我一直在想,自你來到皇城,我好像都沒好好請你吃過一頓飯。」
 
不!拜託不要!現在面對著你,我哪吃得下啊!
 
鈺璟幾乎在內心哀號出聲,只能勉強擠出一絲笑容,保持著禮儀回應。
 
「陛下,您太客氣了,國宴之類的場合我參加過不少次,怎麼能說沒請過我吃飯呢?」
 
「那麼多人的哪能算數?我是指私下餐敘啊!」
 
諾菲此言一出,鈺璟差點維持不住臉上的表情,但他還是努力不讓對方看出什麼異常。
 
「您的熱情讓我十分驚喜,可惜今晚我已經有約了,恐怕不能答應您的邀約。」
 
他現在滿腦子只想回絕諾菲的邀請,甚至來不及想出一個比較好的理由。諾菲在聽他這麼說之後,似乎不太開心。
 
「有約?跟誰約的啊?」
 
諾菲只是隨口問問,不過他是皇帝陛下,就算他沒有一定要問出來的意思,鈺璟也不覺得自己有拒絕回答的權力。
 
原本他張口就想說齊斯克,可是這麼做恐怕會讓自己那倒楣的友人遭罪,為了不要造孽,也為了合理性,他決定不要說出這個名字,畢竟護衛的邀約跟皇帝的邀約,不管是誰先邀的,正常人都不會選前者。
 
但是……份量足夠讓他拒絕皇帝的人,還有誰啊?
 
「我母親。」
 
鈺璟忍著胃痛的感覺,選擇抬出羅緋來當擋箭牌,並期望諾菲並不清楚羅緋的行程。謊言當場被拆穿可是很尷尬的。
 
「羅緋?要是她不介意的話,我們也可以三個人一起用餐啊。」
 
沒想到諾菲聽了他報出的人名,居然眼睛一亮,做出這樣的提議。
 
為什麼你可以說出這麼厚臉皮的話啊?我們母子聚會,怎麼會不介意你打擾?還是你覺得你不算外人?
 
鈺璟被自己忽然冒出來的想法弄得有點痛苦,他覺得自己快抵擋不住了,甚至還恍神地想著「早知道剛才就說是安提茲約的」,完全沒考慮安提茲和他根本不熟。
 
「我必須先請示她,沒有辦法替她答應您。」
 
在他身心俱疲地說出這句話後,諾菲總算放過了他。
 
「好吧,我等你的消息。今天不行,總有明天。」
 
「國慶將至,您現在不是應該忙著接見各國的使者嗎?」
 
雖然鈺璟昨天才聽說,為了能妥善準備好國慶事宜,諾菲推遲了國慶儀式舉行的時間,但之所以需要推遲,不就是因為來不及準備好?
 
以鈺璟的理解,諾菲應該要加快腳步處理那些來不及做完的事才對,怎麼會一副隨時都能約人的態度呢?
 
「不忙、不忙,你不必擔心。」
 
諾菲擺擺手表示自己很有時間,鈺璟則繼續追問下去。
 
「國慶儀式不是都延期了嗎,那應該很忙才對啊?」
 
「國慶延期?噢,那跟忙不忙無關,只是……使者們難得來皇城一趟,我希望他們留久一點,多看看皇城,不要來去匆匆。」
 
諾菲的說法十分含糊,但不知道為什麼,鈺璟居然聽懂了他的意思。
 
這麼多年來,羅緋好不容易才來皇城一趟。國慶延期的話,羅緋就不會那麼快離開了。
 
儘管這是鈺璟靈光一現的想法,卻讓他感覺相當可信。諾菲號稱喜歡路森特已逝的妻子,而從時間看來,他是在路森特結婚後才和羅緋來往的,雖然後來不歡而散,但世界上真的有男人能對他美麗的母親忘情嗎?
 
倘若這兩個人重修舊好,鈺璟鐵定是心情最複雜的人。他知道自己無權干涉羅緋的感情生活,只能默默接受,然而母親有可能被人搶走的感覺,仍使他對諾菲感到不舒服。
 
「陛下的一片好意,想必大家一定很感激。」
 
拿社交話語帶過這個話題後,諾菲又纏著他說了幾句才依依不捨地讓他離開,他緊繃的情緒也因而獲得舒緩。
 
呼,剛從器物世界出來,差點都要把心事都寫在臉上……能過著喜怒哀樂都能直接表達出來的生活,小璟還真是幸福啊。
 
在心中稍微感慨後,鈺璟總算回想起自己進宮的目的,連忙前去尋找齊斯克和優利安露希。
 
這兩個人正在安波西姆的行宮作客,鈺璟找過去時還有點擔心自己會不會被拒於門外,不過在洛恩斯的事件過去後,安波西姆似乎沒像以前那麼排外了,所以他預想中的糟糕狀況並未發生。
 
「鈺璟,你來找齊斯克?有急事嗎?」
 
他要進去的時候,正巧碰到了往外走的優利安露希。
 
「不,沒什麼,我只是剛好也想參觀一下安波西姆殿下的收藏,正巧齊斯克也在這裡,就過來找他了。妳現在要離開?」
 
「嗯。我接下來還有事,但齊斯克有事情需要留下來。」
 
「什麼啊,沒聽過護衛上班時間還能不跟著保護對象的耶,他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鈺璟真心認為優利安露希的忍耐程度很高。換做是別人,應該早就開除這個護衛了,齊斯克不但沒被開除,還有完整的薪水可以領──就算他是齊斯克的朋友,還是很想罵他兩句。
 
「反正他現在還不是個合格護衛,跟著又幫不上忙,我自己保護自己就好了,他跟不跟都無所謂。」
 
優利安露希淡淡地這麼說,這番說法讓鈺璟為自己的友人擔心了起來。
 
齊斯克,你在你喜歡的女人心裡評價是不是太糟糕了點啊?你自己知道這件事嗎?你們到底有沒有在交往?你確定不會分手?
 
思考到這裡,他發現自己最近老是在煩惱別人的感情問題。明明自己的感情問題也很值得煩惱,但一連串的事情下,他時常不小心就遺忘了自身的事。
 
我真正應該去找的是溯寧吧……?要是器物世界裡也有溯寧可以找就好了,至少能比較了解她在想什麼啊……
 
「恕我多問,不是合格護衛的意思是他工作態度散漫嗎?」
 
「不是。他如果想當個合格的護衛,就該實力拿出來。連右手都不想用的話就算了吧。」
 
「那妳有告訴他嗎?」
 
「我為什麼要告訴他?」
 
這個問題問倒了鈺璟。
 
雖然他隱約覺得心裡想的事情,說出來溝通溝通會比較好,但某些很基本的事情確實會給人一種「這種事情也要我告訴你才知道嗎」的感覺。他十分了解這種心理,只因羅緋常常就是這麼對他的。
 
他母親要求的基本認知或許與常人不同,但優利安露希要求的……他不得不說很合理。護衛為什麼需要人提醒他不能裝廢物呢?這實在是太沒道理了。
 
「不好意思,鈺璟,我必須先離開了,齊斯克就在裡面,再見。」
 
優利安露希在說完這句話後就匆匆告別,於是鈺璟便繼續前進,一面無奈地思考自己該不該轉告一下優利安露希的想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