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408279

    累積人氣

  • 41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異願洛恩斯外篇 未來之約 試閱五

    章之二 前因
 
我留下了那個由我一手創造的世界,期盼它能成為我的歸屬之處。
 
然而面對它,就像是要面對最後的審判一般。
 
我該如何告訴我唯一的朋友,這個世界是假的,你們曾經都是我拿捏在掌心的玩偶?
 
萬一小璟不肯原諒我的話,我還剩下什麼呢?
 
在想好一個合理的謊言之前,只要我不面對,我們就還是朋友吧?
 
這樣一來,這兩個世界中,依然會有人關心我,為了我而著急……
 
 
 
「安波西姆殿下,您的意思是詛咒不能幫我解除……?」
 
「不是!我才不會那麼壞心腸呢!我是說我沒辦法在那堆器物裡瞬間找出用在你身上的是哪一個,這樣沒有辦法解啊!」
 
「那……我能協助您尋找,加快尋找的速度嗎?我真的很希望能早點解決這個問題。」
 
「不行!我那些器物哪是其他人可以亂碰的,尤其是你這個共感能力不穩定的人,萬一又被你不小心觸發了怎麼辦!」
 
鈺璟在進入室內時,聽到的是這樣的對話。待在裡面的人分別是站著的齊斯克,坐著的安波西姆和待在一旁椅子上睡覺的安提茲。從對話內容看來,齊斯克那擾人的詛咒似乎無法立即解除,不曉得他被鳥攻擊、被蝴蝶追著跑、吃甜點沒味道的生活要持續到什麼時候。
 
「鈺璟,你……是來找我還是找安波西姆殿下?」
 
這時齊斯克看到了他,打招呼之餘也面露疑惑。
 
「我今天進宮,想到你也在這裡,心血來潮就想來拜訪你們,一直沒什麼機會來安波西姆殿下的行宮拜訪,我一直很傾慕殿下打造器物的手藝。」
 
無論如何,開口先說好話就對了。鈺璟的選擇十分正確,他話一說完,安波西姆便給了十分良好的反應。
 
「你雖然是齊斯克的朋友,人卻不錯呢!」
 
……這句話又是什麼意思?齊斯克,你現在的心情如何?
 
鈺璟忍不住看向了一旁的齊斯克,不知該先同情還是先嘲笑。
 
「我人有這麼差嗎……」
 
齊斯克果然不會對這句話毫無反應,在他問了以後,安波西姆的表情顯得有點困擾。
 
「先前我被父皇打,你扶我起來的時候,我一度以為你其實是個好人,但那應該只是我的錯覺吧。安提茲說你是個無恥之徒,父皇說你是個不長進的米蟲,連優利希姊姊都說你臉皮很厚,你、你這樣子不行吧,應該要好好檢討一下,改過自新才對。」
 
安波西姆說到後來,居然憂慮地開始勸說齊斯克,雖然讓人覺得他個性很可愛,不過身為當事者的齊斯克恐怕笑不出來,鈺璟也眼皮一跳,有點後悔自己為什麼要來這裡。
 
我說啊……安波西姆殿下,其他人就算了,你別把你優利希姊姊也給賣啦!講到這裡就好,拜託,臉皮很厚這句大概還不至於離間感情,但要是你再說出更多不該說的就不一定了!
 
「安波西姆殿下,但是我並沒有對您做什麼壞事吧……?」
 
齊斯克苦笑著發問,安波西姆則認真沉思了起來。
 
「唔……嚴格來說可能沒有,可是形象已經定型了,所以不管你做什麼,我都覺得你是在打壞主意。父皇也叫我少跟你接觸。」
 
諾菲陛下到底有多討厭齊斯克啊?
 
鈺璟開始覺得應該要當成一個笑話看。當成一個笑話看就沒有問題了。
 
「您這樣說的話,我也不知道能說什麼了。」
 
齊斯克感覺充滿了無奈。他的語氣聽起來疲憊得不想辯駁,鈺璟想了想,決定還是不要幫他說話。
 
畢竟,像是「他其實也不是對什麼人都無恥的,您不要想太多」、「他其實也可以不當米蟲的,別小看他,只是他現在的確是米蟲而已」和「我仔細想想他的確臉皮很厚」之類的話,說出來根本不是幫他,只是在落井下石。
 
不行啊,我的內心話是怎麼回事,做為一個朋友,我對齊斯克的看法也太不友善了吧,但這些都是真話啊。反正就算他這副德性,我也沒想疏遠他,大家可以繼續快樂當朋友,那就好啦?
 
「安波西姆殿下,我記得您好像很喜歡齊斯克做的小蛋糕啊?」
 
最後鈺璟還是提了這麼一句,對安波西姆來說,這應該算是個優點。
 
「最、最近好像口味太甜……」
 
原來還有持續送來?齊斯克你還真閒,居然有空去做蛋糕?
 
「因為我吃不出甜味,糖不小心放太多的話也無法透過試吃來發現啊,所以……詛咒何時才有希望解決呢?能勞煩您找出那個器物,或者想想其他辦法嗎?」
 
見狀,齊斯克又提起詛咒的事,這回安波西姆總算有想幫忙了。
 
「說的也是,的確很困擾,可是要找出那個器物也要花不少時間……啊,安提茲不是很厲害嗎?不如問他有沒有辦法用魔法解除詛咒?」
 
他想著想著,腦筋動到了安提茲身上。坐在一旁睡覺的安提茲毫無所覺,看來睡得很沉。
 
「好是好,不過他不是在睡覺?打擾他的話,他會生氣吧……」
 
齊斯克的表情顯得心有餘悸,安波西姆則毫不在意地直接走去安提茲身邊。
 
「那是你的問題啦,只有你叫他,他才會生氣!安提茲──安提茲,醒醒──我有事情要找你幫忙啊。」
 
他又喊又推地要安提茲醒來,但好像沒什麼效果。
 
「怎麼今天睡得特別沉啊,好難叫喔。」
 
很快地,安波西姆就挫敗地呈現半放棄狀態。但稍微休息之後,他又想起一件事。
 
「齊斯克,是不是把手放在安提茲的胸口,他就會醒過來啊?」
 
「誰這樣告訴您的?」
 
在鈺璟發問之前,齊斯克就語帶驚訝地先問了。
 
「我看你這麼做過啊!不是摸胸口就可以了嗎?」
 
「那是我的手才有用,您的應該不會有反應吧。」
 
看著面不改色說出這種話的友人,鈺璟深深覺得說他臉皮很厚,根本一點也沒錯。
 
「你、你少看不起人了!憑什麼說我的手沒有用啊!」
 
「不是我針對您的手,這跟共感的能力有關。」
 
「那你來摸啊!反正我叫不起來!」
 
聽著兩人對話的鈺璟,處在略微傻眼的狀態。
 
你們為什麼要在這裡公開討論由誰去摸另一個人的問題?而且那個人有說要給你們摸嗎?
 
「不行,這麼做不好。」
 
這時齊斯克總算回答了一句鈺璟覺得比較能聽的話,安波西姆則不解地追問。
 
「你是怕優利希姊姊會生氣嗎?」
 
他這句話讓鈺璟瞬間又無言以對。
 
優利希會不會生氣……是我想的那樣嗎?不,應該不是吧!可是不是我想的那樣,還能是哪樣啊?
 
「優利希姊姊又不會生氣,你是在擔心什麼啊?護衛有碰劍的慾望,她應該會很高興才對。」
 
安波西姆不等齊斯克回答,就直接接下去說,齊斯克則表露出些許茫然。
 
「是這樣嗎?」
 
是這樣嗎是我想說的話吧。原來你們只是把他當成劍,沒當成人,是這樣嗎──!結果是我思想太邪惡?
 
「但這麼做還是不好,安提茲會生氣。」
 
太好了,你還知道安提茲會生氣,還不夠無恥!還有救!
 
鈺璟無法評斷自己心裡這句話算不算稱讚,但這件事並沒有到此為止,安波西姆依然不死心。
 
「不然不要摸胸口,摸手呢?反正你說是共感能力的關係,那摸手也可以叫醒啊。」
 
「……但他生氣也不是因為被摸胸口,是因為共感能力啊。」
 
原來生氣不是因為被摸胸口喔……你們之間的關係好複雜,我真不想懂。
 
「你到底想不想解除詛咒啊?」
 
現在安波西姆解除詛咒的態度似乎比齊斯克還要積極,小蛋糕的魅力顯然比想像中還要高。
 
「鈺璟,你有什麼魔法可以叫醒他嗎?」
 
齊斯克困擾之餘,終於決定求助旁邊的朋友。
 
唉,你這個臉皮厚的……不對啊,我到底是來做什麼的?
 
「咳,齊斯克,既然人家在休息,你們為什麼一定要現在叫醒他呢?等他休息夠了再說不行嗎?比方說晚上再來拜訪之類的──」
 
「不行啊,雖然我有陸續幫他修復,但安提茲他一休息下去,睡個三天都有可能,沒有人叫的話搞不好還會睡更久,那可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
 
聽了安波西姆的話,鈺璟才知道有這種狀況,不過他實在沒有老是犧牲自己替齊斯克冒險的興趣,所以他很快就開口拒絕。
 
「抱歉了,我沒學過什麼有禮貌的叫人起床魔法,齊斯克你還是自己來吧。真的不想摸的話,就拿出你的洛恩斯來許個讓他起床的願望啊,啊哈哈哈。」
 
「哪能這麼隨便用啊!」
 
「我只是開個玩笑,你曉得的。」
 
「……你們這些人,從剛剛開始到底都在說些什麼?」
 
原本正在睡覺的安提茲,忽然睜開眼睛出了聲,看樣子是醒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