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408272

    累積人氣

  • 41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異願洛恩斯外篇 未來之約 試閱六

    「安提茲!你剛剛就醒了啊?那怎麼不早點說話?」
 
「我只是想多聽幾句你們說的話,但結果還是聽不下去。」
 
這麼失禮的話,聽不下去也是正常的。幸好他沒繼續忍著聽,不然齊斯克真的摸下去,多半又會嚴重得罪他。
 
「既然你醒來,那你可不可以幫忙看一下怎麼解除齊斯克身上的詛咒?」
 
安波西姆彷彿完全不認為剛才的話需要追究,他直接就轉移了話題,想快點處理這件事。
 
「……我為什麼要幫忙?」
 
安提茲的回應相當冷淡,不過齊斯克跟安波西姆都沒有被他的冷淡態度打倒。
 
「因為只有你能幫忙啊!你這麼厲害,應該有辦法吧?」
 
安波西姆急切地這麼說,安提茲則又重複了一次自己的問題。
 
「就算只有我能幫忙,為什麼我要幫他?」
 
「噢……說的也是,你好像很討厭他的樣子……可是我的小蛋糕……」
 
他的話讓安波西姆沮喪了起來,安提茲則臉上一僵陷入沉默。
 
「安提茲……」
 
這時齊斯克喊了他一聲,安提茲便皺著眉頭看向他。
 
「什麼事?你也想開口要我幫你?」
 
「不,我只是想知道,你真的很討厭我嗎?」
 
像是沒預料到他會這麼問,安提茲愣了愣,然後下意識用自己很常說的一句話來回答。
 
「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不應該聽不懂吧,我的問題講得很明確。如果你真的那麼討厭我,我以後就盡量不來打擾你,好嗎?」
 
在齊斯克以誠懇的語氣說出這些話後,安提茲的臉色變得很難看,也沒有馬上做出回答。
 
「齊斯克,你難道要放棄解除詛咒嗎?這樣你永遠吃不出甜的味道耶!」
 
安波西姆緊張地提醒他這一點,鈺璟則很想插嘴,又不想把自己扯進去。
 
又不是只能靠安提茲解咒,這麼想吃到好吃的小蛋糕,就賣力一點去挖出正確的器物來研究怎麼解啊!安波西姆殿下!
 
「至少詛咒的內容不是什麼要命的事情,忍一忍就是了。」
 
齊斯克說得很豁達,甚至還又補上了一句。
 
「我想安提茲真的很討厭我,或者不知道怎麼解咒吧。畢竟他看著詛咒在我身上這麼久,也從來沒有幫我解的意思啊。」
 
連你也選擇性忽略可以請安波西姆找出器物來解咒了嗎?你不可能這麼快就忘了剛才才提過的要求吧?
 
鈺璟用懷疑的眼神看向齊斯克,不過齊斯克並沒有朝他看過來,所以也沒察覺他的質疑。
 
「安提茲他一定只是不太喜歡管別人的閒事,你不要想太多啦。」
 
或許是因為齊斯克看起來有點難過,安波西姆便擔心地安慰起他來了,倒是安提茲站了起來,走過去就一把抓住齊斯克的手。
 
「我魔法使用不穩定,解咒比較粗暴,出人命的話,別太介意。」
 
等一下!這是公開的殺人免責宣言嗎?齊斯克,太無恥地使用以退為進的手法,你這下子是玩火燒身了吧?
 
「安提茲,別殺他啦!你殺了他,我要怎麼跟優利希姊姊交代?」
 
安波西姆一臉緊張拉了拉安提茲的衣服,只是他勸阻的理由讓人哭笑不得。
 
「那如果我沒死的話,之後你可以好好跟我相處嗎?」
 
「我沒有義務答應這種事。」
 
安提茲冷冷地回答完,就開始催動魔法解咒了。從頭到尾都覺得自己被當成背景的鈺璟,感覺親眼見識了好友的厚臉皮無恥,仍在暗自感嘆著。
 
所謂「比較粗暴,有可能出人命」的狀況並沒有發生,安提茲看似輕巧地施放完魔法,勾勒出詛咒的結構,再以絕對的力量破壞,困擾齊斯克許久的問題就消失了。
 
身為魔法師的鈺璟在這一刻才覺得自己今天來得相當有價值,這麼高水準的魔法解咒可不是到處都有得看的。看完安提茲的手法,他忽然發現與其來參觀安波西姆的器物,還不如多設法和安提茲交流,以魔法師的觀點來看,安提茲是人還是劍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擁有的知識與實力,那簡直是無價之寶。
 
「已經解咒了,你除了厚著臉皮麻煩別人幫忙,到底還會什麼?」
 
安提茲對齊斯克說話的時候總是會特別沒耐心。
 
「他還會做小蛋糕啊。」
 
安波西姆熱心地幫忙想了一個優點。
 
「安提茲,你肯幫我解咒,所以你其實沒我想像的那麼討厭我吧?」
 
齊斯克在開口的同時,也把話題又拉了回去。
 
「……」
 
安提茲好像想說話,卻半天都沒擠出一個字。
 
「你接下來有空嗎?可不可以陪我去練劍?」
 
見他不說話,齊斯克索性自顧自地提出要求。
 
「邀請一把劍陪你練劍,到底有什麼企圖?人的臉皮要多厚才能瞬間提出這種邀約?」
 
安提茲雖然問話的語氣很不友善,卻也沒有立即拒絕。
 
「要說沒有企圖,那太虛偽了,但陪我練劍是很單純的活動,我會用自己的劍,你也不必特別防備什麼吧?」
 
「到底是什麼企圖?」
 
「想知道的話,你可以陪我去練劍,自己觀察啊。」
 
「……」
 
「走吧?」
 
「不要伸手過來拉我!我自己會移動!安波西姆,我離開一下,晚點回來。」
 
安提茲惱怒地拍開齊斯克的手後,轉頭以相對平淡的口吻向安波西姆交代了一句,似是打算跟齊斯克去看看。
 
「安波西姆殿下,謝謝您今天的招待,詛咒能解除真是太好了,改天有做甜品時,我會再送來的。鈺璟,我先走了喔。」
 
齊斯克分別跟現場的另外兩人告別,安提茲則對他的話又產生了意見。
 
「詛咒解除感謝的為什麼是安波西姆?」
 
「噢……應該先感謝你的,很抱歉我疏忽了,謝謝你幫我解除詛咒。」
 
收到這樣的道謝後,安提茲就沒再說什麼了。看著他們兩人離去的鈺璟,整個人還處在恍惚的狀態。
 
我總覺得齊斯克在我心中的形象有點崩塌了。不簡單啊,原來根本沒我想像中那麼笨拙?這其實是小齊吧?不對,如果是小齊的話,以安提茲的能耐應該看得出來,而且詛咒也確實解除了……
 
不對,齊斯克跑了,我想交流的安提茲也跑了,那我還留在這裡到底是──
 
「那個……齊斯克的朋友,你應該就是北界的世子,鈺璟對吧?」
 
就在他思考要不要告辭的時候,安波西姆過來搭話,所以他只好微笑著回應。
 
「是的,我一直沒特別來拜訪,所以殿下對我應該不太熟悉吧。」
 
「沒關係!你不是對我製作的器物感興趣嗎?現在有空了,我可以帶你去看,順便介紹給你聽喔!」
 
安波西姆對「同好」展現了十足的熱情,這股熱情讓一開始確實說過有興趣的鈺璟,一時之間找不到推辭的藉口。
 
這麼好親近?那麼那兩個傻哥哥為什麼還要費盡心思找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兒討弟弟歡心啊?還常常被退貨呢!難道他們裝不出對那些器物有興趣的樣子?
 
「我常常聽休格殿下跟斯洛殿下提起您,他們也有來參觀過您的收藏嗎?」
 
鈺璟好奇地問了一句,而安波西姆的反應不怎麼良好。
 
「他們才沒有興趣呢,好像很怕被誤傷還是詛咒一樣,那種失誤我才不會犯呢!偶、偶爾才會發生一次啦……」
 
這句「偶爾才發生一次」確實讓鈺璟心驚了一下,不過他畢竟具備不少魔法與器物的知識,所以並沒有很害怕。
 
整個參觀的過程,一直持續到安波西姆講累了為止,確實讓他看到不少特別的東西,但大多數都是派不上用場的玩具,或許與安波西姆的個人喜好有關。離開行宮時,鈺璟也已經感到疲憊,他回行館稍作休息後,才打起精神來,打算去找齊斯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