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408273

    累積人氣

  • 41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異願洛恩斯外篇 未來之約 試閱七

    本來去安波西姆的行宮,就是為了找齊斯克刺探小齊的事,拖了這麼久並不在他意料之中。按照他的推估,晚上齊斯克跟優利安露希應該都會回來行館,至於小齊有沒有被抓到,他在前往齊斯克房間的路上就得到了答案。
 
「真巧,鈺璟,你要去找齊斯克嗎?」
 
他在走廊上遇到了優利安露希,打過招呼後,優利安露希便稍微提起小齊又跑出去玩,讓她又得特地跑一趟去抓回來的事。
 
「小齊真是調皮啊,妳也辛苦了。這次決定要隨身攜帶項鍊了嗎?」
 
為了器物世界,鈺璟不得不打探點消息。
 
「我交給齊斯克處理了,那可不是我想隨身攜帶的項鍊。」
 
優利安露希說著,美麗的臉上不知為何流露出幾分感傷。
 
「別太擔心,就算小齊又亂跑出去玩,應該也不會造成太大的危害啦。」
 
鈺璟只要看到女孩子憂愁煩惱的樣子,就會下意識想安慰對方。但他仔細一想,自己跟小齊的約定好像會讓優利安露希更煩惱,這使他良心隱隱作痛了起來。
 
「謝謝你,沒事的,我只是想起一些事情而已。那麼我先回去了,再見。」
 
優利安露希從鈺璟溫柔的聲音語氣中察覺了自己的失態,於是道別後就匆匆離去。鈺璟猶豫了幾秒,還是決定依照原定計畫去找齊斯克。
 
這麼說來,我今天是不是都沒有看到溯寧啊……不,我昨天也沒看到她啊?我們現在到底算什麼狀況,難道就只是普通的青梅竹馬嗎?
 
鈺璟發現自己的感情狀態很值得擔憂,但處理事情應該有先後順序,所以他很快就將這個煩惱擱置一旁,打算之後再處理。
 
在他敲門之後,齊斯克很快就來應門了。現在看到齊斯克,鈺璟都想先分清楚到底是不是本人,畢竟他並不喜歡被冒牌貨耍著玩的感覺,還好要分出是本尊還是小齊,並不是非常困難的事。
 
「白天碰面的時候沒機會說上話,但你來找我第二次……這是不是代表你有重要的事找我?」
 
齊斯克一見到他就這麼問,看似有點擔心自己耽誤了朋友的事情。
 
「噢,原來你是覺得我沒什麼事才那麼安心地直接丟下我離開啊,現在看我又來找你,緊張了吧?」
 
鈺璟見狀,忍不住挖苦了他幾句,這讓齊斯克嘆了一口氣。
 
「好,還有空開玩笑,我相信你的事情沒有很要緊了。」
 
「你這話真讓我心寒,難道你不知道我在談要事的時候很喜歡開玩笑紓壓嗎?」
 
「我還真的不知道。你不是分不清事情輕重的人,如果事情真的很重要,你一定會態度嚴肅地跟我說,講完重點才會開玩笑。」
 
……我到底該說你太了解我,還是吐槽你居然這麼認真回答呢?你的認真如果用在其他方面,大家是不是會比較開心一點啊?
 
「總之先進來吧,我幫你倒個茶,沒事的話,聊聊天也好。」
 
鈺璟依言進了齊斯克的房間,才剛進來,就看見了放在桌上的洛恩斯項鍊。
 
「齊斯克,那個……現在是你在保管啊?」
 
「是啊。」
 
提起這件事,齊斯克就滿面愁容。
 
「現在又變成兩條項鍊都是我保管了。小優還好,很乖又很聽話,小齊就讓人頭痛了,一天到晚招惹麻煩,想好好掌控的話只能帶在身上,可是帶在身上又會一直找我講話。」
 
「他們兩個不就是對應優利希跟你嗎?你也知道你一天到晚招惹麻煩啊?」
 
鈺璟的幸災樂禍,齊斯克聽了沒多大的反應。
 
「所以你就是擔心我惹麻煩才放不下我囉?鈺璟,你對我真好,能有你這樣的朋友真是我的福氣。」
 
「……你這傢伙最近是不是個性有點改變啊?」
 
這種從器物世界歷劫歸來後,朋友不知道經歷了什麼,所以也變得有點陌生的感覺,讓鈺璟心情複雜。
 
「可能有一點吧,不過按照小齊的說法,我本來就是這樣,沒什麼不正常的。」
 
「你的意思是你有可能跟小齊越來越像?變得像他那副糟糕德性?」
 
「我想應該不太可能吧,那恐怕是我小時候一路不受限制才會發展出來的個性,你別想太多。」
 
聽起來你小時候真是不可愛。不過那種個性能被摧殘成現在這樣,中間遭遇的過程還真是慘痛。
 
「你說小齊會跟你說話,都說些什麼啊?」
 
「一些很煩的話。」
 
「舉例來說呢?」
 
「……不想舉例。總而言之很干擾我,挺麻煩的。」
 
「你們既然是洛恩斯的主人,不能命令他們待在房間裡不准出去嗎?」
 
這是鈺璟一直以來都有的疑惑,剛好也趁這個機會問出來。
 
「洛恩斯的狀況比較複雜,隨便使用命令的話,有可能被當成『許願』,處理起來會比較麻煩,所以只能隨身帶著,方便控制情況。」
 
聽到這裡,鈺璟努力擠出一絲同情的神色,然後裝作好意地做出詢問。
 
「這樣出門辦事真的很困擾呢,有什麼我能幫上忙的地方嗎?保管項鍊應該不會太難吧,或者你可以把項鍊寄放在我這邊,我試著保管幾天看看?」
 
要是齊斯克拒絕的話,他就得等小齊再度想辦法溜出來,才能見到他了。那是他十分不希望見到的狀況,所幸齊斯克欣然接受了他的提議。
 
「你願意幫忙保管?真是太好了,那就拜託你了!」
 
從他驚喜的模樣看來,他應該真的很想擺脫這條項鍊。因為別有用心的關係,鈺璟被他感謝得很心虛,連忙帶開話題。
 
「對了,既然你這麼不喜歡,那優利希拿來給你,你怎麼不拒絕?」
 
「因為她更不喜歡啊,在器物世界裡面,應該有很多過節吧?與其讓她困擾,還是我負責保管比較好,更別說小齊還是依照我變的,雖然我不想承認,但大家總是會覺得我該『管好自己』,不是嗎?」
 
齊斯克一面嘆氣,一面說出理由,最後還補上一句話。
 
「而且,把項鍊交給優利希保管,就好像讓另一個比較討厭的自己隨時跟在她身邊,不只她不能接受,我也不能接受啊。」
 
這話……好像有點道理?是我也不想,果然必須接下來……但現在的狀況不就變成齊斯克把另一個糟糕的自己放在朋友身邊隨時跟著了嗎?想想就覺得實在好糟糕?
 
「仔細一想,我跟小齊在器物世界裡也有很多過節呢……」
 
「咦?鈺璟,你不願意幫忙保管了嗎?」
 
你那是什麼擔心我反悔的表情!到底有沒有一點良心啊你!
 
「既然答應了,我當然不會反悔,至少先試幾天看看,不行再說。」
 
「呼,那就好。」
 
因為繼續這個話題會讓鈺璟很想揍齊斯克,所以他決定問一問白天的事情。
 
「齊斯克,你們下午去練劍,到底是怎麼練啊?」
 
「我練劍給安提茲看啊,一開始是這樣。」
 
「一個人到底要怎麼練劍?」
 
「其實可以靠想像練劍,不過剛好帶著小優,我就請小優變成人和我對練了。」
 
聽他這麼說,鈺璟再度產生「齊斯克你還真是擅長利用身邊的人事物耶」的感想。
 
「小優肯理你了?當初你們取消願望,他不是很難過?」
 
「我也覺得很對不起他,所以有空都會關心他,最近他好像比較會理我了,今天試著請他幫忙,他也願意。」
 
其實你是個魔性之男吧,被你傷透心的最後都會原諒你,看起來討厭你的也肯跟你出去……
 
「那他是變成男的還是女的?」
 
鈺璟不由得想關心這個問題。
 
「男的。這樣對練比較方便。」
 
「女的會讓你分心或下不了手?」
 
「對,男的就沒這個問題,可以沒有顧忌地對打。」
 
「你這話是不是對小優有點過分啊?你該不會還有傷到他吧?仗著他是器靈,受傷也不會死,就隨便出手?」
 
「為什麼會被你說成這樣?在你心裡我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渣啊?」
 
齊斯克抗議了一聲,鈺璟則持續追問。
 
「所以到底有沒有?」
 
「沒有啦!雖然他說可以盡情打,讓他受傷也沒關係,但我為什麼要這麼做?明明可以控制在不讓人受傷的範圍啊!」
 
我覺得你這句話也會讓小優受傷就是了。此外最好不要被優利希聽到,這不是說你實力比她高很多的意思嗎?
 
「我很好奇一件事,小優用男性面貌現身,別人如果看到他,還會當他是優利希嗎?」
 
「沒有實驗過,不知道。今天練劍的地方沒有別人。」
 
嘖,我很想知道答案耶!不過你這傢伙也不會挑有人的地方練劍吧,是不是永遠都沒機會知道了?
 
「我忽然想到,所以如果你想要優利希對你說些甜言蜜語,你也可以拜託小優以女性面貌出現來完成這件事,是這樣嗎?」
 
邪惡!太邪惡了!難怪你不想留自己的器靈,卻願意保管對方的器靈!當初會許那種願望就代表你一點也不單純吧!
 
「我不會那麼做!這樣很不尊重他們!」
 
「但你剛剛有心動一下,對吧?」
 
「沒有!」
 
齊斯克完全不肯承認,駁斥得相當徹底,但鈺璟是完全不信的。
 
「而且你一定有辦法說服小優替你保守秘密,這樣一來優利希也不會知道,你就會覺得自己可以安心地利用小優──」
 
「不要再聊這種不會發生的事了!聊點別的吧!」
 
由於齊斯克強烈地要求停止這個話題,鈺璟只好繞回原本在問的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