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408280

    累積人氣

  • 41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異願洛恩斯外篇 未來之約 試閱九

    章之三 重要的事物
 
不只是人會將自己鎖在過去中不願前進,器靈也會。
 
我想那是因為,我想像不出「未來」有什麼吸引力。
 
究竟是我缺乏想像力,還是我失去了想像的能力?
 
我的時間看似停止,卻依然在前進。
 
那麼,一直固守著過去的我,是否也該試著跨出一步呢?
 
 
 
轉換世界時的不協調感,他已經習慣了,而在進了器物世界後,一張眼就看到鏡子的他,忽然有點害怕會不會哪天自己也習慣了女裝女體的樣子,這可是很可怕的事。
 
「嗯?不是晚上?到底是當天的白天還是隔天的白天?」
 
鈺璟先疑惑了一下時間,接著才開始研究璟原本在鏡子前做什麼。由於旁邊沒什麼能供判斷的東西,他只能猜測璟坐在鏡子前想事情,也許有一些煩惱。
 
唉,爸爸那麼不正經,好朋友又鬧失蹤,會煩惱也是正常的,器物世界的我好可憐啊……不對,我不是才覺得她可以自由自在地表達情緒很令人羨慕嗎?怎麼忽然又覺得她可憐了?振作點,比較可憐的是我才對吧!
 
既然已經進來掌握了璟的身體,鈺璟便馬上動身,打算去找羅緋。畢竟羅緋是他一再進來的唯一原因,拖著不去找只是浪費時間而已,他又沒興趣研究女性版本的自己。
 
不過他一使用搜尋魔法想確認羅緋的所在位置,就發現魔法不靈光,沒有辦法找到羅緋人在何處。
 
這個狀況使他疑惑了一下,然後得出一個結論──羅緋使用了屏蔽氣息的魔法。
 
到底有多不想被女兒找到啊!這個爸爸是怎麼回事!
 
他在心裡罵了幾句後,先直接去羅緋的居處找人,找不到再去問北界的高層跟羅緋信賴的僕人,但問來問去都問不出羅緋的行蹤。
 
「羅緋大人沒告訴你們他去了哪?他就這麼放心,完全不怕有緊急事情時沒有人聯絡得上他?」
 
「真的沒有,璟公主,您就饒了我們吧──」
 
因為大家口徑一致,鈺璟便煩悶地放棄了追問。而他放棄的最大理由,其實是大家的性別都跟現實相反,他每見一個認識的人就要被刺激一次,繼續問下去不只沒效率又痛苦,還不如自己想別的方法。
 
直接去羅緋的房間待著,一直等到他回來?……太浪費時間了,還不如回現實睡覺呢,那好吧,看來只剩下一個辦法了……
 
抱持著「想讓我找不到你,我就讓你自己跳出來」的心情,鈺璟前往世界裂口,並在世界裂口前施放了專屬自己的緊急求援魔法,然後學羅緋屏蔽自己的氣息,再讓自己暫時隱身。
 
接下來世界裂口就熱鬧了起來。
 
北界聚落距離世界裂口這麼近,看到求援魔法高層都慌張地趕過來,卻又沒看到半個人,大家瞬間都變得很緊張。
 
「怎麼辦?璟公主出了什麼事?誰有辦法聯絡羅緋大人?」
 
「我現在就通知羅緋大人!」
 
偷聽他們對話的鈺璟,只覺得這些老人果然很狡猾,明明就有聯絡方法,剛剛卻騙自己沒有。
 
不過,不需要等到他們聯絡,羅緋沒過多久就自己出現了,從他鐵青的臉色看來,他顯然曉得緊急求援信號這件事,但他來得比大家慢,也許是身在很遠的地方。
 
求援信號設計上無論如何都會傳遞給近親,這點鈺璟也算計在內。
 
「發生了什麼事!小璟呢?」
 
「羅緋大人,我們來的時候就已經沒看到人……」
 
他們大概都太過慌亂,沒有人想到該立即偵測現場,所以鈺璟身上簡單的隱身魔法一直沒被拆穿。
 
只是屏蔽氣息的魔法,羅緋認真施法的話多半可以破解,所以找人的目的達成後,鈺璟沒有繼續吊人胃口的意思,直接就現身在他們眼前。
 
「父親大人,我在這裡。我只是要把你釣出來而已,不用緊張。」
 
這一瞬間,眾人的表情都相當精彩,羅緋反應過來後像是要生氣了,卻又不想在大家面前兇女兒,於是抓了他就使用魔法挪移到其他地方。
 
確定附近沒有人後,羅緋劈頭就罵了他一句。
 
「鈺璟!這種玩笑能隨便開嗎?你知不知道我心臟差點停了!」
 
不知是男性版本的羅緋比較好說話,還是女兒的身體比較吃香,至少這種擔心與生氣的情緒混合在一起的時候,他沒像現實世界的羅緋一樣先給他一巴掌。
 
「抱歉,可是我找不到你。」
 
因為這終究是惡作劇般的行徑,所以鈺璟道歉,並做出了解釋。聽他這麼說,羅緋的火氣也轉為無奈。
 
「你……唉,算了,沒事就好。」
 
這聲「沒事就好」與他輕拍自己肩膀的手,讓鈺璟的內心又被觸動。
 
自己的母親,是否這輩子都不會如此直率地表達出情感與愛護呢?
 
他還是會想得到母親的關愛,而得不到的話,進器物世界追求一個夢,或許也是個選擇吧?
 
「上次你怎麼什麼都沒說就回去了?發生了什麼事情嗎?你的世界現在還有沒有危險?」
 
放下求援魔法的事情後,羅緋立刻就問起鈺璟上次的匆匆離去,這樣的關心也令他十分感動。
 
「沒事。我們那裡現在什麼事也沒有。上次就是……出了點差錯,雖然這次應該可以控制出去的時間,但我是偷偷進來的,也有可能被強制退出……」
 
鈺璟將自己進來的過程稍微向羅緋交代了幾句,聽完他的說法,羅緋面露擔憂。
 
「你就這樣相信那個妖女了?你忘了她把你害得多慘嗎?做決定之前為什麼不多想一點,萬一這又是個陷阱怎麼辦?」
 
「我已經想夠多了,應該不會有危險──」
 
「永遠別小看你不懂的器物,我難道沒有教過你嗎?你好不容易才從這裡脫身,居然在沒有問題需要解決的情況下又自己跑進來,也沒讓其他人知道這件事,你到底有沒有把自己的安危放在心上?」
 
「可是,我想見你啊!」
 
被羅緋連續訓斥了這麼多句後,鈺璟總算逮到機會講出自己要講的話。
 
羅緋先愣了兩秒,接著才露出十分溫柔的笑容。
 
「我真高興能聽到你這麼說。我也想過,這個世界沒有毀滅,要是你知道這件事,又有安全的方法,應該不至於對我沒感情到連進來看我一眼都不想吧?你說你想見我,我也很想見你啊,鈺璟。」
 
「父親大人……」
 
「但我不認可你的方法。這一點也不安全,你現在出去,求證清楚,或者找個有用的人通知──噢,你去跟你母親說,她要是同意了,你就可以進來。」
 
羅緋的要求讓鈺璟頭痛了起來。
 
「不,父親大人,你仔細想想,是你的話,你會讓你兒子再進來嗎?只要讓她知道,我就永遠別想再見到你了,說不定她還會為了讓我死心,設法毀滅這個世界,總之這件事我絕對不能告訴她啊!」
 
他這番話讓羅緋思考了起來,然後不得不承認他說得有道理。
 
「嗯……確實是這樣。而且你越是為了這個虛幻的世界求我,越是覺得這個世界很重要,我就越覺得這是必須排除的有害東西。不過當初溯寧的事情都對你造成那麼大的傷害了,或許我的手段會溫和一點,嘗試了解你在想什麼吧……但相對來說,要是我肯讓你進來,就代表我已經認定這個世界完全沒有危險性,我認為這是很重要的。」
 
「就算你不在乎這個世界有消失的危機,硬是要求我去做,我也不會答應的!你不知道這裡有多容易毀滅,我絕對不能讓那種事情發生!」
 
鈺璟覺得自己實在承擔不起母親毀了器物世界的後果,羅緋則看著他,忽然認真地問了一個問題。
 
「小璟,你為什麼如此在乎這裡呢?」
 
「這還需要問嗎?」
 
「如果有一天,你母親願意給你那些你想要的東西,像我一樣笑著面對你,讓你時時刻刻感受到她對你的愛,你還會如此在意這個世界嗎?這個世界裡的我,對你來說,還會重要嗎?」
 
他不知道為什麼羅緋要這麼問,對於這個問題,他只能僵硬著回答。
 
「但那是不可能的。」
 
「為什麼不可能?她就如我一樣深愛著你。如果她知道你為了追求虛幻而罔顧自己的安全,又知道斥責你也改變不了你的心思,她還能怎麼做?」
 
鈺璟回答不出來。
 
「你所追求的,是她能夠給你的東西。她會給你的,因為你對她來說,就是這麼重要。」
 
「……於是我就能看著她把這個世界毀掉,然後不再追逐幻影了嗎?」
 
鈺璟覺得羅緋讓他說出的結論十分殘酷。眼前的人明明那麼真實,為什麼總是要把自己說成一點也不重要的幻影呢?
 
就算這的確是事實,他還是無法接受。
 
「是啊,你經歷過的這一切,都會變成寶貴的記憶。」
 
羅緋笑著對他這麼說。他不明白為什麼羅緋還能笑得這麼溫柔,就如他不明白那樣的母親,內心怎麼會是愛自己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