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408272

    累積人氣

  • 41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異願洛恩斯外篇 未來之約 試閱十

    「不管你怎麼說,我還是不會把這件事告訴我母親的,這裡明明是個好地方,我對母親所有的疑惑都可以拿來問你,有這麼好的事,我怎麼可能放棄!」
 
稍微冷靜下來後,鈺璟堅定了想法,另外找了一個理由。羅緋對這個理由的接受度倒是比較高,一聽完就拍了拍手。
 
「拿來當刺探內心的工具啊?不錯、不錯,但你以為我真的有問必答,什麼都會告訴你嗎?我也是會有私心的,你要是全盤相信我的話,可能會不太妙喔,畢竟現在『夜晚的我』已經消失,再也沒有人會把想法跟感受那麼直白地表達出來啦。」
 
「但如果我問你喜歡吃什麼,生日想收到什麼禮物之類的問題,你總會回答我吧?」
 
鈺璟雖然是在舉例,卻帶有幾分認真。送母親的禮物長年以來一直都是很困擾他的事情,要是可以在這裡問到值得參考的答案,那對他來說可是很有幫助的。
 
「啊……所以你都會送你母親禮物?小璟上次送我禮物已經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啊,怎麼這部分不同步一下……只要有送,什麼我都喜歡啊,我哪會挑剔什麼呢……」
 
沒想到這個問題似乎勾起了羅緋的傷心事,鈺璟難得看他這麼恍惚,顯然許久沒收到禮物的事讓他打擊很大。
 
「父親大人,你別難過了,不然我送你?你想要什麼?」
 
「送禮哪能這樣直接問!都沒有驚喜了啊!」
 
「剛剛說收到什麼都不挑剔的人到底是誰……」
 
「那和事先知道會收到什麼是不一樣的,懂嗎?你問我是因為想給你媽驚喜,那你想給我驚喜就去問你媽啊!還是你完全沒想過應該給我驚喜?怎麼能這樣差別待遇?」
 
是誰一直強調現實的真人比較重要,說自己是幻影的啊!現在又開始爭重要性了,可不可以不要這麼沒有一致性!
 
「算了,你的禮物以後再說吧,我不想送你了!」
 
「什麼?小璟你好狠的心啊,上次忽然跑掉害我被女兒認為是變態,現在爸爸為了你的安全著想給你建議,你居然連個回禮都不給,這讓我怎麼能接受──」
 
事情的過程不是這樣的吧!不要顛倒黑白!等等,什麼害你被認為是變態?……啊,上次離開的時候好像是在浴池外面,然後你正在脫衣服是吧……反正一開始也是你硬要拉我去那裡的,你活該啦!
 
「說起來,小齊好像不太想馬上進來器物世界的樣子,所以你女兒才會一直找不到她。」
 
「小齊?齊斯克嗎?你為什麼要叫她叫得那麼親密?」
 
「誰叫她叫得親密了,在我的世界齊斯克是另一個男人啦!這是為了區分才改的稱呼,大家都這麼叫的!」
 
「噢……她不想進來啊?這倒是很有趣。」
 
羅緋得到這個資訊後便開始思考,接著語帶玩味地分析了起來。
 
「夜晚異相已經消失的現在,這個世界已經失去了原先的功能,該不會妖女進來就得被束縛在她給自己的那個身分中吧?哈哈,要是只能當個普通的護衛,在我面前她該有多痛苦啊,還沒想到辦法之前,她恐怕很難願意進來見小璟吧?」
 
「你兩個都叫小璟,我還真不知道你是在叫誰……」
 
「怎麼了,不喜歡我這樣喊你?對我來說,孩子的全名是講正經事情的時候才叫的喔。」
 
「隨便你啦……」
 
「好了,剛剛的問題必須解決,你先設法取得安全的憑據再說吧,快點回現實世界去。」
 
說到這裡,羅緋就開始趕他走。
 
「你就不能先跟我說你為什麼會看上諾菲陛下嗎?」
 
「誰讓你把話題又拉回來的?」
 
「這個話題又沒有結束!先說完我再出去!」
 
「你以為三言兩語就說得完嗎?如果你出去之後能弄到安全的保證,下次進來我再跟你說!」
 
見他堅持,鈺璟只能先離開器物世界,回到現實後,時間依然是晚上,於是他便先睡了一覺,打算隔天再來煩惱這件事。
 
小齊直到隔天都沒有回來,看來應該還沒被人發現。鈺璟認為自己必須把握這段黃金時間,趕緊想辦法證明進出器物世界的安全性。
 
求證清楚,或找個可靠的人說這件事,讓他保障自己的安全──鈺璟苦思了很久還是不知道自己能怎麼做。他的母親一開始就被排除在外,而告訴齊斯克是不行的,接下來還有什麼選擇呢?
 
找優利希?我其實沒有很了解優利希,她的個性好像很正經,恐怕不會幫我瞞著我母親吧?這世界上多半沒有人想背負這樣的責任,畢竟我母親追究起來,連皇帝陛下都頂不住啊……
 
想到這裡,鈺璟一時之間微感絕望。
 
為什麼我只是想作作夢,感受一下親情的溫暖,也得這麼累呢?雖然小心謹慎的確很重要,但現在的小齊應該沒這麼危險吧?他就只是個單純的器靈而已啊?
 
他在心裡抱怨完後,就認命地繼續想方法了。了解洛恩斯與器物世界的人也就這麼幾個,裡面具備足夠能力或魔法知識的人不多,他實在沒什麼選擇。
 
不然……找溯寧?
 
鈺璟腦袋裡才剛冒出這個念頭,就立即被他自己反駁。
 
不行!雖然她很單純,但她幾乎跟我母親一樣在乎我的命,一定不會幫我的吧!而且在她那麼努力救我出來之後,我居然又要跑進去,就算不危險,她也會很傷心吧……
 
排除溯寧這個選項後,鈺璟原本以為一切已經沒有希望,但他忽然又想起一個人。
 
「安提茲……如果是安提茲的話呢?」
 
在想到還有安提茲可以考慮後,他立即覺得這是最佳選擇。身為一把具有豐富魔法知識與力量的神劍,安提茲絕對能處理與洛恩斯相關的情況,也不會畏懼羅緋給的壓力──
 
但問題是,他憑什麼讓安提茲幫自己呢?
 
威脅利誘應該都不適合。鈺璟左思右想,覺得還是只能直接懇求他,看安提茲的心情好不好,願不願意給予他協助。
 
做好決定後,他立即就啟程進宮,並小心翼翼地前進,只希望別再撞見諾菲。
 
今天他的運氣還不錯,沒遇到什麼不想遇到的人,就直接抵達了安波西姆的行宮。這次安波西姆一樣沒有拒絕他的來訪,甚至一見到他就眼睛發亮。
 
「鈺璟,你今天又來拜訪,是想了解昨天還沒介紹完的那些器物嗎?」
 
不是。
 
鈺璟差點就直接否認,幸好在話說出口之前他有發現,還來得及更改成比較委婉的話語。
 
「我也很想多多了解您的器物,不過我今天有事情想找安提茲……」
 
「咦?好多人來我這裡都是找安提茲,怎麼連你也是來找安提茲的了?你一個魔法師,找安提茲做什麼啊?」
 
安波西姆對於大家都來找安提茲這件事似乎有點不滿,鈺璟也能夠理解。如果自己住的地方時常有訪客,但都不是來找自己的,那確實會讓人產生不愉快的感覺。
 
而理解是一回事,困擾又是另一回事。現在他必須趕緊想出一個找安提茲的理由,這使他有點後悔來之前為什麼不想好各種應對。
 
「一些私人的事情,有事想拜託他啦……」
 
鈺璟說了一半的真話,並希望安波西姆不要再追究下去。
 
「你們總是想拜託安提茲做這個做那個,他又沒有欠你們什麼的,你果然還是齊斯克的朋友,跟他一樣厚臉皮!」
 
沒想到安波西姆雖然沒繼續追究原因,卻生氣了起來,聽了他說的話,鈺璟連忙澄清。
 
「安波西姆殿下,我的臉皮絕對沒有齊斯克那麼厚!」
 
齊斯克,抱歉啦,雖然我們是朋友,但這種情況下我必須跟你撇清關係!
 
「都上門想麻煩安提茲了,還說自己臉皮不厚?」
 
「我只是無計可施之下姑且來問看看而已!如果他願意幫忙的話,我也會準備謝禮的!」
 
「你是能給什麼謝禮啊?他又沒有需要的東西!」
 
「您怎麼知道沒有呢?」
 
「外面又在吵什麼?」
 
他們講到一半,安提茲就從裡面出來了。安提茲在出現之後看了看他們,然後淡淡地說了一句話。
 
「我還以為又是齊斯克,原來今天不是啊。」
 
……怎麼齊斯克你每天都會來嗎?還是常常來?你到底糾纏得多緊啊?難怪安波西姆對你印象差,成天跑來造成人家困擾,到底曉不曉得收斂一點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