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408276

    累積人氣

  • 41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異願洛恩斯外篇 未來之約 試閱十一

    「安提茲,雖然不是齊斯克,可是他也是來找你幫忙的。」
 
安波西姆以一副告狀的態度,向安提茲報告了鈺璟的來意。安提茲聞言,略帶疑惑地看向鈺璟。
 
「你有事情想找我幫忙?什麼事?」
 
「噢,我們可以換個沒人的地方再說嗎?」
 
安提茲看起來沒有把別人的事情說出去的興趣,但安波西姆可就不一定了。進入器物世界的事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他實在不得不提出這個要求。
 
「咦!你居然想趕我走!」
 
安波西姆顯然不太喜歡這種被排擠的感覺,鈺璟總覺得再這樣下去,這個單純的少年就要開始討厭他了,基於各種考量,他只能試圖挽回一下印象。
 
「不是的,我的意思是請他跟我離開這裡再談──」
 
「你想把安提茲帶去哪裡?要從我這裡把他帶走,應該給我租借費!」
 
「那你怎麼沒跟齊斯克收?」
 
鈺璟不是不肯給這筆不合理的費用,他只是忍不住想問這個問題而已。
 
「他、他平常會帶蛋糕來啊!」
 
看樣子小蛋糕拿來收買安波西姆真的很好用。鈺璟無話可說了兩秒,這時安提茲也皺眉開了口。
 
「安波西姆,我不是屬於你的東西,為什麼你可以收租借費?」
 
「我只是隨口說說……」
 
安波西姆的聲音一瞬間變小了不少。
 
「就算是你的東西,其實也不可以收吧……應該說主人本來就不該在一般情況下把自己的劍借給別人啊,更何況還收錢。」
 
鈺璟見狀,也跟著發表了自己的想法,這使得安提茲看了他一眼。
 
「有事情就進去裡面談吧,我做個結界,安波西姆聽不到的。」
 
「啊?可以嗎?那就打擾了。」
 
得到談話許可,鈺璟大喜過望,跟安波西姆打過招呼後,立刻就跟了上去。
 
「說吧,你想找我幫什麼忙?」
 
他沒有第一句就問「我為什麼要幫你」,讓鈺璟覺得十分感動。他簡單交代了自己想進器物世界的事,安提茲聽完之後,面上充滿了不解。
 
「你為什麼想進去?才從器物世界被救回來不是嗎?」
 
被問到這個問題,鈺璟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果然沒想太多就過來是太過天真的行為。
 
「我……很想進去。裡面有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事物,雖然別人可能未必能夠理解。」
 
他選擇說了很模糊的真話,這是他的真實心情。對所有進去過的人來說,器物世界多半是他們心中的陰影,能夠不回想就不回想,畢竟他們在裡面經歷過的一切,幾乎都稱不上好事,甚至還要面對一堆認識的人性別改變的弔詭情況。
 
如果給他們錢要他們再進去一次,恐怕也有很高的機率被拒絕,和他這種主動送上門的完全不同。
 
他不曉得誰才能懂得他留戀器物世界的心情。大概誰都會覺得他瘋了,為了一個詭異的幻想世界,居然會思念到夜晚難以入眠──在他以為器物世界已經消失時,確實難過到睡不著,吃東西也沒什麼胃口。
 
他在器物世界裡得到了一直渴望的親情,在器物世界裡見到了以為已經生死兩隔的初戀,這些事情他永遠也無法忘記。
 
所以當他得知器物世界沒有消失,還能再進去的時候,才會馬上就決定和小齊交換條件,取得進去的方法。
 
就如同成癮一般,只希望能一直接觸。即使是在有限的時間裡也好,他盼望能見到他的父親……盼得幾乎都要忘了,那個人只是他母親的倒影,他真正的父親另有其人。
 
他盼的是不可能的事情。不可能的事情只能存在夢中,而他現在就是想讓這個夢延續久一點。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一些別人無法理解的堅持。」
 
安提茲聽完他的話後,輕聲這麼說。
 
「雖然我不太懂人類,但我明白守護別人覺得不重要,自己卻覺得無比重要的事物是什麼樣的心情。所以你需要我幫忙的事情,具體來說是什麼?」
 
咦?
 
答……答應了嗎?這是願意幫我的意思?沒有質疑也沒有刁難?我甚至不必花功夫說服?有這麼好的事?
 
大概是看多了安提茲對齊斯克擺臉色的場面,事情能發展得這麼順利,他實在難以置信。
 
「器物世界裡的親人要求我證明自己進來以後不會回不去,所以我想請您……在我出不來的時候帶我回來。」
 
鈺璟自己覺得這是個很厚臉皮的要求,也設想過說出口後是否就會被拒絕,不過安提茲的反應卻很平靜。
 
「可以。不過怎麼證明?」
 
「證明?」
 
「不是說要證明嗎?你用說的,對方就信?」
 
安提茲的問題讓鈺璟覺得自己還真的是什麼都沒想好就跑來了。當他還在思索能怎麼證明時,安提茲就自己提了建議。
 
「需要我跟你進去一趟?」
 
這待遇實在是太好了。鈺璟還處在無法回神的狀態。
 
我何德何能……讓一個跟我完全沒有交集的神器這樣幫我啊?難道是因為我是齊斯克的朋友──不對,如果考慮到是齊斯克的朋友,應該立刻趕出去才對吧?還是他今天心情特別好?
 
「可以的話當然是最好的,不過這件事能不能別告訴其他人?」
 
可惜好運沒有一直持續,安提茲沒答應他的要求。
 
「我無法保證。視情況,如果有人問起,我或許會說。」
 
該不會齊斯克一問你就跟他說了吧?別一下子就對他的厚臉皮投降好不好?
 
「好吧,不過進出器物世界的戒指我只有一個,你有辦法自己進去嗎?」
 
鈺璟回想之前安提茲進去救他的事,那時安提茲應該也沒依靠器靈的力量,想來他應該能自行進入器物世界才是。
 
「應該可以。現在進去?」
 
安提茲在問完之後,忽然皺起眉頭。
 
「不過需要項鍊本體才行。所以必須去找齊斯克嗎?」
 
你該不會要說,要找齊斯克的話,你就不想去了吧?
 
鈺璟在內心這麼猜測。幸好他已經把項鍊拿來代為保管了,不必擔心這類的可能性。
 
「我現在替齊斯克保管項鍊,所以不必去找他也可以。」
 
「既然如此,那就現在進行……外面又是在吵什麼?」
 
安提茲說到這裡,忽然留意起外頭的噪音,鈺璟仔細一聽,發現正在跟安波西姆對話的那個聲音讓他感到很熟悉。
 
說什麼很熟悉,不就是齊斯克嗎?齊斯克剛好也跑來了?齊斯克你怎麼這麼陰魂不散──!昨天你還有解除詛咒的藉口,今天就沒有了吧!你的正職呢?為什麼你有空一直跑來?
 
「安提茲──齊斯克又來找你了,你要見他嗎?」
 
鈺璟才想到這裡,安波西姆就跑來敲門了,安提茲則想也不想就直接做出回答。
 
「不要。」
 
「喔。齊斯克,聽到了沒有,不是我不幫你,是安提茲不見你喔。就說你應該檢討檢討自己嘛,你朋友他就肯見啊。」
 
「我朋友?」
 
「是啊,他正在跟你朋友說話吧。」
 
「鈺璟?他為什麼會來找安提茲?」
 
「我怎麼知道,你們不是朋友嗎?你自己問他啊。」
 
聽到這裡,安提茲又不耐煩地自己打開了門,以十分不友善的態度看向門外的齊斯克。
 
「你今天又來做什麼?」
 
剛剛不是說不見嗎?怎麼又自己開門見客啦?
 
鈺璟在心裡納悶著,不由得覺得安提茲很不坦率。
 
「因為剛好又有空,所以一樣想找你練劍。」
 
齊斯克在回答他的同時,也用疑惑的眼神看向鈺璟,似乎不太明白鈺璟為什麼會在這裡,不過他並沒有開口對鈺璟說什麼。
 
「昨天都被我打斷肋骨了,今天還來?」
 
安提茲似是對他這種打不跑的韌性感到驚訝,鈺璟則是訝異於打斷肋骨這件事。
 
「你肋骨斷了?怎麼看不出來?看起來好好的啊!」
 
「因為安提茲又幫我治好了啊。」
 
齊斯克的解釋使鈺璟鎮靜之餘,也開始相信他昨天說的「有希望」了。
 
安提茲大人,您要是真的想打跑他,就不要替他治療啊!難道他一臉可憐說肋骨斷了會讓他無法工作,你就決定負起責任治好他了嗎?他就算真的這麼說,你也不要理他才對啊!對待厚臉皮的人根本不該心軟,更何況他那工作他根本也沒好好在做!
 
由於跟安提茲不熟,鈺璟自然不可能把這些話直接喊出來,只能在心裡憋著內傷。
 
「安提茲,昨天的招我想到破解的方法,所以想試驗看看,你今天有空嗎?」
 
齊斯克判斷肋骨的話題已經結束,因而繼續提出邀約,然而安提茲拒絕得十分乾脆。
 
「沒空。已經先答應別人事情,我現在要離開一趟。」
 
聞言,齊斯克再度看向鈺璟,在他說話之前,鈺璟就先開了口。
 
「哎呀,齊斯克,不好意思,你來晚了一步,安提茲大人已經先被我請走了。」
 
好不容易才好運請到他幫忙,休想叫我讓!萬一明天他心情就不好了怎麼辦?一定得把齊斯克趕跑,不然待會安提茲又改變心意跟他走,我不就欲哭無淚了嗎?
 
鈺璟帶安提茲走的心意非常堅決,而齊斯克聽完他的話以後,神情頓時變得相當複雜。
 
「鈺璟,你不是魔法師嗎?安提茲他應該是劍吧?」
 
什麼……喂,你是誤會了什麼啊!我只是要跟你搶安提茲的時間,才沒有要跟你搶武器!
 
「不是你想的那樣。」
 
鈺璟還沒開口澄清,安提茲就先冷淡地否認了。
 
「雖然魔法師其實也可以用劍,但我只是去幫個忙而已。說起來也不關你的事。」
 
是啊,是不關他的事,所以你為何要跟他解釋啊?
 
噢,等等,魔法師也可以用劍?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是對魔法也有增益的神劍?這讓人有點心動耶!
 
「所以對魔法師來說,您也是增幅神器嗎?」
 
儘管知道自己不該妄想,鈺璟還是忍不住問了這個問題,使安提茲瞥了他一眼。
 
「我指的是精通劍術的魔法師。」
 
……就是魔法跟劍術雙修的那種人?那才不是正統的魔法師呢!還是我誤會了你的意思?你到底對普通魔法師有沒有幫助啊?
 
算了,我還是別搞懂這件事好了。反正我本來就沒有跟齊斯克搶的意思,就算對魔法師有加成,一定也沒有對劍士加成那麼多吧?覬覦太過強大的寶物可是會讓自己的處境變得很危險的,齊斯克不怕,但我很怕啊。
 
「所以果然還是精通劍術比較好吧?」
 
齊斯克問了這麼一句,讓安提茲又瞪向了他。
 
「已經說了,不關你的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