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408280

    累積人氣

  • 41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異願洛恩斯外篇 未來之約 試閱十二

    章之四 父親與母親
 
他是我的兒子。
 
看他受傷,我也會痛。看他難受,我也會難過。
 
他就像是我心上的血肉,卻又不真正屬於我。他牽制了我的情緒情感,卻又不是我能完全掌控的存在。
 
他位在我心上最柔軟的地方,輕輕觸碰也讓我害怕。
 
即便如此我還是愛他。
 
而他也還是愛我……
 
 
 
「我是用戒指裡的法陣進出器物世界的,要怎麼一起進去?」
 
「沒有辦法一起進去。你先進去,我進去以後再去找你。」
 
「好啊,嗯,我進去以後應該是在北界,不過會變成女人就是了……」
 
鈺璟雖然不太想說出最後一句話,但他生怕安提茲忘了器物世界裡面性別顛倒的事,導致找不到他,所以還是提醒了一下。
 
「我明白了。走吧。」
 
抱持著一點「真的不會出問題嗎」的擔憂,鈺璟憂慮地啟動戒指,進入了器物世界。
 
他無比希望器物世界裡的璟可以待在一個安全平靜的地方,讓他好好等候安提茲到來,然而他一進去就發現自己身在陌生之處,用魔法偵測後,根本離北界非常遙遠。
 
小璟──!這是什麼地方?妳為什麼要跑到這裡來!距離北界好遠,我必須趕快回去……啊!魔力怎麼剩下這麼少?妳是剛用了長距離移動魔法過來嗎?我這下子要怎麼回北界?
 
這尷尬的情況,使鈺璟稍感慌亂。要是安提茲進來之後直接去北界,按照他那不太擅長溝通的狀況,跟羅緋遇上的話,不曉得會不會因為誤會而出什麼亂子。
 
鈺璟一想到有這個可能性,就覺得胃都緊縮了起來。
 
安提茲在北界找不到人的話,會用搜尋魔法找我嗎?期待他找過來是否太過消極?
 
由於身上沒有攜帶多少魔力儲存裝置,他只能開始推算自己剩下的魔力,還能施展什麼對情況有幫助的魔法。
 
擠出一個無影像的通訊魔法大概沒有問題……好吧。
 
做好決定後,鈺璟二話不說就直接施法,還好這次羅緋沒躲女兒,所以他的通訊魔法順利聯絡上了人,羅緋的聲音清楚地傳入他腦中。
 
『小璟啊,怎麼了嗎?妳不是說要自己去找妳朋友?需要我調派人手過去幫忙?』
 
找……朋友?是出來搜尋小齊的意思嗎?我怎麼覺得像是賭氣呢?
 
『父親大人,我是鈺璟,小璟跑到很遠的地方,魔力又差不多乾了,你可以來接我回北界嗎……』
 
考慮到事情急迫,鈺璟沒有用魔法跟他閒話家常的意思,直接就說了重點。
 
聽了這話,羅緋沒有立刻答覆,反而是先笑出聲音。
 
笑什麼笑!孩子跟你求助的時候,你的反應為什麼是嘲笑他啊!
 
『因為沒有魔力所以被困在異地啦?好可憐啊──』
 
居然還真的嘲笑起來了?你也太壞心了吧!
 
『父親大人!比起笑我,你能不能先幫幫我啊!我的魔力維持不了多少通訊時間的!』
 
『噢,所以你取得安全憑證了嗎?』
 
『不就是取得了才進來的嗎!快來接我,我跟人家約在北界啊!萬一人家已經到了怎麼辦!』
 
『什麼情況?算了,我到了再問你。』
 
羅緋說著就切斷了通訊,從他的話聽來,他應該有要動身來接人的意思,鈺璟這才安心一點,乖乖待在原地等待。
 
我總覺得每次進來都會有一些狀況,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鈺璟疲憊地在內心感嘆著,覺得十分哀傷。
 
北界的資源豐富,羅緋有很多方法可以解決長距離移動的魔力消耗問題,因此他很快就出現在鈺璟面前,以從容不迫的態度開口。
 
「好啦,小璟,我來拯救你了,所以你取得了什麼樣的憑證?你跟誰約在北界?」
 
「先回北界再說啦!他搞不好已經進來了啊!」
 
「進來?」
 
羅緋愣了愣,神情變得有點複雜。
 
「該不會……你真的找了你媽,然後她要進來這個世界?這樣我的身體控制權不就要被奪走了嗎?我可不喜歡這種事情。」
 
你想得還真多啊,但根本就沒這回事,我早說過我不敢跟她說了,你擔心的事情才不會發生呢。
 
「不是,是我找來保障我安全的人,這次的事件大半也是靠他解決的,非常可靠。」
 
「是誰啊?你的意思是北界封地王無法解決的事情,那個人卻有辦法解決?」
 
羅緋的語氣帶有幾分酸味,顯然不太想接受自己被比下去的事實。
 
「對啊,很厲害吧?」
 
「這實在令人難以置信。怎麼可能會有人比我厲害?而且這人我應該沒聽過吧?如此有能力的話,怎麼會一直默默無名?」
 
「父親大人,你就別再想下去了,我們快點先回北界再說。」
 
在鈺璟的催促下,羅緋這才開始在地上畫法陣,然後拿出儲存魔力的裝置,啟動傳送魔法,將他們兩人傳送回北界。
 
「所以你喊來的人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因為安提茲不知道何時會出現,所以傳送回來後,面對羅緋的質疑,鈺璟便向他說明了一下安提茲的背景。
 
「父親大人,雖然你很厲害,但安提茲大人可是全盛時期能夠獨立破開世界裂口的人,也是為了回收所有的洛恩斯才協助我們的。」
 
他不說還好,這麼一說,羅緋的臉色就更難看了。
 
「獨立破開世界裂口?就算是一個人能做到的,也要借助器物吧?」
 
他本身就是器物啊。
 
鈺璟在心裡這麼回答,而這個時候,羅緋又心情不好地唸了一句。
 
「既然是這麼強的魔法師,他來了我可以找他切磋切磋?」
 
「不!你就別不服輸了吧!人家只是進來一下,跟你說明會保證我的安全而已,不要造成他的困擾!」
 
羅緋的話讓鈺璟相當驚恐,先別提失不失禮,安提茲的脾氣他可是抓不準的,萬一惹得人家生氣,後果他絕對負擔不起。
 
「嘖,既然是鏡像世界,這裡應該也有同樣的人,只是變了性別吧?那我把這個世界的他找出來,一樣可以切磋。」
 
聽了他打的主意,鈺璟頓時苦惱了起來。
 
「這個……情況應該比你想的還要複雜很多……」
 
「有多複雜?你可以慢慢講,我時間很多。」
 
為什麼才沒過幾天你又變成時間很多了啊!一開始那個喊著要開會很忙碌沒時間陪女兒的傢伙是誰!
 
「首先,他在整個事件中都沒受到洛恩斯的影響,這有可能讓他被排除在外,那麼他在這裡就不會有分身。再來,就算這個世界有他的分身,因為沒有洛恩斯的事件刺激,他大概還待在皇宮的庫房沒有醒過來──」
 
「他身在皇宮?皇宮有比我強的魔法師?不可能!諾菲怎麼找到的!」
 
鈺璟的訊息讓羅緋受到了很大的刺激。
 
「你冷靜點,事情跟你想的應該不太一樣……等等,我有魔法通訊。」
 
他解釋到一半,忽然收到魔法通訊請求。這種時候會聯繫他的應該只有安提茲,事實證明他的推測是對的。
 
『你是鈺璟沒錯吧?』
 
這個魔法通訊顯然只是用來確認有沒有找錯人而已。在鈺璟說了聲「是我」之後,安提茲丟下一句「現在過去」就切斷了通訊,鈺璟都還沒來得及跟羅緋說一聲,對方人就出現了。
 
魔法師對空間中的魔法波動向來很敏感,鈺璟和羅緋同時看向了魔法波動出現的位置,然後就看見了抵達現場的安提茲。
 
即便一眼看去,看到的不是青年而是少女,安提茲依然十分冷靜,臉上沒有絲毫驚訝。
 
「需要說明的人在哪?」
 
哇,一句廢話也不多說,真是講究效率。
 
「就在這裡,我父親。」
 
鈺璟介紹完身旁的羅緋後,安提茲才認真地看了看他,露出疑惑的眼神。
 
「你父親不是諾菲陛下嗎?」
 
別提醒我這件事!別用那種懷疑我頭腦壞掉的眼神看我!難道我還能對著他喊母親嗎?當然是不行啊!這樣也太奇怪了吧!
 
「……總而言之,這位是北界封地王,可以向他說明你能保證我進出器物世界的安全嗎?」
 
鈺璟決定忽略安提茲的話,直接提出要求,安提茲也沒興趣追問,聞言便轉向羅緋,十分簡單地說了幾句。
 
「我是安提茲,來自北斷面,為了回收洛恩斯而來。這個願望構成的世界,目前已經沒有危險性,不會有進得來出不去的問題,如果真的發生,我也會進來把人帶出去。」
 
而他這段話,羅緋關注的焦點完全在前面的某個關鍵字。
 
「你從北斷面來的?」
 
「是的。」
 
「從北斷面,要如何穿越世界裂口過來?」
 
對於自己辦不到的事,羅緋一向不太能相信別人辦得到。安提茲倒是有問必答,馬上就給了他一個答案。
 
「我來的時候是直接用走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