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408276

    累積人氣

  • 41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異願洛恩斯外篇 未來之約 試閱十三

    「直接硬碰硬?這怎麼可能?你是如何在裡面存活下來的?」
 
相較於羅緋的質疑,鈺璟聽他這麼說,則是相當驚駭。
 
在他的印象裡,安提茲應該是個不說謊也不開玩笑的人,所以他這句話很可能是真的。
 
直接走進世界裂口還能活著來到南斷面,這是多麼駭人聽聞的事情?所謂的神器,和人類簡直處在完全不同的世界,能夠打造出這種器物的北斷面居民,是否也有如此強大的能耐呢?
 
鈺璟想了想,又覺得不太可能。
 
倘若北斷面居民也都能像安提茲這麼厲害,那應該會有一些人跑來南斷面,世界裂口的問題,這麼多年來也早該被解決。
 
也就是說,北斷面的居民創造出了遠超越自身能力的器物,是這樣嗎?
 
這個假想使他感到不可思議。不過這樣的器物或許不怎麼多,這是比較合理的推測。
 
「在裡面存活的方法?那個時候我──」
 
不知是否為了取得羅緋的信任,安提茲居然就這麼說起了自己度過世界裂口時使用的手段,跟著旁聽的鈺璟整個聽得目瞪口呆。
 
安提茲的解釋和羅緋的提問,讓鈺璟覺得對話內容就像是學術研討,裡面有他聽得懂的內容,也有聽不懂的,而即使是聽得懂的部分,仍使他感到匪夷所思。
 
理論上可行,但應該沒有人辦得到的事,以及理論上應該無法實現,安提茲卻說可以的事,全都讓鈺璟感到驚奇。
 
其實這把神劍,先不提他對魔法師有沒有用,最有價值的應該是他擁有的魔法知識與對魔法的理解吧?
 
不過,想找他討論魔法,應該不需要成為他的主人,所以鈺璟還是沒有多討好他,誘拐他認主的意思,那種事情讓齊斯克去做就好了。
 
「我走到南斷面時也已經受了重傷,如果之後要回去,會採取更安全又有效率的做法,不會再直接走進去了。」
 
講到最後,安提茲用這段話當作收尾,鈺璟則已經聽到恍神。
 
還有更安全又有效率的做法?您吃過虧之後領悟出來的?所以對你來說,現在想通過世界裂口已經不成問題?
 
「你的意思是,現在你隨時都可以通過世界裂口,來回北斷面跟南斷面?」
 
此時羅緋也問出了鈺璟心中的問題。安提茲沒有點頭,而是做了補充。
 
「等我現實世界的身體完全復原,就可以。不過如果沒解決掉世界裂口,要隨意來回還是不容易,但那也是很久以後的事了。」
 
聽他說到解決世界裂口,鈺璟實在不知該說什麼。
 
原來世界裂口是已經有辦法解決的東西?神器的水準實在高我們凡人太多,您看出去的世界一定跟我們完全不同吧……
 
「如果沒別的事,我就先離開了。」
 
安提茲認為自己已經完成了任務,鈺璟很怕羅緋這時候叫住他要求展示實力,把事情鬧大。幸好羅緋沒這麼做,他稍稍遲疑後,便神情不悅地點了頭。
 
「謝謝你協助我這個沒用的兒子,後會有期。」
 
「不客氣。」
 
安提茲連離開器物世界都十分有效率,話才剛說完,身影就瞬間消失,鈺璟連想跟著感謝一句都來不及,只好轉換心情之後再看向羅緋。
 
「父親大人,沒想到你也會向人道謝啊。」
 
在鈺璟的記憶裡,他母親跟人道謝的次數屈指可數,或許是因為身為北界封地王的羅緋沒什麼需要人幫忙的事情,這點器物世界裡的羅緋應該也一樣。
 
「再怎麼說,他的確是幫了很大的忙吧,不得不承認理論上沒什麼破綻,對魔法的了解很透徹,雖然很想要求他實際示範,見識看看突破理論的部分,但仔細一想還是算了。」
 
「為什麼算了啊?」
 
鈺璟很好奇羅緋沒要求安提茲示範的理由,他原本以為羅緋會堅持的。
 
「現在這個世界可沒有魔力之霧,造成的損毀白天都不會恢復啊。要是真的收掉了世界裂口也不太妙吧,而且你跟他關係應該不怎麼親厚?底子深的魔法師被質疑實力,要求展示魔法,都會覺得被冒犯,我可不想得罪了他以後讓你來承擔後果。」
 
羅緋一面說一面嘆氣,聽他想得這麼細,還顧慮到自己,鈺璟不由得有點感動。
 
「父親大人……」
 
「不過他的模樣跟我想的不太一樣,以實力巔峰的男性魔法師來說,似乎太年輕漂亮了點,而且穿著──」
 
說到這裡,羅緋忽然眼睛一亮。
 
「他在這個世界應該是女的?」
 
……父親大人,你想到哪裡去了?想做什麼啊?是想追求人家還是看看服裝會不會一樣,能不能一飽眼福?啊,我到底在想什麼,真是有夠失禮……
 
「父親大人,他其實活很久了,而且他不是人啦。」
 
鈺璟決定還是將安提茲的身分透露給羅緋知道,以免他一直想一些奇怪的事情。
 
「不是人……?難道他跟洛恩斯一樣是器靈?」
 
羅緋的腦袋轉得很快,馬上就猜出了十分接近真相的答案。
 
「應該說是能變成人的神器,和洛恩斯那種器靈與本體分開的好像不太一樣。」
 
「這種器物居然真的存在?這麼說來,既然是在皇宮,該不會原本存放在第一庫房吧?」
 
都被你猜光了我還說什麼?一點揭露真相的成就感都沒有啊!
 
「那麼你應該知道是第一庫房的哪件器物吧?快告訴我,要是哪天小璟有幸結婚,我還可以去跟諾菲討來當小璟的嫁妝。」
 
所以說……你到底在想什麼啊?想得太遠了吧?而且有你這麼可怕的爸爸在,小璟真的嫁得出去嗎?或者該說,你肯讓她嫁出去嗎?因為血緣關係,皇子通通不能嫁,我還真想不出小璟能有什麼對象……
 
……不對,這個世界只有皇女,沒有皇子啦。我都錯亂了,一不小心就把兩邊合在一起想……
 
「勸你還是不要吧,討了也沒有用啊,神器不肯認主的話,誰也無法勉強他的。」
 
「嘖。他魔法這麼強,是什麼類型的神器?你有沒有爭取一下的意思?」
 
「他是劍,沒什麼好爭取的啦,已經有別人在爭取了,我不想蹚渾水。」
 
「怎麼這麼沒志氣!你連試都沒試過不是嗎!」
 
不用試啦,我覺得他最後一定會被齊斯克搞定……
 
鈺璟想是這麼想,但直接說出來,羅緋一定又會有意見,所以他不得不換一個說法。
 
「咳,我不需要神器這種東西吧?依賴器物會對自己的成長造成阻礙,況且身為北界世子,又有誰敢欺負我?特地爭取一個神器沒什麼意義,就算了吧。」
 
在他這麼說之後,羅緋表示肯定地點了點頭。
 
「好吧,你這麼上進也好。現在我可以放心看你進來這個世界了,就來做點有意義的事情吧,比方說教導你魔法之類的。」
 
咦?等等,我不是進來學習的啊!不是說好要講八卦嗎!
 
「你不是說取得了安全憑證,等我進來就要跟我說當年為什麼會看上諾菲陛下嗎?」
 
「我有這麼說過嗎?不記得了。」
 
羅緋的耍賴行為,讓鈺璟為之傻眼。
 
你也是這樣敷衍你女兒的吧?答應過的事情都能隨便不算數,要怎麼當兒女的榜樣?還是你料定我找不到安全憑證,所以才敢這麼說?就好像你也是以為器物世界會毀滅,才答應要為她解答所有的疑惑?
 
就算羅緋這麼說,鈺璟也不打算就這樣放過這個話題。
 
「我辛辛苦苦進宮請人,你這樣賴帳,不覺得太過分嗎?」
 
「進宮有什麼辛苦的?」
 
「進宮得小心不要撞見諾菲陛下啊!上次不小心碰上,就被糾纏了一陣子,好不容易才婉拒他請我吃飯的邀約,我可不想再來一次!真不曉得他為什麼突然這麼熱情,兒子的話,他明明已經有好幾個了啊!」
 
提起進宮的事,鈺璟就忍不住焦躁地抱怨了起來。他一直還沒做好面對諾菲的心理準備,回憶起對方想跟他親近的態度,便感到困擾。
 
「噢,如果跟這裡情況差不多的話,就算兒子他已經有好幾個,你還是不一樣的啊。那些兒子被他養得不是笨,就是不可愛,又或者上不了檯面,和優秀的你怎麼能比?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個如此一表人才聰明機警的兒子,任誰都會想親近一下吧。」
 
羅緋以理所當然的態度說出了這樣的話,這使鈺璟一時有點反應不過來。
 
我剛剛是被稱讚了嗎?好像是被熱烈讚美了?不是在作夢吧?
 
「小璟,你怎麼傻住了?」
 
「我母親從來沒這樣誇過我……」
 
「嗯?還真嚴厲,難道就是要這麼嚴厲,孩子才會成材嗎?但我還是捨不得這樣對小璟啊。」
 
別再秀你對你女兒的疼愛啦!是要我嫉妒眼紅嗎?
 
「你還不如說我是他心上人的兒子呢!」
 
鈺璟一說出這句話,羅緋的臉色就變了。
 
「不要胡說八道,那傢伙哪會有什麼心上人呢?」
 
「但上次聊到諾菲陛下的事情,你就有在想,他把我叫到皇城,會不會是希望羅緋會到皇城來看自己兒子?只是你覺得這猜測很可笑,所以才不告訴我?」
 
「這本來就很可笑──」
 
「現在國慶無故延期,他看起來又一點也不忙的樣子,我也在想,這說不定是因為他想把我母親留久一點呢!」
 
鈺璟大著膽子說出自己的猜測,羅緋則冷笑了一聲。
 
「啊──孩子總是希望自己的父母是相愛的,只可惜沒有這回事。」
 
「那至少你是愛對方的囉?」
 
「……鈺璟,你到底想從我身上知道什麼?」
 
「我只是……糾結他們會不會復合,然後我好擔心諾菲陛下會公開我的身世,我不想當皇子啊,壓力太大了……」
 
他這段話讓羅緋一陣失笑。
 
「你煩惱這麼遙遠的事情做什麼?這事情不見得會發生,而且就算當皇子又怎麼樣?跟北界世子不是也差不多嗎?」
 
「哪裡差不多了?」
 
「我的意思是,我北界的世子,就跟皇子一樣,甚至擁有的權勢、力量和地位都只高不低,你要是擔心,也是該擔心成為皇子地位反而下降才對吧。」
 
對於羅緋如此狂妄的發言,鈺璟完全無話可說。他很想說一句「你就是這樣諾菲才會那麼提防北界吧」,但說出來恐怕羅緋的臉色會變得很恐怖,所以他選擇閉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