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518420

    累積人氣

  • 601

    今日人氣

    131

    追蹤人氣

異願洛恩斯外篇 未來之約 試閱十四

   「至於當上皇子是否代表以後有可能成為皇帝,這點你也不用擔心,你母親絕對不會同意的,之所以帶你回北界養育,不就是希望你能繼承北界封地嗎?只是按照你現在這麼沒用的樣子,要過多少年才能繼承,我就不知道了。」
 
……我到底是沒用還是優秀?你倒是說清楚啊?前面向安提茲道謝的時候說我沒用,我還以為是客氣,現在又說一次就不是客氣了吧?
 
「剛剛才說我一表人才優秀又聰明機警,現在又說我沒用,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跟諾菲的其他孩子比起來是一表人才優秀又聰明機警啊,可是以我的標準來看還是很沒用。」
 
「……」
 
鈺璟不想問羅緋的標準到底有多高,反正答案聽了也只會生氣。
 
「所以呢,為了讓你能及早成為一個有用的人,你就乖乖來學習吧!想要成為能夠帶領北界的北界封地王,可不是這麼容易的事。」
 
「我還有個問題,為什麼你沒這樣栽培小璟?難道你不打算讓你女兒當北界封地王?」
 
鈺璟本以為羅緋會說點什麼來反駁,沒想到他一問完,羅緋就乾脆地點頭承認。
 
「既然是你問的,那我就老實告訴你吧。沒錯,小璟不需要成為北界封地王,我會一直當到死為止,有我的庇蔭,誰也不敢欺負她。當然,我也會準備一些預防意外過世的應急措施,無論如何她就是我北界的公主,永遠不需要為任何事情擔憂。」
 
得到這樣的答覆,鈺璟臉上一抽,心裡十分不是滋味,語氣也酸了起來。
 
「果然你還是比較喜歡女兒吧。」
 
「唔?你怎麼突然又說起這種自暴自棄的話?」
 
「女兒就捧在掌心寵,兒子怎麼沒這種待遇啊?」
 
鈺璟剛從器物世界被救回去沒幾天,母親問起裡面的狀況,一聽說性別轉換的事,就急切地要他用魔法顯現出璟的模樣,在他模擬出來後再對著影像愛不釋手……一想到這件事,鈺璟就鬱悶。
 
「你的意思是,你也想被我寵成什麼都不用擔心,沒什麼人喜歡,然後什麼都不會的花瓶?」
 
我才不想當那種……等等,所以你也知道你女兒這副德性,而且你覺得沒有關係?沒什麼人喜歡她,這是不需要擔心的事情嗎?我以前到底有沒有質疑過這件事?
 
「給我等一下,所以你真心覺得沒什麼人喜歡她也沒關係嗎?你的教育方針是怎麼回事?」
 
「沒關係啊,我堂堂北界封地王的女兒,哪需要特別討別人喜歡?小璟不依賴那些人的喜歡也能抬頭挺胸地活下去,我女兒嘛,我喜歡就好了。」
 
你如果談戀愛也是這種態度,一定被甩的啦!
 
「算了……不想跟你談論這個了……」
 
「那你可以跟我去學魔法了吧?」
 
「一定要學嗎……」
 
鈺璟對於進來器物世界還要奮發圖強感到疲憊,這可不是他處心積慮進來想得到的東西。
 
而這個時候,他忽然感覺到一絲異樣,話都還來不及說就回到了現實世界,視覺穩定下來後,他才發現有人站在自己的面前。
 
小齊現在依然是齊斯克的模樣,鈺璟第一眼看到時,差點以為是齊斯克本人,原本還以為被抓包,留神觀察後才發現不是。
 
剛才發生的事情證明了小齊有強制他退出器物世界的能力──鈺璟不曉得該不該樂觀一點,當作自己取得了資訊,然後別去計較小齊沒禮貌的行為。
 
「小齊,你終於回來啦?為什麼要把我弄出來?」
 
就算他想很有風度地不計較,還是該問清楚事情的緣由。
 
「我玩回來看看你的狀況,可是好像有哪裡不對勁,是不是有人動過項鍊?」
 
小齊的敏感程度讓鈺璟十分意外。或許是安提茲一點也不怕被發現,所以沒多花功夫消除氣息,既然如此,他也只能老實地回答。
 
「是安提茲──」
 
「什麼?安提茲大人來過?」
 
這激烈的反應讓鈺璟一瞬間搞不清楚狀況。
 
我覺得你的語氣聽起來怪怪的,有種錯過了偶像的悔恨感。還有,可以不要在用這種語氣的時候使用齊斯克的臉嗎?聯想到他對安提茲的糾纏後,我覺得不太舒服……
 
「是啊,他進去看了一下。」
 
鈺璟輕描淡寫地帶過這件事,不想說得太詳細。
 
「可惡!早知道我就早點回來了!」
 
小齊的懊惱讓鈺璟一陣無言,沉默幾秒後才再度開口。
 
「早點回來要做什麼?」
 
「早點回來就可以見上一面了,還可以進去帶路呢!」
 
看來我剛才的判斷沒有錯,還真的是見偶像的心情啊……?
 
「小齊,你跟安提茲大人應該算有過節吧,為什麼你現在表現出來的態度好像看不出這一點?」
 
「過節?什麼時候有過那種東西了?」
 
小齊一臉莫名其妙地朝他看過來,否認得十分徹底。見狀,鈺璟只能再補充幾句。
 
「他進了器物世界把我跟溯寧帶出來,但你原本不想放我們走不是嗎?」
 
「喔,你說那件事啊?他又沒用武力脅迫我,是老老實實完成我那不可能被達成的要求,所以我才答應放人的啊。當下面子是有點掛不住,但冷靜下來以後只記得他展現實力的姿態有多帥,真不愧是神器啊──」
 
……所以說麻煩你不要用齊斯克的臉擺出那種癡迷的表……算了,我當作沒看到,一定要當作沒看到……
 
「完成不可能被達成的要求,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句型……」
 
「我要他取出世界裂口裡面的那顆洛恩斯,一般來說這不是不可能辦到的事情嗎?可是他偏偏做到了啊,就是這個意思。」
 
原來是這件事。他就是為此破開世界裂口的吧?話說回來我好像是從齊斯克那裡聽說這件事的,想必是安提茲自己告訴他,不然誰會知道這段經過?他們兩個感情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啊?
 
「而且只有他把我當人看,你們這些傢伙都只把我當成麻煩或者用過就丟的東西嘛!」
 
可是你本來就很麻煩……這句話絕對不能講出來。該說器物比較能體會器物的處境,所以會彼此尊重嗎?畢竟安提茲也是劍嘛……
 
「別這麼說嘛,大家只是不了解你而已。」
 
鈺璟虛偽地安撫了他一句,小齊則十分不屑地擺了擺手。
 
「那個不重要了啦,我早就不抱期待,反正有安提茲大人在就好。」
 
「我可以問個問題嗎?你如果想見他,直接到安波西姆殿下的行宮去不就可以了?」
 
鈺璟問出了內心的疑惑,畢竟安提茲人就在那裡,誰都知道這件事。
 
「我才沒有想見他呢!……我的意思是,當然不能主動去見他啊!要創造奇蹟般的偶遇!」
 
……這傢伙意外的有點少女呢,但現在還是齊斯克的外表,我……我是不是不該在他面前提起安提茲?現在已經來不及了,但至少下次要記住吧?
 
「沒想到你這麼追求命運的浪漫感,不過要是一直遇不到呢?你會坦然接受你們之間就是沒有緣分嗎?」
 
「遇不到……也只能算了啊。其實我不能靠他靠得太近,應該說不能有肢體接觸吧,畢竟我不是防具,擋不住那麼銳利的劍氣,所以我癡癡等候偶遇就好,我也是會怕痛的。」
 
因為不曉得還有這種狀況,鈺璟不由得感到意外。
 
「好吧,我明白了。那你接下來打算做什麼?既然回來了應該是要休息一下吧,你到底要不要進去見小璟?」
 
「不就說了再等一陣子嗎?我就留在這裡休息!不然你進去把羅緋殺了,我就去見她!」
 
「誰會做這種事啊!而且我進去用的是小璟的身體,你這是要小璟殺死親生父親嗎!」
 
鈺璟再度覺得小齊果然是不能好好溝通的對象,而既然已經回到現實世界,又不知道小齊會在這裡待多久,為了避免進去器物世界後又被隨便抓出來,他打算去做點別的事。
 
「那我先出去一下,你就待在這裡休息吧。」
 
「鈺璟,你就這麼不想跟我待在同一個房間裡?」
 
坦白說確實挺不想的,不過你這麼敏感做什麼?我只是想出去辦點事啊!
 
「你誤會了,我只是忽然想起有事要做而已,那就再見了。」
 
與其留在這裡有理說不清,還不如早點離開。鈺璟體認到這一點後,丟下這句話便趕緊開門離去。
 
呼,還好小齊沒追上來,真是的,別再持續破壞齊斯克在我心裡的形象啦!雖然齊斯克本人現在的形象也怪怪的……
 
他覺得自己最近時常在嘆氣。而接下來要做什麼,他也想好了,就是去找溯寧。
 
應該找個機會好好談一次。總想著明天再解決、遇到了再說,是不行的。鈺璟打算直接用魔法搜尋溯寧的所在位置,然後過去找人,但他才剛搜尋完,想過去的心情就減弱了不少。
 
因為溯寧人在北界使者的招待處,位置還是羅緋的房間。
 
「為什麼……會在那裡啊?他們之間是這種時常來往的關係嗎?就算羅緋現在不反對我們來往,但她應該也沒有開始欣賞溯寧吧?」
 
鈺璟在心裡天人交戰了一陣子,最後還是決定過去看看,因為他擔心溯寧會被羅緋刁難,如果真的發生這種事情,他至少還能幫忙擋一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