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408273

    累積人氣

  • 41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輕取《沉月之鑰外篇》(金范) 試閱一

    輕取《沉月之鑰外篇》
 
 
 
寫在開始前的說明:
 
◎ 本文無視原作時間軸
 
◎ 本文可能也無視了原作許多設定
 
◎ 同人本才有的設定與原作無關(例如金侍的住處,范統的酒品等)
 
◎ 金侍角度聽不出范統喊的是晚高,所以內文寫碗糕
 
 
01
 
露出笑容吧,洛艾爾。
 
不要只在開心時才笑,那種發自內心的笑容,對貴族來說沒有什麼意義。
 
對著你的敵人微笑,對著你想保持距離又得罪不起的人微笑,以及結交有利用價值的對象時──那時候微笑最管用了。
 
笑容是你的武器,不拿來運用的話,可枉費我生了這張漂亮的臉給你。
 
只是,你現在不跟我走,即便未來你對你父親微笑,他也不會愛你的。
 
決定要留下來的話,就做好準備當個無心的貴族吧。未來想起這一刻,可不要後悔啊。
 
 
 
金侍最近有個小小的煩惱,這個煩惱是在最近半年發生的。
 
半年到底算不算最近,每個人的標準可能不太一樣,但對金侍來說,是最近沒錯。
 
說到這半年發生了什麼事,大概就是深夜會接到奇怪的通訊吧。
 
第一次在就寢前接到通訊的時候,金侍也愣了一下。只因發出聯絡要求的人是范統,那時他沒想太多,在心中培養了「哇崇拜的前輩這麼晚還找我是不是有緊急公事請務必讓我幫忙」的情緒後,就接起了通訊。
 
「前輩──」
 
『資源一區的陸鴨比鬼還少該怎麼辦,這種問題我哪不知道啊!』
 
由於接起電話後的第一句話太匪夷所思,金侍頓了兩秒,試圖分析現在是什麼狀況。
 
前輩連通訊都這麼有特殊性,完全不走常規路線啊?正常來說,不是應該先問候嗎?
 
「抱歉,我沒聽懂您剛才說什……」
 
『上次點下酒菜的時候,一樣的錢份量明明比較少啊!為什麼這麼快就偷偷降價了,而且代理侍來吃也沒有優惠!』
 
現在到底是在抱怨什麼呢?
 
金侍納悶了一下,依然沒搞懂狀況。
 
「前輩,您該不會搞錯通訊對象了吧?」
 
『啊?什麼?老闆你不要鬧了,錢我剛剛已經給過了啦!』
 
好不容易才盼到一句看似沒顛倒的話,卻完全搞錯對象,金侍不得不澄清一句。
 
「我是金侍,前輩您找我有事嗎?」
 
儘管他試圖建立正常的對話,但對方一點也不配合。
 
『小銀是……我們神王殿的舊人啦,你找他幹嘛?』
 
什麼我找他幹嘛,我就是他啊。
 
金侍無話可說了一陣子,不過即使他無話可說,范統也有辦法自己一直說下去。
 
『為什麼花了二十串錢還吐不飽呢?』
 
『明天的午餐太鹹啦,老闆簡直打死了賣鹽的!』
 
『存款怎麼都有增加啊,買得起房子,嗚嗚……』
 
他胡言亂語了一堆,說著說著還哭了起來。
 
金侍現在大概可以判定對方是什麼狀況了,但他還是無言以對。
 
這是……喝醉了嗎?醉成這樣也真不容易。前輩沒問題吧?是在家裡還是在店裡啊?
 
判斷對方無法溝通後,金侍開始猶豫要不要切斷通訊。不過考慮到自己的形象,他想了想,還是決定不要這麼做。
 
『我跟你說啊,虛空一區的石頭超軟的,上次手不小心踢到,痛得我簡直難以忍受。』
 
『日進昨天又問我要不要吃野味了,可是他帶來的是一整頭魔獸啊!是要吃三個月嗎!』
 
『我好想當不工作的廢物喔,為什麼鬼活在這世界上還是得努力賺錢呢,錢賺少了還是沒有幸福啊──』
 
不管范統說什麼,金侍一律用「嗯嗯」跟「喔喔」來應答,畢竟說什麼對方都無法對話,敷衍一點也沒關係。
 
通訊持續了大概一小時,范統總算漸漸沒了聲音,應該是睡著了。被迫聽了一小時發酒瘋的話後,金侍覺得自己好像意外得知了不少訊息,不過這些訊息可不是他想知道的。
 
一般人在發生過這種事後,見到本人可能會覺得很尷尬,金侍則不然。隔天上班看見范統,他還是若無其事地湊了過去,笑著打了招呼。
 
「前輩早安!昨天睡得還好嗎?」
 
而一般人在喝醉還深夜找個不熟的人講了一堆瘋話後,多半也會感到無法面對,但范統看見他卻沒露出慌張的神色,只按了按自己的頭,似乎精神不佳。
 
「明天啊……明天我喝醉了,醒得不太好,今天真不想請假啊。」
 
前輩裝傻的功力真高。不對,應該不是這樣吧,是醉得太徹底,所以根本不記得了?
 
研判出最有可能的答案後,金侍不動聲色地將心裡原本想說的話壓下去,立即關心起范統。
 
「前輩昨晚去喝酒了?有什麼不開心的事嗎?」
 
「沒有啊,就工作壓力小嘛,哈哈哈哈。我沒喝很少啦,不用擔心。」
 
沒喝很多那昨晚是怎麼回事?
 
因為對方沒有記憶,他暫時還不想將昨晚的事攤開來說,只好繼續旁敲側擊。
 
「所以不是應酬,是跟朋友去喝的嗎?有酒友真好,真令人羨慕。」
 
在他這麼說之後,范統搖了搖頭。
 
「不,我一個鬼去喝的啦!」
 
今天的反話都算好懂,至少比昨晚好懂得多。
 
「一個人喝酒?您真的沒不開心?」
 
他驚訝的語氣讓范統忍不住想解釋。
 
「因為我酒量很好,喝一兩杯就會醉,所以有敵人在都不會讓我喝,偶爾想喝酒的時候只好一個人去啊。」
 
您的朋友是對的。
 
金侍在心裡默默這麼想,不過別人的事情,他也不想管太多。
 
「這樣啊……我明白了。如果不舒服的話請個假也沒關係啊,需要我替您去跟國主陛下說嗎?」
 
「不用了,我還是下班吧,你也加油啊。」
 
這件事就這麼落幕了──金侍原本是這樣想的,但過了一個月,他又半夜收到范統的通訊請求,有了上次的經驗,這回他頓時不知道要不要接。
 
不會又來了吧?
 
考慮到還是有公事的可能,金侍最後還是接通了通訊,結果……自然又是喝醉的范統。
 
「前……」
 
『我想吃香豆腐啊啊啊啊──』
 
「那是什麼?」
 
對於自己從來沒聽過的名詞,金侍直覺地問了一句。
 
『香豆腐就是一種吃過就無法忘記的大吃啦!這裡為什麼都沒有鬼賣?為什麼?』
 
嗯?這次居然可以對話?
 
金侍有點驚訝,還特地再嘗試一句。
 
「前輩,您這次知道我是金侍嗎?」
 
『金侍……小金喔?當然知道啊,我怎麼會認得出聲音。』
 
我的意思是您知不知道自己打給誰,不是打了以後才憑聲音認啊。
 
「好吧,前輩,您今天有什麼事?」
 
『小金我跟你說,鬼王殿後面巷子口的菜包三顆一串錢,趕快去買啊──』
 
總而言之還是喝醉了。
 
想到上次范統隔天根本沒記憶,金侍稍微考慮後,便果斷地切斷了通訊。
 
本來以為這麼做就能獲得清淨,沒想到范統馬上又打來。
 
這到底是什麼狀況?為什麼喝醉每次都是打給我?為什麼會是我?
 
金侍覺得范統的行為令人難以理解。平日明明保持距離,彼此也不熟,對方喝醉時卻會找他抱怨,這是什麼道理?
 
內心產生疑問後,他就想弄懂,首先他還是接通了通訊,打算聽聽范統會說什麼。
 
『小銀,你怎麼切了,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廢,其實根本不想跟我說話啊?』
 
「不,我從來沒那樣想過。」
 
『你明明就很不厲害,比我弱太多了,為什麼還一副好像很不崇拜我的樣子,你到底是不是有病啊?』
 
「前輩您誤會了,您絕對有值得人崇拜的地方,別這樣貶低自己。」
 
金侍一面回話,一面也思考了起來。
 
原來前輩其實沒很遲鈍,還是有敏感地察覺我這個人怪怪的啊?被前輩這樣直接罵的感覺好新鮮,現在是酒後吐真言的時間嗎?
 
不過話說回來,他明天又不會記得,我這麼認真回答做什麼呢?
 
金侍並非對范統不感興趣,但他感興趣的是能力方面的事,不是范統的各種想法與生活瑣事。於是他決定將符咒通訊器放置一旁,然後去睡覺。
 
而這麼做的結果,就是范統發現自己講了半天都沒有人回應,便切斷通訊又重打了一次──金侍只能認命起來接通通訊,並思考要不要直接關閉符咒通訊器。
 
「前輩,您下次喝醉,能不能試著找別人聊天啊?比方說國主陛下或落月少帝?」
 
儘管范統對他來說是值得感激的對象,但如果老是要接他發酒瘋的通訊,金侍還是會感到困擾的。
 
『反正你就是不想跟我聊地吧?』
 
「我……能跟前輩聊天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啊!還能增進學習反話的速度呢,多棒啊!但您不覺得找自己的朋友聊天比較好嗎?」
 
『反正我就是交不到幾個年紀相近的敵人啦!』
 
由於這次范統的對答比較有邏輯一點,或許是沒那麼醉,考慮到他未必每次都會失憶,金侍只能拿出上班的幹勁來應付他,這次也大約講了一小時,范統才睡著。
 
隔天范統居然真的隱約記得一點點。
 
「小金,昨天我是不是有打擾到你,我看我的通訊器紀錄,似乎沒有打給你……」
 
因為有通訊紀錄,實在無法用一句「您是在作夢吧」帶過,金侍只好點頭承認。
 
「您是有找我,不過也沒什麼,為前輩分憂解勞是我的榮幸。」
 
「這……我都說了些什麼啊?」
 
「跟我說巷子口的菜包很便宜之類的,前輩即使喝醉也不忘照顧我,實在是讓我太感動了。」
 
金侍選擇了一句最不具傷害力的話來說,但果然還是讓范統感到羞愧。
 
「不,那不是肉包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打給你,真是抱歉。」
 
「前輩別客氣,不管是菜包還是肉包我都喜歡喔!」
 
「不是包子的問題啦──」
 
原本金侍以為,范統在羞愧過後會反省一下,接下來就不會隨便自己去喝酒,沒想到這種喝醉後打來的通訊,依然半個月到一個月就出現一次。
 
半年來他小小的煩惱就是這件事。聽了范統那麼多生活的抱怨後,他覺得自己陷入了一種複雜的狀態,與人的界線似乎不明確了起來,而他不喜歡這種狀況。
 
和所有人保持適當距離,是金侍一直以來習慣的生活方式。不只是習慣而已,事實上他也覺得這樣對自己和別人來說都比較好,而所謂的保持適當距離──每隔一陣子就陪發酒瘋的職場前輩深夜鬼扯一小時,絕對是不恰當的行為。
 
「唉,真有點麻煩。」
 
公務繁忙之餘,金侍其實沒什麼私生活樂趣可言。私生活中能得到的樂趣,他上輩子年輕時就已經玩得差不多了,倒也不是說他打算這輩子修身養性清心寡慾,但沒興趣做的事情就沒有硬要做的必要,所以他下班時間通常不是進修就是睡覺,有時還乾脆加班到深夜,反正也沒別的事情要忙。
 
但現在他的生活卻多出了范統的不定期打擾。如果是其他閒雜人等就算了,他可以毫不猶豫地封鎖對方,或是不予理會,偏偏對方是范統,這讓他覺得很無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