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408280

    累積人氣

  • 41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輕取《沉月之鑰外篇》(金范) 試閱二

    范統對自己來說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金侍覺得應該先釐清一下,所以他拿出紙筆來邊想邊寫,幫助釐清思緒。
 
以當前狀況來說,范統首先是他職場上的前輩。想在神王殿好好待著,不得罪同事與當權者是非常重要的,若要用私交來換取更深入權力核心,范統倒是個很不錯的對象,但他又不想這麼做。
 
欺騙別人感情這種事,也是要挑人的。他不願意對恩人這麼做,所以保持距離依然是第一要務。
 
他沒有朋友可以商量煩惱,不過無論是現在還是以前,他都不認為自己有什麼得靠朋友才能解決的問題。
 
「嗯──所以前輩對我來說應該是……不妨礙我的執念的前提下,希望他在自己的世界裡活得好好的,但不要跟我扯上關係吧?」
 
金侍很快就得出了結論。有了結論以後,就得想想辦法了。
 
白天直接去找前輩,跟他說我很困擾,希望他之後多注意點?……不行,這跟「金侍」的設定不符,我怎麼能說我會困擾啊。
 
那麼用一點也不困擾的角度來想呢?像是先熬夜不睡把自己的氣色弄差,他要是關心我的話,就說「前輩最近常常晚上打給我,讓我興奮得都睡不好了」,他就會發現事情不太對勁了吧。接下來還可以順勢回答他打來的頻率跟時間,順便再補上一句「連這麼隱私的事情都肯告訴我,前輩真是光明磊落,我一定要好好學習」……
 
可是他要是根本不關心我氣色很差怎麼辦?
 
金侍才剛想出一個看似完美的劇本,馬上就發現執行上的困難。畢竟范統實際上跟他關係沒有很好,根本還停留在不熟的階段,沒注意到他氣色不好也是有可能的。
 
要為了實行這個計劃而一直不睡的話……與其這麼做,說不定繼續接通訊,白天裝沒事,還比較輕鬆。
 
不然這樣好了,直接跟他說「前輩下次喝酒,我能不能跟啊?老是在通訊中聽你喝醉之後講的話,我也很想試試看喝到爛醉不省人事的感覺呢」……會不會太刻意?要是眼神演得不夠誠懇,就要變成嘲諷囉?
 
在他還在百般研究劇本如何編造的時候,通訊器就響起來了。
 
金侍無奈地拿起來一看,果然是范統。
 
「前輩啊,您到底想要我拿您怎麼辦?」
 
喃喃自語了一句後,他接起通訊。
 
今天的范統依然語無倫次,金侍也不怎麼用心地陪他講話。不過即便他漫不經心,有時候某些出格的話還是會讓他迅速回神。
 
『小金啊,你為什麼不找個男友啊?』
 
「啊?」
 
金侍還沒分析出這句話到底是不是反話,范統就繼續說了下去。
 
『你都沒對象,我要怎麼找對象啦──』
 
敝人有沒有對象,關卿何事?……金侍差點就想這樣回答,但他還是沒忘記要代入自己的角色。
 
「前輩您這句話說得真巧妙,難道是暗戀我嗎?所以我有了對象,您才能死心?」
 
『咳!咳咳咳咳!嗚咳咳!當然是!怎麼可能不是這個意思!我又不喜歡女人,就算你再醜我也會喜歡你啊!』
 
明明知道這段話充滿反話,但乍聽之下,就好像范統激烈地對自己告白一樣。金侍忽然說不上來自己那微妙的心情是怎麼回事,索性不講話。
 
『我的意思是,站在你旁邊我超顯眼的,根本沒有男人會不看我,這樣你要怎麼找對象啊?跟我一比,任何男人都會選我吧!』
 
范統這番話讓金侍恍神了一下,忍不住補上一句。
 
「前輩不愧是前輩,您的自信讓我充滿崇拜。」
 
『不是啦──!』
 
雖然他知道范統不可能說出這種話,也曉得這一定是反話,但直接聽表面意思的衝擊性還是讓金侍招架不住。一開始的恍神過去後,他不由得莞爾,還得忍著不笑出聲音。
 
『小銀,所以你為什麼不交個男友?』
 
「沒興趣啊。」
 
『為什麼沒興趣啊──為什麼──』
 
「為什麼非得有興趣不可?」
 
『是男人就會想交男友吧?別那麼工作狂,埋頭在工作裡不會有幸福的!』
 
「幸福啊……」
 
金侍喃喃唸了一聲,一時沒接話。
 
生前還活在故鄉的時候,他或許也曾輕輕觸及過這個名詞。
 
想著自己的努力能幫上遠在故鄉的親人,應該也會產生一點幸福感──或者該說是踏實感。
 
至於幸福,本來就不是必要的吧。
 
幸福與快樂,都是虛假的議題。執著於做什麼才能得到這兩樣東西,根本就只是讓自己繞著虛無縹緲的事物空轉而已。事實上能感受到幸福跟快樂的人,也不是特地做什麼才感受到的吧。而無法感受到的人,不管做什麼都沒有用啊。
 
他並非第一次感受到自己內心一片荒蕪。曾經感覺到的萌芽種子,在死亡降臨後也不存在了。就是這樣,他才會在幻世如同行屍走肉般地度日,直到發現自己的生命還能再為親人做點什麼。
 
「前輩,您覺得身邊有個伴就會幸福嗎?」
 
『再怎麼樣也比沒有不幸啊!』
 
「那您隨便挑一個就可以了,您身邊可以挑的男人不只一個吧?」
 
『我不要女人!只要男人!而且哪有什麼女人可以挑啊!』
 
前輩您的眼睛應該是瞎的吧。噢,抱歉。
 
在心裡發表了一句感想後,金侍繼續敷衍范統。就他看來,范統這些話也只是隨便說說的牢騷罷了,沒必要太過在意。
 
好不容易等到范統沒了聲音,他心想對方終於睡著,自己也算解決了這次的任務,然而過沒多久符咒通訊器再度響起,接起來卻不是范統的聲音。
 
『不好意思,你是代理侍大人的朋友嗎?代理侍大人醉倒了,怎麼叫都叫不醒,能不能麻煩你來結帳帶他回家?』
 
「……」
 
發酒瘋回家發,不要在店裡啊!前輩!
 
當下金侍很想用通訊器聯絡修葉蘭或其他人,叫他們去接范統,但聯絡了就得解釋很多事情,想到修葉蘭多疑的眼神,他在判定直接去接人比較省麻煩後,便拿了錢包默默起身出門。
 
如店員所說,范統真的是叫不醒的狀態,他出現的時候店裡的老闆和店員還面露驚恐地表示沒想到會是金侍大人」、「請您過來真是不好意思」,這也讓金侍再度心生疑惑。
 
所以你們到底為什麼會拿他的通訊器打給我?用通訊記錄看的嗎?
 
他要為自己解惑,現在就是個好時機。拿起范統的通訊器後,金侍看了一下通訊錄,發現自己赫然排在第一個──因為名稱是小金,小的筆劃最少。
 
……這該不會就是前輩一直打給我的原因吧?名字排在第一個?
 
金侍往下看,排第二的是月退,畢竟第一個字筆劃次少的就是他。
 
難道還不認識我的時候,前輩發酒瘋都打給他嗎……?
 
他看著這通訊錄,實在很想把自己的名字改成金侍。不過亂動通訊器裡的資料,被發現的時候又交代不過去,只好暫時作罷。
 
替范統結帳後,金侍俯身拉起范統的手臂,繞過自己後頸,再把人扶起來,微笑著跟老闆道別後,就把人帶出去了。
 
儘管他一向沒有打探別人私生活的興趣,不過范統住在哪裡,身為同事的他還是知道的。
 
此時夜深人靜,路上也沒什麼行人,由於范統家距離這裡並不遠,金侍沒選擇使用魔法,直接半扛半扶地帶著人往目的地走。
 
上一次這樣近距離跟人接觸,真不知是多少年前。
 
心懷著這樣的感慨,他一步一步地走著,不由得也憶起了過去。
 
哈哈,待在這個地方,老是懷念故鄉的話,可是會活不下去的啊。
 
在心裡自嘲了一句後,金侍從感傷的情緒中抽出來,放空了腦袋。
 
夜色正美,就別想這些煞風景的事了吧。
 
抵達范統家門口時,發現門有上鎖,他只好伸手從范統身上摸出鑰匙。原本他想直接把范統丟到床上,但這時范統忽然驚醒,接著便腳步不穩地自己衝去浴室,聽聲音似乎是在吐。
 
「前輩……您還好嗎?」
 
因為不知道他到底清醒了沒,金侍為了維持形象,還是出聲關心了一句。
 
范統沒有回答他,好一陣子沒聲音。於是金侍只好進浴室去看,發現他吐完就靠著牆睡著了。
 
「前輩?」
 
金侍試著叫了一聲,再過去推他幾下,范統則唸了幾句「要推」、「我不想睡覺」之類的話,但完全沒張開眼睛。
 
「前輩──睡在浴室是不行的啊──」
 
他又喊了一陣子,確定范統真的不會醒來後,便彎身將人抱起,接著走回起居室。
 
前輩的武器似乎不在。這樣的話,我不管做什麼都沒問題囉?
 
將人放到床上後,金侍站在床邊考慮了好一段時間。不管他要做什麼,都得將該考慮的事情想清楚,比方說范統的個性、隔天早上忽然有其他人跑來拜訪的可能,這些事情都得考慮進去。
 
梅花劍衛這幾天好像回落月匯報去了,國主陛下沒事不會來找前輩,少帝陛下……我應該也不會這麼倒楣撞上?
 
然後前輩……喜歡的是女人吧?所以前輩當然不可能會喜歡上我。嗯,人總是要遭遇比較大的刺激跟打擊才會改變,不過做這種事到底符不符合我的設定啊?
 
金侍一面想,一面慢條斯理的脫范統的衣服。光裸的肌膚漸漸呈現在他眼前,他不帶慾念地看了一眼,得到一個結論。
 
其實如果真的要玩玩的話,前輩好像算是我的菜呢?
 
他將脫下來的衣物隨意地放到床邊,然後也開始解自己的衣服。
 
「不會喝酒就別老是一個人去亂喝啊,之後應該懂得收斂一點了吧,前輩?」
 
躺上床前,金侍心想著,如此一來,這個人大概就再也不會想看到自己的臉了,即便喝醉酒,也會下意識迴避自己的名字跟聲音吧?
 
啊,這樣公務上會不會有點麻煩呢?不想看到我又不得不碰面的話,好像會讓他很困擾?
 
但總比讓我一直困擾下去來得好。不想看到我,公務交接就會快速有效率了吧,而且前輩也不是會因為這種事情就霸凌同事,要求上司把對方免職的人,只要別讓落月少帝知道,我想我應該都還能活得好好的?
 
想到這裡,金侍安心了點。他睡著前最後的想法是,前輩的床還真好睡,身體也很溫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