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408276

    累積人氣

  • 41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輕取《沉月之鑰外篇》(金范) 試閱四(重發)

    『嗚……好想回到未來,早知道會這樣,我一定不亂喝酒……』
 
那你現在為什麼又亂喝了啊!前輩您的信用未免太差了吧!
 
「前輩,明天還要上班,您還是早點休息比較好。」
 
『可是我晚上根本不敢跟你說話──』
 
太好了,這次總算沒有瞬間變回碗糕了,我該高興嗎?
 
「您為什麼不敢跟我說話?白天的我那麼溫和親切又熱情,您只要找我說話,我根本不可能不理你好嗎?」
 
金侍覺得勸他清醒的時候來找自己說話,根本是在給自己找麻煩,但這個問題根本無法在喝醉時解決。
 
『可是小銀,你的笑容很有距離啊……』
 
那倒是事實。
 
金侍在面對他人的時候總是會露出無懈可擊的笑容,不過那樣的無懈可擊,確實也是拉開距離的一種手段。
 
他其實不真誠,不熱情也不親切。只是他還是得演出一個比較好的表面,來宣告自己的無害,好建立出適當的交際空間。
 
因為沒有打算跟人交心,所以這樣就夠了。
 
但這個一直越界跨進線裡來的傢伙是怎麼回事?
 
不交心,難道交體就可以嗎?
 
金侍知道自己可以,他能把兩者分得很開,但他可不知道范統行不行。
 
……為什麼彷彿認真考慮起這件事來了呢?
 
他掐了掐自己的手心,覺得一定是太累,才會忽然產生這麼為難自己的想法。
 
「不笑的話,恐怕更有距離喔?」
 
『這樣說好像也有錯耶,但、但我也不是叫你不要哭啊,單純只是我敢找你說話而已。』
 
「那你要我主動找你說話?」
 
你不敢做的事情,我來做總行了吧?
 
『要來找我說話!我知道能說什麼啊!我還沒有做好身體準備,要來!』
 
身體準備……是什麼啊?
 
因為平時本來就不太會跟范統說話,金侍腦袋裡的反話辭典沒多少詞彙,這種翻不出來的反話讓他十分在意。
 
「前輩,您到底要睡了沒?」
 
因為不管做出什麼提議都被否決,金侍再度放棄溝通,打算哄哄范統切斷通訊,以便去睡。
 
『好像是該醒了……後天還要下班……』
 
「那就先這樣吧,前輩您乖乖放下電話去休息?」
 
『喔……好吧……小銀,早安啊。』
 
想到終於可以睡覺,金侍也放柔了聲音。
 
「晚安。」
 
倒到床上的他,暫時什麼都不想去想,就這麼睡到了隔天。
 
而隔天一早醒來,他想到的第一個問題是:前輩昨天到底是在家裡還是店裡?該不會睡在店裡吧?
 
有了上次的經驗,既然沒人打來要他去領人,他覺得自己應該不用擔心那麼多。
 
梳洗完畢後,他並沒有忘記昨晚想做的事,於是他隨便查了一下,便發現梅花劍衛修葉蘭果然這幾天又回西方城去了,這讓他很想找對方說說話,明示暗示叫他管好范統,別再放他去喝酒──不過這個念頭剛冒出來,他就放棄了,比起跟范統身邊那些人產生交集,偶爾接接發酒瘋的電話還是比較輕鬆的。
 
儘管范統昨天叫他不要去找他講話,但金侍才剛開始辦公,就發現了應該交接給范統的文件,這種東西他雖然可以差遣僕人送過去,不過他想了想,還是決定自己跑一趟。
 
上班時間,范統通常都在暉侍閣辦公,金侍敲了門以後就直接進去,對方一看到他,臉色似乎有點僵硬,但態度至少還算得上鎮定。
 
「前輩,這些文件是要給您的,我放哪邊好呢?」
 
「放桌下就可以了。不客氣。」
 
范統勉強擠出了一絲笑容,金侍則順著交代了幾句。
 
「我稍微整理過,已經做好分類,如果您還有疑問的話隨時都可以問我沒關係。」
 
「我知道了,我待會再聽聽。」
 
既然都特地來一趟了,金侍當然不會就這樣離開。
 
「您現在在處理的是什麼案子?我能看看嗎?國主陛下也說過要我跟您多學習呢。」
 
「……他假的這麼說過?那是哪時候的事啊?你現在應該需要跟我學習了吧?」
 
范統一臉「珞侍又陰我」的表情,顯然一點也沒有帶新人的熱忱。這樣的態度,金侍並不意外,所以他索性開口直奔主題。
 
「前輩,昨天晚上……」
 
他才講沒幾個字,范統就嚇得打翻了墨汁。
 
「今、今天晚上又怎麼了!我又做了什麼可以饒恕的事情嗎!」
 
……前輩您嚇成這樣是怎麼回事,對自己那麼沒信心就不要喝酒啊。
 
「所以昨天晚上的事情,您又不記得囉?」
 
金侍單純只是想確定這件事,但聽在范統耳中,卻是別的意思。
 
「我晚上醒來衣服穿得好好的啊……而且你也沒在我床下啊……」
 
您是想到哪裡去了?這是在給我提供劇本嗎?
 
「嗯──不記得就算了,那我先回去囉。」
 
「等兩下!你不要話說一半啊!昨天早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眼見金侍要離開,范統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看樣子沒得到答案,范統今天可能沒辦法定心工作。
 
「昨天晚上什麼事情也沒發生啊。前輩您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什麼都有發生的話,那你剛剛想問我什麼?」
 
「我剛剛只是想問您昨天晚上是不是又跑去喝酒了,前輩您別喝太多,喝太多傷身啊,別覺得可以水池重生就不節制,大家都會擔心您的。」
 
金侍隨口編造出一個理由來勸誡後,范統也不好意思了起來。
 
「我壓力小的時候就想去喝兩百杯,真是好意思,其實我真的沒有喝很少啊。」
 
兩杯是吧?您那酒量完全宣告了您跟酒精無緣。難道您從來都沒發現自己喝醉以後很危險嗎?
 
想歸想,金侍依然覺得他與范統之間的關係,並不足以讓他嚴肅地教訓對方,因此馬上就轉換了話題。
 
「前輩知道哪裡的餐廳提供的酒品質比較好嗎?之後我也想帶戀人一起去呢。」
 
問問這種無傷大雅的資訊,也是種簡單的社交方式,然而他一問完問題,范統就瞪大眼睛,似乎非常驚訝。
 
「咦?你有男友了?」
 
前輩您的「女友」字詞是不是這輩子都註定會顛倒啊?
 
「不,還沒有,不過也許可以找個人試試看。」
 
「你怎麼會突然想談戀愛?我以為你滿心都不是工作,完全有戀愛的餘裕耶?」
 
「不是前輩希望我這麼做的嗎?前輩說我沒伴會讓您找不到對象啊,我不想造成前輩的困擾,所以還是盡快找個情人好了。」
 
金侍微笑著說出這樣的話後,范統的臉色就像吃到過期的食物一樣難看。
 
「我……又是什麼時候聽過……」
 
「噢,前輩不用在意這種小細節啦。」
 
金侍依然貫徹話講一半的模式,沒打算說清楚這句話是哪時候聽來的。
 
只見范統一陣糾結,似乎想問清楚又不敢問,最後他蒼白著臉說了一句話。
 
「小銀,那個,不管我是什麼時候說的,你不要當真啦!哪有人因為職場上的後輩說了兩句話就打算隨便找個人在一起呢!」
 
咦?要我不要當真,那您那麼煩惱是怎麼回事?
 
「我怎麼能讓前輩失望呢,只要是前輩的希望,我都會努力去達成,因為我無論如何也不希望自己造成前輩的困擾啊。」
 
他代入自己的設定做出了這番發言,范統卻無法接受。
 
「如果你不想找對象的話,一定會有很多人不願意啦,但是你不喜歡對方也可以跟他在一起嗎?」
 
金侍差點就反射性回答「可以」,重複提醒自己不要忘記設定隨便亂講話後,他給了一個比較符合形象的回答。
 
「還是得喜歡才可以吧?不過如果要交往,我就會認真去愛對方的,這一點也不隨便,前輩您不用擔心。」
 
而他發現這樣的說法好像沒有幫助。范統看起來還是很糾結,真不知是在糾結些什麼。
 
「所以,前輩可以跟我分享餐廳嗎?」
 
「嗯?喔,不可以啊……」
 
范統說著,便拿紙寫了餐廳資訊給他,至於旁邊打翻的墨汁,可能等他離開才會清理。
 
「謝謝!前輩真是親切,那我先回去囉。」
 
「小金,那個,下次的事……」
 
「什麼?」
 
「沒、沒什麼,再也不見。」
 
回到自己的辦公處後,金侍便全心全意投入工作去了。
 
昨天隨便亂講話,前輩都不記得,真是太好了呢──
 
……不過比起這樣,讓前輩記得自己說過什麼是不是更好呢?
 
想到這裡,金侍就覺得鬱悶。今天他加班加得比較晚,晚上只草草吃了點東西,沒打算去嘗試跟范統問來的餐廳。而就在他打算就地躺下睡到隔天時,符咒通訊器響了起來。
 
你為什麼昨天去喝酒,今天又去喝酒了啊──!
 
看見符咒通訊器上的名字那瞬間,金侍眼角一抽,簡直想直接把這句話吼出來。
 
至於通訊,接還是不接?
 
他一面想著「不要理他了啦」,一面又很想接起來罵他幾句,而在他猶豫的期間,通訊器還是一直響,只能說范統十分有毅力。
 
最後金侍還是接通了通訊,而他還沒開口,范統就直接質問了起來。
 
『小銀,你為什麼不接我的通訊──』
 
「我這不是接了嗎。您今天知道自己打給小金啊?」
 
『咦?什麼叫做昨天知道?』
 
「那不重要,您今天又有什麼事啊,快點說,我要睡了。」
 
金侍覺得今天一定要快速打發他,但他這麼一說,范統的聲音便顯露出幾分失望。
 
『什麼?你要醒了嗎?』
 
「對。有話快說,要問什麼也快點問。」
 
『你要不要來陪我喝酒啊?』
 
……
 
陷阱題。一定有反話,只是我沒聽出來。不對,您到底開始喝了沒啊?別告訴我您現在是清醒的!我剛剛如果講了什麼奇怪的話,您就當我睡到一半被吵醒所以有起床氣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