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408272

    累積人氣

  • 41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輕取《沉月之鑰外篇》(金范) 試閱七

  
范統站在攤位前掙扎了許久,簡直想為自己占卜一下吉凶。然而他也知道,如果自己真的想喝,即便占卜出凶兆,他也會安慰自己不一定很嚴重,或者扯出別的理由來解釋。
 
而他猶豫再三,最後還是抱了一瓶水果酒回家。當然,他拒絕了試喝,以免在大庭廣眾之下發生慘事。
 
反正只是先買,也不一定要喝。范統是拿這種話來說服自己的,回家後他也暫時先將酒放著,沒有立刻開來喝看看,至於什麼時候才要喝……他覺得自己還得再想清楚一點。
 
今天他雖然沒喝酒,卻還是拿出了符咒通訊器,看著上面的名字發呆。
 
那爾西說,做錯了事道歉就可以了,但他實在不認為自己對金侍做的事能用一句「對不起」來解決。
 
在這超過半年的時間裡,他大概只有一次發現自己曾經打給金侍,但他以為那不是常態,金侍的態度也沒什麼不正常的地方。
 
直到酒後亂性的事件發生,他才靈光一閃想起這件事,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不只一次打給他,因為一夜情……他怎麼想都覺得不太像金侍會做的事。
 
金侍看起來就是個態度認真的模範好青年,感覺跟一夜情這個詞一點也不相關。雖然他說出了「因為是崇拜的前輩所以不管提出什麼要求我都不會拒絕」這樣的話,但范統還是深深懷疑自己欺騙了人家的感情。
 
那些喝醉酒的通訊裡,到底都跟他說了些什麼呢?
 
是不是那些通訊的影響,才讓金侍產生誤會?
 
比方說,讓他覺得自己喜歡他之類的……?
 
范統實在很想知道自己每次打過去都說了些什麼,不過符咒通訊器沒有自動記錄的功能,真的想知道的話,只能問金侍。
 
但金侍願不願意說,也是個問題。從他的態度看來,他似乎決定當作沒這回事,不過范統無法像他一樣豁達。
 
他有太多想問的問題,卻不知從何問起。
 
由於面對面問應該會比較緊張,他看了看時間,覺得現在打過去應該還不算晚,便心一橫送出了通訊請求。
 
通訊器響了有點久,這使他有點擔心金侍是不是睡了,因而不知道該不該切斷。這個時候通訊終於被接起,他什麼都還沒說,金侍就以極端無奈的語氣開了口。
 
『前輩,不是這樣的吧,有人連續三天都跑去喝酒的嗎?您到底有什麼想不開的事,而且今天梅花劍衛不是回來了?就算您今天在外面喝醉,我也不會去接您的!我可不想跟麻煩的人撞上!』
 
「呃……啊?」
 
范統第一時間差點以為自己打錯,但那個聲音明明就屬於金侍。
 
他錯愕的反應似乎被理解成喝茫了,於是金侍又繼續說了下去。
 
『不要以為裝可愛就可以混過去,您是要我提案上報要求東方城立法禁止賣酒給代理侍大人嗎?』
 
范統還沒從前面那句話反應過來,就因為金侍後面那句話而嚇了一跳。
 
「咦?等等,為什麼要這樣,你要這樣做啊!」
 
『當然是為了讓您別一直酗酒!』
 
「你自己也不是代理侍,這樣你不是也買得到酒?」
 
『我買酒做什麼?拿去灌醉您嗎?』
 
因為今晚這個金侍實在太不尋常,范統簡直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小金,明天……明天也是你送我回來的嗎?」
 
『當然是我,不然還有誰啊?』
 
范統本來就覺得自己醒來時在家裡好像不太對勁,這麼一問,總算知道自己為什麼不是睡在店裡了。
 
「那你送我回來以後沒有做什麼嗎?」
 
今天早上起床時,他總覺得昨夜的夢有點真實。現在既然談到相關的話題,他就順帶問了一句。
 
『……前輩,您今天有喝酒嗎?』
 
這時金侍忽然頓了一下,然後問出這個問題。
 
「我?沒有啊,今天我去東方城買酒──」
 
『等一下!你是說落月嗎?』
 
「對啊,我去了一趟東方城,就看到水果酒──」
 
『不要在別的國家隨便喝醉!店家不認識你,醉倒以後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啊!』
 
金侍的聲音聽起來相當緊張,看來他是認為他有喝酒了。
 
──如果不是認為他有喝酒,根本不會說這麼多吧?
 
他忽然發現了這一點。
 
「可是,我就不想喝啊。」
 
范統僵硬地回答一句後,開始回憶修葉蘭放給他看的影像,煩惱該怎麼扮演一個喝醉的人。
 
而他仔細回想後,發現喝醉的時候……好像說什麼都可以。
 
『我能理解想做的事情不能做的痛苦,可是有些事情不是這樣的,認清自己的弱點然後好好地藏起來好嗎?』
 
金侍說到這裡,嘆了口氣。
 
『算了,不罵你了,反正你醒來也不會記得。』
 
他這句話讓范統本來混亂的心情一下子複雜了起來,只是他現在沒有好好研究的餘裕。
 
「什、什麼不會記得啊,我連明天吃了什麼都還沒忘記,你憑什麼說我不會記得?」
 
『喔,這樣喔。好好好,前輩最棒了,前輩的記性最好,什麼都會記得。』
 
范統想多問點東西,卻被他用哄小孩般的手法敷衍過去,這讓他感到焦慮。
 
又要裝醉,又要讓金侍認真回答,這個任務的難度真不是普通高。
 
「小金,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兇啊,是不是覺得我很不麻煩?」
 
他試著模仿魔法影像裡的語氣,再說出類似的台詞,然後在說出口後感到渾身不適。
 
『你……天底下還有比你更麻煩的嗎?恐怕是沒有了吧。』
 
得到這樣的答案,范統多少還是遭到了打擊。
 
「為什麼啊,這麼不麻煩的話,你為什麼不肯理我?」
 
『啊──抱歉,不小心說錯話,前輩當然一點也不麻煩,只是喝醉會哭,生活不能自理還特別黏我而已。』
 
被人直接講出喝醉後的醜態,讓范統有種撞牆的衝動,但要撞也得等通訊結束再說。
 
「那你一定覺得很喜歡吧?是不是覺得自己很幸運,恨、恨不得要再見到我?」
 
他努力逼出委屈的語氣,內心一點也不明白金侍怎麼能容忍這種對話這麼久。
 
『我啊……確實是挺倒楣的吧,白天還得跟你演戲,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累,唉。』
 
聽了這段話,范統覺得自己的身體彷彿從握著通訊器的手指開始發涼,十分難受。
 
那爾西說金侍不是他想的那樣,那只是裝出來的表面,看來確實如此。
 
其實他也不是沒懷疑過。一個人怎麼可能只有正面情緒呢?
 
無條件的包容和無限的耐心,本來就不可能存在。
 
此時他沒有發覺自己被騙的憤怒感,反而心情異常低落。
 
「小金,那你現在討厭我嗎?」
 
他覺得自己根本沒做好聽答案的準備,但他還是問出了這個問題。
 
因為他覺得,金侍只有現在有可能說真話。
 
『……明明才剛被我抱怨,為什麼還可以立即問我喜不喜歡你啊,前輩喝醉的時候果然不可理喻。』
 
發現自己的問題被誤解,范統當下就想澄清,不過金侍又接著開了口。
 
『比起這個,我才想知道前輩您到底喜不喜歡我呢?明明不喜歡男人,為什麼會跟我說想再嘗試一次呢?』
 
范統的腦袋一時之間無法處理自己接收到的訊息。
 
「我到底都說過些什麼」這幾個大字塞滿他的腦海,讓他差點忘記要繼續扮演喝醉的人。
 
「我、我喜歡的確實不是女人啊!」
 
『是啊,我知道。那麼我喜不喜歡您,很重要嗎?』
 
「很不重要!」
 
范統在反射性回答後,才發現金侍說的「喜歡」,跟他想問的意思似乎不太一樣。
 
這次金侍沒有馬上回答。等待的過程中,范統突然覺得自己其實不太喜歡這種看不見對方表情的溝通方式。儘管看不到臉能降低緊張感,卻也使他無法判斷對方在想什麼。
 
他等待的時間也許不算長,心理的感覺卻像是過了很久。
 
金侍輕笑了一聲,終於開口。
 
『要聽真話?』
 
「你慢說啊,我都會記得啦。」
 
『我喜歡你的身體。』
 
這顯然又是一句他的腦袋無法消化的話。范統的腦袋瞬間停止運作。
 
「什、什麼?」
 
『需要我再說一次嗎?我喜歡前輩您的身體。』
 
「為什麼不會喜歡啊?你到底不喜歡哪個地方!不對,我是在問這個嗎?」
 
『從頭到腳喔。我願意跪在您面前親吻您的腳趾,也很樂意撫摸所有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就是這麼喜歡。』
 
猶如在對情人說話一般,金侍的聲音十分溫柔,使得范統驚嚇之餘,不知道為什麼,臉部的溫度也莫名上升。
 
「不要說得好像你沒做過這種事一樣啊!」
 
『啊,還真的沒做過,真是遺憾。前輩您還沒要睡嗎?別讓我睡不著啊。』
 
「到底是有沒有做過,那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那天晚上?……您是說哪天呀,我也累了,記不清楚,前輩,放我去睡吧?』
 
「你怎麼能說完這種話以後自己走去睡──」
 
『不然您要怎麼樣?只要您說出來,我就為您辦到。』
 
「真的嗎?」
 
范統忍不住問出聲音。
 
『當然是假的啊,前輩您怎麼這麼可愛?』
 
通訊器那頭清澈的笑聲,讓范統有種被戲耍的感覺,但他還是不想就這樣結束對話。
 
「小金你──」
 
『前輩,就這樣吧,晚安了,可別再打來了喔。』
 
他話說到一半就被金侍打斷,金侍很乾脆地切斷通訊,失去了交談對象,范統只能愣愣地放下通訊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