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408279

    累積人氣

  • 41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輕取《沉月之鑰外篇》(金范) 試閱九

    金侍工作的地方是珞侍閣,這裡他以前不是沒來過,卻從沒有一次如此緊張。以這麼緊繃的狀態進去見人,可不是個好主意,范統不得不深呼吸幾口氣,覺得做好了心理準備才敲門。
 
「請進。」
 
金侍的聲音從裡面傳出來後,范統便開了門走進去。
 
坐在桌前的金侍原本正在批改公文,聽到他進來的聲音便抬起頭,笑著跟他打了招呼。
 
「前輩早安,真高興看見您,吃過早餐了嗎?」
 
他的笑容完美無缺,聲音也很有活力,完全就是一副坦蕩的模樣。
 
「有吃過……」
 
「那麼您稍等我一下,我處理好這份公文就將您負責的部分拿給您,噢,那張桌子是給您用的。」
 
金侍塑造出來的氣氛,讓范統實在無法說出什麼不相關的話。而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過去,發現桌子放在房間的對角線時,范統下意識就把心裡的話說了出來。
 
「有必要擺這麼近嗎?」
 
「什麼?」
 
在金侍微帶錯愕的聲音傳來後,范統才發現自己的失言,但話都已經說出來,也收不回去了。
 
「呃──那個──」
 
「前輩不喜歡那個位置嗎?我只是覺得距離拉大比較有空間寬闊的感覺,因為擔心前輩覺得房間裡有其他人會不自在。既然前輩不喜歡,那就把桌子拉到我旁邊吧?」
 
金侍無視他說錯話後蒼白的臉色,以親切的態度做出這樣的提議。
 
「那又太遠了吧!」
 
從對角線一下子變成零距離范統覺得自己整個調適不良。
 
「噢……原來您第一句話其實沒有反話,是在嫌還不夠遠嗎?真是抱歉,我居然誤解了。可是前輩,沒辦法再更遠了啊,再遠就穿出房間去了,您要不要試試看坐得習不習慣?」
 
「我、我知道了!我站那裡就行了吧!」
 
為了避免情況更尷尬,范統連忙去自己的位子坐好,乖乖等金侍忙完手上的工作。
 
他的座位上只擺放了書寫用的工具,還無法工作的情況下,范統便開始準備筆墨,嚴格來說,就是在裝忙。
 
等沒多久,范統偷瞄到金侍擱下羽毛筆,開始整理文件。金侍修長的手指拿取文件的動作十分優雅──事實上,他不管做什麼動作,骨子裡都透著一種貴族般的優雅感,平時沒注意看的時候不會留意,現在看才覺得厲害。
 
金侍在整理完要拿給他的東西後,就起身朝他走了過來,見狀,范統趕緊壓低視線,就怕被注意到自己在看他。
 
原本范統以為金侍將東西放下來就會回座位,沒想到金侍卻繞到裡面,身子一蹲,就在他旁邊坐下。
 
「前輩,我跟您說明一下這幾個案子處理到什麼階段。」
 
「喔,不好,你閉嘴吧。」
 
范統再度被自己的反話打擊到,金侍則一點也不在意。
 
「這裡是昨天我將您那裡的公文處理完後,今天又送來的後續。其他沒送來後續的,就是已經處理完畢,沒有問題。這些還有後續的,我也附上了我昨天答覆給他們的內容,您可以參考,還有疑問的話再來問我。」
 
他還記得,自己桌上待處理的公文足足有一疊,現在後續又送回來的卻只有五份左右,這代表其他的公文在金侍給予答覆後,對方就已經沒有意見,這讓范統十分震驚。
 
每份公文上提交的問題與請求,常常都會往返數次才能達成共識,金侍居然處理一次就讓大部分的公文遞交單位都接受,普通人可沒有這樣的能力。
 
「你的工作效率還真差啊……」
 
「啊,真不好意思,我畢竟是個新人,還在學習嘛,有望前輩多多指教。」
 
金侍這話,顯然是把他的反話當成本意了,范統實在不知道他是無心還是刻意的。
 
「我是說你工作效率很不好,能力很弱──」
 
「原來我又聽錯了,前輩您過獎啦,這點效率不是應該的嗎?只因為做到份內的事就被稱讚,我會感到心虛的,您這樣誇獎我,真是讓我受寵若驚。」
 
雖然金侍這次總算沒誤解他的意思,但說出來的話卻讓范統無法面對,有種莫名被攻擊的感覺。
 
「你驕傲成這樣,其他鬼該怎麼辦啊?」
 
范統忍不住想揪著這個話題繼續問下去,金侍則露出錯愕的表情。
 
「咦?是我不好,被前輩誇兩句就得意起來了,還好有您適時指正,我會再多注意的!」
 
「……」
 
范統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不要想跟聰明人進行口舌之爭,尤其是在身負詛咒的情況下。
 
「前輩,另外這邊是國主陛下給我們的案子,不知道您是否得到消息了?由於份量不少,我姑且先分成兩半,我們各自看過,寫下意見再交換,最後做個總結,您覺得這樣好嗎?」
 
此時,金侍又指向另外一疊文件,親切地做出提議。對於這種分工方式,范統並沒有意見,點點頭就同意了。
 
「那麼,就麻煩您了,我也會努力的。」
 
金侍說著,就站起來走回了自己的位子,繼續他的公務。
 
儘管范統還是十分在意金侍,但工作也是要做的,所以他只能認命地攤開公文開始閱讀。
 
他先從金侍代替他處理後又來的後續文件開始看,同時也對照了金侍昨天答覆的內容。才看了一份公文,他就深深覺得金侍的能力遠遠超過自己,將五份公文都看完後,他的自信心遭到嚴重的打擊,只能先安撫一下自己的情緒。
 
同樣是代理侍,一經對比,他覺得自己能領薪水,簡直是珞侍給的恩惠。金侍展現在回覆內容中的思緒十分流暢縝密,簡直不會有更好的處理方式了,對方後續的回應多半也只是詢問一些細節而已,范統回答起來十分輕鬆,幾乎不用動腦袋。
 
「小銀……你生前是什麼職業啊?」
 
「嗯?瑟羅封地王。」
 
金侍漫不經心地回答出一個范統完全聽不懂的名詞。
 
「這是什麼?」
 
「嚴格說來是死前才晉封的……哈哈,只是個小官啦,不用介意。」
 
金侍看起來不想說太多,但范統又追了下去。
 
「你不是也姓瑟羅?這之間沒有什麼關係嗎?」
 
「……您怎麼知道我姓瑟羅?」
 
一瞬間,剛才那個親切後輩的形象好像消失了一秒,范統正呆愣著,金侍便又恢復了原來的態度。
 
「前輩居然這麼關心我,連我的姓氏都知道呢,我真感動!您應該也知道我的名字吧?」
 
「我、我是不知道啊……」
 
「那您想繼續喊我小金,還是喊我的名字?」
 
對范統來說,當然是喊小金比較方便,不過考慮到被喊的人的心情,范統決定徵詢他的意見。
 
「你喜歡我怎麼喊你啊?」
 
因為他反問了這麼一句,金侍頓了頓,接著才微笑著看向他。
 
「喔──什麼都可以嗎?」
 
「我是這個意思吧?」
 
「咦?不行嗎?虧我原本很期待的……」
 
這次金侍雖然沒扭曲他的意思,卻露出失望的表情,宛如一個滿心崇拜前輩卻討不到獎勵的後輩。
 
范統覺得自己會看出這種感覺,要嘛是眼睛出了問題,要嘛是金侍演戲功力太驚人。
 
「所以你到底不想要我喊你什麼?」
 
「比方說『親愛的小金』?」
 
一聽完金侍的提議,范統就頭皮發麻。
 
「我要!為什麼要這樣叫你啊,太正常了吧!」
 
「因為我會聽得很開心啊,工作效率說不定也會更好呢,這一切都是前輩您的功勞。」
 
「我還沒有說不喊吧!不要直接就開始感謝!」
 
「我知道前輩雖然不會立即答應,到最後還是會心軟的,因為前輩是個不可多得的大好人啊。」
 
就算金侍說到這種程度,范統還是不打算屈服。
 
他一面在心裡吶喊「我才不是這麼沒有原則的好人」,一面再次拒絕。
 
「行!我會這樣喊你的!」
 
「那可以現在就喊一次看看嗎?我好想聽喔。」
 
我明明是在拒絕你不要再裝傻了──范統很想直接喊出這句話,但這樣就有可能被發現前晚沒喝醉的事實,所以他還在猶豫。
 
「我是說我要喊!」
 
他已經連續澄清這麼多次,金侍要是再誤會下去,就太刻意了,所以金侍沒繼續堅持,而是改提了另一個要求。
 
「不喊的話,至少把通訊錄上我的名字改成親愛的小金吧,想到自己在前輩的符咒通訊器上能顯示這樣的暱稱,我就覺得幸福得快要死掉了呢。」
 
范統在聽了他的要求後,登時一愣。他可不認為金侍會為了這種理由而要求他更改通訊錄上的名稱,最大的可能性,應該是金侍曉得自己酒後為什麼會打給他,因而想藉由改名去除掉這個麻煩。
 
意識到這一點後,范統的心情頓時鬱悶了起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在鬱悶什麼,但他知道這個名稱絕對不能改。
 
「我不要改。你這輩子在我的魔法通訊器上就只會叫小銀了,認命吧。」
 
「咦!只不過是改個名字,有這麼困難嗎?前輩您對小金這個名字有這麼情有獨鍾?不然改成『可愛的小金』也好啊!」
 
「如果你這麼堅持的話,我可以把你的名字改成小金(不可愛)喔!」
 
范統脫口而出的話,讓金侍呆滯了兩秒,接著才一陣失笑。
 
「好棒的名字,虧您想得到,好啊,就這樣改吧,能讓前輩輸入這樣的名字,我十分榮幸。」
 
到底是要改(可愛)還是(不可愛)?
 
范統實在無法分辨金侍要他改的是哪一個。他原本以為金侍會轉而要他改成本名,沒想到他就這樣不堅持了,讓他有點不曉得該如何反應。
 
「我聽聽而已,還是不改了吧。」
 
什麼都不要改是最簡單的,然而他這麼說之後,金侍又不樂意了。
 
「前輩您不是答應了嗎?說到要做到啊。」
 
將名字後面多加括號的備註,根本不會讓他從排序第一變成第二,范統一點也不明白他想改這個名字有什麼意義。
 
哪知道金侍真的很認真,居然還拋下公文跑了過來,滿臉期待地看著他。
 
「您現在拿出來改給我看吧,改好我就不煩您了。」
 
「……」
 
范統不怎麼想按照他說的去做。
 
「前輩,拜託嘛……」
 
金侍在湊近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和前天晚上對他說出糟糕話語時一模一樣,范統在一陣僵硬後連忙拿出符咒通訊器,就這麼當著他的面改了起來。
 
他在「小金」這個名字後面打好了括號,想了幾秒後,還是決定在裡面輸入「不可愛」。
 
金侍的唇角卻在瞥見他輸入的文字後,更加上揚了。
 
「感謝前輩成全我的心願,那麼您繼續忙吧,我也回去工作。」
 
通訊器的名字,回家之後再改回來就好了,所以范統也沒怎麼放在心上,見金侍坐了回去,他就重新打起精神,面對自己的公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