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408270

    累積人氣

  • 40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輕取《沉月之鑰外篇》(金范) 試閱十五

  
然而,躺在床上的時候沒特別感覺,下了床他才發現自己全身痠痛的情況慘到不行,記憶中上一次這麼痠痛,應該是去跑馬拉松……
 
但跑馬拉松可不會在某個地方產生莫名的痠脹感。
 
意識到這代表著什麼後,范統的臉色異常難看,剛淋浴完的金侍一看過來,忍不住關心了一句。
 
「前輩,您……還好嗎?今天要不要請假?公文我還是可以幫您處理的。」
 
「……那就幫我請一百天假吧。」
 
范統在逞強與否中掙扎了好幾秒,最後還是決定不要跟自己過不去。
 
「嗯……我確認一下,應該是一天對吧?」
 
「不對……」
 
「我明白了,我會替您跟國主陛下說一聲。另外,如同您希望的,走出這個門以後我就會當作這件事不存在,您不必擔心有誰會知道。」
 
金侍說著,穿好了自己的衣服,便要離去,但這時范統喊了他一聲。
 
「小金。」
 
「嗯?」
 
「你也覺得……當成一夜情然後記得,就可以了嗎?」
 
被他這個問題問得一愣,金侍沒有立即回答,倒是范統移開了視線,以微微不穩的聲音說了下去。
 
「你問我……讓你別停的時候,心裡在想什麼,那你呢?你在對我做這種事的時候,心裡又是什麼感覺!」
 
他這段話說到後面,語氣不由得激烈了起來。由於沒想到他會這麼問,金侍一瞬間居然感受到了少有的動搖。
 
那是一種找不到適切的答案,因而手足無措的感覺。他知道自己可以率性地回答「不過是慾望驅使罷了」,這樣范統就會如他所願地遠離他,他想要的「距離」,也能輕易地塑造出來。
 
但他覺得自己如果這樣說,范統可能會哭。
 
范統喝醉時也會哭,那時他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可是現在不一樣。
 
現在范統沒喝醉,而且范統……說到底,是個跟他完全不一樣的人。
 
他不像他,可以把肉體關係當成一場貪歡的遊戲。金侍就是知道這一點,一開始才會想藉由一夜情來刺激范統,希望他能戒酒,但他想布置出來的,可不是對方幾乎記得所有過程的一夜情。
 
之所以做什麼出格的事,都希望對方已經喝醉,就是不希望記憶留下太大的刺激跟傷害。
 
現在看來,范統倒是真的忘了某些細節。比如昨天他說的那些話,范統似乎就不記得。
 
看著這樣的范統,金侍在想不出一個好答案的情況下,也知道時間拖太久會不妙,所以他只能選擇先說點什麼。
 
「我在想您醒來搞不好會很討厭我。」
 
「那你為什麼還不做!被我討厭也沒關係嗎!」
 
「是的,被您討厭也沒關係。」
 
像是沒料到他會這麼說,范統愕然地停頓後,又憤怒地問了下去。
 
「那你還留在這裡回答我的問題做什麼?不是被我討厭也有關係?」
 
「因為您看起來很難過。」
 
金侍選擇試著說出自己內心真正的答案,並且補充了一句。
 
「您可以討厭我,但我在乎您會不會難過。」
 
在他說完這句話後,范統像是又失去了言語的能力,不知該如何解讀他的意思。
 
「您想一個人靜一靜嗎?如果您需要我留在這裡的話,我也可以不去上班,反正明天還是可以補上今天的工作量。」
 
「……」
 
見他不說話,金侍忍不住又朝范統走去。
 
「前輩……」
 
「你去下班啦!再也不見!」
 
「好吧。明天見。」
 
金侍離開後,范統倒回床上,身上的痠痛讓他實在不怎麼想動。
 
而他躺了一陣子,還沒能將腦中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整理清楚,符咒通訊器就響了起來,害他只能起身去拿。
 
「喂?」
 
『范統,你今天怎麼請假啊?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打來的人是修葉蘭,范統悶悶地應了一句。
 
「腰痠啦,很不累。」
 
『肌肉痠痛嗎?是不是需要好好放鬆一下啊,要不要到我住的地方泡溫泉?』
 
「好……」
 
因為泡溫泉聽起來還不錯,范統下意識就想答應,但他忽然瞥見自己身上的痕跡,頓時差點切斷通訊。
 
「不不不用了!我這個自己休息幾天就不會好啦!我怕燙,還是別吧!」
 
『你怕燙?有這種事?那你為什麼水晶餃煮好都直接咬下去啊?』
 
「身體跟舌頭哪會一樣!我舌頭壞得很,燙的才好吃啊!」
 
說到舌頭,范統腦袋裡不小心又浮現了一些不該回想的東西,當下有點後悔就這樣讓金侍離開。
 
再怎麼說,也應該揍他兩拳才對吧?
 
『真的不要?你要是不想跟男人裸體相見,我也可以給你鑰匙讓你一個人去泡啊,今天下午我又要回西方城幾天,不會偷看的啦。』
 
修葉蘭的說法,讓范統又心動了起來。
 
「好啊,那你借我鎖吧。」
 
『啊你到底是怕不怕燙啦?』
 
「怕燙啦!火溫可以調嘛!往裡面加熱水就好了啊!」
 
通訊結束後,范統掙扎著起床。因為昨晚金侍已經幫他洗過澡了,現在倒是不需要重洗,但午餐沒有著落,他還是得出去吃。
 
而他吃飽回來,便發現鑰匙已經擺在桌上,修葉蘭也留了言要他保重。
 
儘管很想泡溫泉,不過修葉蘭居住的西方城使館實在有點遠。想到剛才出門吃個飯就走得那麼不舒服,范統心情惡劣地趴回床上,想了想,又拿出符咒通訊器來用。
 
『……前輩?怎麼了,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您嗎?需要送飯?』
 
「你幾點上班?」
 
范統沒理會金侍說了什麼,直接就問了自己想問的話。
 
『下班嗎?其實我沒在下班的,不過如果需要的話,七點應該可以下班吧。』
 
得到準確的時間後,范統也不多說廢話,馬上就說出自己的要求。
 
「上班後買飯來,帶我去泡溫泉,我等你。」
 
『什麼?』
 
他懶得解釋更多,講完就切了通訊。
 
小金會不會準時出現呢?他實在沒什麼把握。
 
到七點還有好幾個小時。他雖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思緒理清楚,但他至少曉得一件事。
 
金侍的觸碰,其實並不討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