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蔓延之地

關於部落格
水泉的個人部落格。
目前出版作品有風動鳴系列、銀色域系列、沉月之鑰系列。
  • 9408274

    累積人氣

  • 4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輕取《沉月之鑰外篇》(金范) 試閱十六

    
 
 
 
「辛苦啦,連范統的份也做完啦?小金,你最近是不是被霸凌啊?」
 
珞侍收下必須轉由他審核的公文後,隨口問了一句,金侍則連忙否認。
 
「謝謝國主陛下的關心,我很好,前輩只是最近時常身體微恙,身為後輩,幫點忙是應該的。」
 
「我開玩笑的啦,別緊張,范統當然不可能霸凌別人啊。差不多也是下班時間了,不如一起吃個飯吧,我好像都沒好好跟你聊過天。」
 
珞侍在一語帶過玩笑話後,也提出了邀約,這讓金侍露出了為難的表情。
 
身為認真工作又滿心都是東方城的「金侍」,國主陛下要請自己吃飯,再怎麼樣也該排除萬難激動萬分地答應才是,但他每天都有空,偏偏就是今天沒空,這巧合使他無奈地想了一下,還是決定推辭。
 
「國主陛下肯跟我一起吃飯,是我的榮幸,但……我今天有約,這真是令人難以啟齒的事情。」
 
「有約?」
 
珞侍多半也覺得金侍這種個性,會推掉自己的邀約是很稀奇的事,所以他恍然大悟地「喔」了一聲。
 
「跟情人?」
 
將情人這個名詞套在范統身上後,金侍總覺得心情產生了微妙的變化,他很想回答「可惜還不是」,但為了一個不是情人的對象推掉國主陛下的飯局,未免太過失禮,所以他選擇演出略帶羞澀的表情,點了點頭。
 
「嗯。」
 
「有對象了?男的女的?」
 
……國主陛下,為什麼聽到有對象,您先問的是這個問題?
 
「女的。」
 
這應該是個比較正常的答案,然而珞侍聽了以後卻有點驚訝,甚至還皺起了眉頭。
 
「雖然我不該多問,不過這樣的話范統怎麼辦啊?」
 
……
 
國主陛下,您說什麼?
 
「國主陛下,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前輩怎麼了嗎?」
 
大概是他的無辜不解演得太像,珞侍想了想,便覺得是自己誤會了。
 
「沒事沒事,大概是上次跟范統吃飯,他喝醉以後產生了幻覺,我居然不小心當真了,你快去約會吧。對了,沒事別跟范統喝酒啊,他醉到連跟我吃過飯都不記得,真是有夠誇張。」
 
「……好的,謝謝您的諒解。」
 
告別珞侍後,金侍一面走一面覺得心情複雜。
 
結果還是說出去了啊?哪時候吃的飯?以為跟我一夜情以後嗎?
 
他收好東西便出發去找范統。想起他在通訊中說的話,再想起今天一整天的恍神工作狀態,金侍不由得又想嘆氣。
 
唉,前輩到底在想什麼啊?
 
他不了解要一個趁人之危上了自己的男人帶自己去泡溫泉是怎麼回事。而到了范統家,問清楚地點後,他差點懷疑自己聽錯。
 
「您是說,西方城大使館……?」
 
「對啊,我沒鑰匙。」
 
范統將鑰匙拋給他,金侍接住後,還是忍不住想再確認一句。
 
「但梅花劍衛不是住在那裡嗎?」
 
「暉侍明天回東方城去了,鑰匙就是他給我的,他是不是住在那裡有什麼關係啊?」
 
范統語氣不善地反問後,金侍也無言以對。
 
「您說沒關係就沒關係吧……」
 
「那就出發吧,我不想跑步。」
 
他買來的飯,剛才范統已經吃完了,現在說要出發,又說不想走路,金侍實在不太確定是不是自己理解的那個意思。
 
「您這是……要我負責運送您過去?」
 
「對啊,不就聽了叫你帶我去?」
 
「現在還沒到深夜,路上很多人呢,您不介意被看到嗎?」
 
「侍符御令。你應該不會用吧?」
 
……啊?這是個此地無銀三百兩的節奏嗎,您是要我下令全東方城的人今晚看見我抱著代理侍大人都要裝作沒看到?這不是等於通知全城的人我們之間有問題?
 
「你是要我怎麼用啊?通告我要帶您去西方城大使館,大家都不准看?」
 
「才不是!小使館附近不能直接傳送過去,你只要把那附近淨空,帶我傳過去再走進去就是了啦!」
 
太好了,原來前輩您的思考還算正常,原來是我不正常嗎?
 
「我仔細想想,覺得不必那麼麻煩,不想被看到的話,拿東西把您包起來就可以了。」
 
「拿什麼包啊,床單嗎?」
 
范統沒好氣地問。
 
金侍想像了一下那個畫面,然後忍俊不住地笑出聲音來。
 
「小金你……」
 
「好啦,我們不用床單,只要遮住臉就可以了吧?」
 
金侍說著,輕輕解開自己的外衫,脫下之後展開來圍住范統,再拉到頭上蓋著。
 
「這樣好嗎?」
 
「……」
 
衣物殘留的些許體溫讓范統又不想說話了,只是他還有個問題不得不問。
 
「小使館的守衛會把我當成不可疑人士吧?」
 
「不會,可疑的是抱著您的我。」
 
「那你打算怎麼解釋?」
 
「我帶代理侍大人來泡溫泉。不解釋。」
 
聞言,范統又無言了一陣子,然後放棄了掙扎。
 
「出發吧。」
 
「好。失禮了。」
 
金侍彎腰將范統抱起後,便施展了魔法,傳送到那附近。讓范統蓋著自己的外衣到底有沒有不讓民眾看清楚的功用,他不知道,不過大使館的守衛目光確實很異樣。
 
人生總是要做幾件蠢事。他用這句話來說服自己。進去以後,他把人抱到溫泉池旁才放下來,同時也取回外衣。
 
「好了,前輩,您下去泡吧,我去外面等,您不想泡了再叫我。」
 
「你要去裡面等?」
 
范統訝異地問,似乎有點不樂意。
 
「不然難道在這裡等嗎?雖然已經看過了,但您還打算再讓我看一次?」
 
他這說法讓范統眼角一抽,卻還是繼續追問。
 
「你不泡嗎?」
 
「唔?前輩不是只有要我送您來嗎?……您想一起泡?」
 
與其說是後知後覺,不如說他一開始就不認為有這個選項。
 
前輩到底在想什麼啊?越來越難懂了啊。
 
「我覺得您還是自己下去吧,頂多我在池邊陪著您就是了。」
 
我不太想被梅花劍衛的怨靈追殺。雖然應該沒有這種東西,但我覺得踏進來已經壓力很大了,他給您的好意,我無福消受。
 
「小銀,你為什麼不泡啊?」
 
見他拒絕,范統面上有不解,也有失望。
 
……所以您到底想怎麼樣呢?事到如今您還要來那套「相信我」嗎?相信我們脫光泡溫泉也不會有任何事發生?雖然我辦得到,但我為什麼要這樣為難自己?
 
「前輩,我去幫您拿毛巾。您自便。」
 
金侍沒正面回答他的問題,用拿毛巾當藉口後,就先離開了現場。
 
修葉蘭會把毛巾放在哪,他當然不知道。不過這種東西擺放通常有邏輯可循,所以花了點時間後,他還是找到了。
 
他回到溫泉池的時候,范統正背對著他淋浴。儘管告訴自己非禮勿視,但范統身上那些他留下的痕跡,還是讓他不由得多看了兩眼。
 
假如現在有人衝過來問他「你們現在到底是什麼關係」,金侍還真的回答不出來。
 
不是戀人,也不是朋友,上過了床,卻不是對方的什麼人,這種不清不楚的關係,他活著的時候很習慣,但普通人應該無法習慣。
 
而就如同他覺得范統不會單純約自己吃飯,一定有其他目的一樣,現在他也不覺得范統會單純約自己來泡溫泉。
 
至於范統到底還想做什麼……金侍認為自己只要繼續等待就可以了。反正范統一向不太喜歡忍耐,在離開之前,他總會把目的展示出來的。
 
「前輩,毛巾。」
 
金侍走了過去,隔著禮貌上的距離,將毛巾遞給范統。
 
「喔,不客氣。」
 
范統從他手中拿走兩條毛巾,一條圍住腰部,一條則拿來擦了擦臉,再拿著進溫泉。
 
這裡的溫泉水不算很燙,范統用腳試了一下溫度,就安心下去了,金侍則脫掉鞋襪,沖了沖腳,稍微捲了褲管後姑且在池邊坐下來,然後覺得自己來之前應該帶本書,才不會無聊。
 
不過范統好像本來就沒打算讓他無聊。
 
「小金,你只喜歡泡手嗎?」
 
范統選擇待在他坐的位置旁邊,靠著池壁,轉頭跟他說話。
 
看起來完全沒想保持安全距離。
 
「您好像真的很想叫我下去泡的樣子。」
 
金侍微笑著這麼說,范統則皺著眉澄清。
 
「這樣講話不方便啊!」
 
「喔,我知道了,前輩不喜歡抬頭仰望我。哈哈,畢竟是前輩嘛,這也是很正常的。」
 
「你怎麼又變回那種營業用模式了啊?能不能不正常講話?」
 
范統的語氣顯得很嫌棄,這讓金侍又無奈了起來。
 
「您怎麼這樣說呢,這種誠意吹捧,分明是只屬於前輩您的模式,不對外營業的啊。」
 
「胡說!你明明也不會對珞侍用吧?」
 
「不一樣喔,我對國主陛下才不會那麼失禮。」
 
「……」
 
「……前輩您剛才應該什麼都沒聽到吧?風聲好大啊。」
 
「你……」
 
「前輩,我最喜歡您了,您的個性讓人覺得親切又不會高不可攀,您的單純讓人感覺無奈又想好好珍惜,您真是我遇過最好的人,就連別人的失言也不會計較呢!」
 
「你不要以為認真胡說八道一堆就可以混過去啦!好好的討厭為什麼被你說得這麼廉價!」
 
范統儘管在生氣,卻因為臉紅而看起來沒什麼震懾力。
 
「我就喜歡這樣逗您,看您困擾的樣子,為了達成目的讓我說什麼都可以呀。」
 
「你還真是死性不改,完全有反省耶!」
 
「前輩您也是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戒酒呢。」
 
在金侍這麼說後,范統如同被戳到痛處,臉色難看了起來,這使得金侍閉上了嘴,沒繼續落井下石。
 
前輩,所以……事到如今,您難道還是不想戒酒嗎?
 
金侍沒直接問出這個問題,范統則在沉默了一陣子後再度開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